墨香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卫姝在线阅读 - 第037章 暴病

第037章 暴病

        蓝袍男子见状,点了点头,未再言声。

        书九一去,跪伏于地的众女顿觉身上一轻,那如被虎狼顾视之感散去,一时间俱是手足发软,若非元帅府规矩极严,她们只怕会立时瘫倒在地。

        莽泰也被这小小的变故引去了注意力,却也只是须臾罢了,见并无事发生,他很快便重又皱起眉,提步往院中行去,众人亦尽皆跟上。

        只是,那蓝袍男子却一直沉默着,直待跨过院门、行至精舍阶前时,他方才转向书九低语道:

        “阿九,去院外等我罢。”

        被人冠以“阿九”这等极轻贱之名,书九却也毫不在意,袍袖一掠,止步于屋前。

        莽泰见状,亦挥退了贴身侍卫,只与那与蓝袍男子相携着进入舍间。

        待坐定之后,仆役送上热酒点心,莽泰便挥手命他们也下去了,这才转首直视着蓝袍男子,肃容问道:

        “为什么是我?”

        虽是极简的一问,然而个中意味却极深,显是这几日长考之后的结果。

        蓝袍男子执起酒盏,笑着反问他道:“为什么就不能是大帅?”

        莽泰望了他数息,眉心渐渐拢出一个“川”字。

        莽泰名中虽然有个莽字,为人却颇为精细,此番受命来白霜城任左元帅,明面上是分权而治,实则却是另有所图。

        他自知右元帅布禄什富伦很不好相与,且背后势力庞大,是以处处小心,入城这一年多来也算相安无事。

        便在半个月前,他突然接到密报说矿地有异,布禄什正在密谋反叛。

        因事发突然,且又还极为紧要,莽泰来不及多做布置,只留下长子固德守营,他自己则带着数百近卫快马前去查探。

        不料,这竟是对方施下的毒计,莽泰一行进入矿场的第三天,便被围困在了一处山谷之中。

        那山谷地势极其险恶,四面皆是石壁,寸草不生。围困他的人已然布局多时,并不主动接战,只在几处要紧关隘埋伏神箭手,举凡有人突围,必被强驽射杀,便连放出去传信的信鸽也无一幸免。

        眼见得送信无门,所带食水又即将耗尽,对方显是打定了主意要将莽泰活活困杀在那里,莽泰自己也觉得生机渺茫,正欲拼尽最后的力气放手一搏,忽有武林高手乘月而来,竟是一举击杀了那几名神箭手,又在敌阵四处放火。

        说来也巧,春天本该以东风为盛,可那晚却偏偏刮起了西风,莽泰他们正处于上风口,浓烟倒卷而上,将敌阵视线尽皆遮断,莽泰赢趁势率部冲阵,终是杀出一条血路,得以生还。

        回城后,他不敢就露面,只在家中秘密养伤,同时命长子彻查此事。

        他怀疑身边有布禄什的眼线。

        不久之后,固德便将几个名字交给了莽泰,再经一番彻查,这份名单最终只剩下了两个人。

        也就在那几日,左元帅府突然死了两个侍卫,据说是染了极厉害的时疫,连其家人也未曾幸免,相继暴病身亡,尸首也被一把火烧了。

        自然,这所谓的时疫,便是莽泰对背主者的态度了。

        挖出了埋在身边的眼线,却也并没令他心情好转,反倒让他越发地郁结。

        一连几晚,莽泰夜不能寐,只得借酒浇愁,身上的伤势也反反复复,根本不见好转。

        他自忖已足够谨慎,亦足够周全,却还是被布禄什设陷伏击,险些丧命,而他还不能有太大的动作,只因以他如今的力量,还不足以撼动一位扎根白霜城多年的大金皇族。

        若不能一击必中,则一应无必要之举,皆是在给对方递刀子。

        莽泰当然不可能这样愚蠢。

        他可不像那些生来就是贵族的天之骄子,他如今拥有的一切,皆是他父子两代人拿命拼来的。

        得之不易,自是守之更慎,莽泰外粗内细的性情亦是由此而来,否则他也不能一步一步爬到现在的位置。

        原本只想扎实守成,待时机到了再作打算,可对方却显然已经等不及了,明刀明枪杀到了眼前,令人措手不及。

        莽泰的好些手下已经按捺不住要去报仇了,就连一向稳重的长子固德也觉得,隐忍了这一年多,成效甚微,若再隐忍下去,只怕对方会变本加厉。

        那几日,莽泰很有种内忧外患之感,心情极是苦闷。

        便在前天夜间,他又躲在帐中喝酒,正自愁烦之际,外面蓦地响起叩问之声,却是有武林高手夤夜到访,自报家门名叫书九、乃是山谷中救他一命的那位高人。

        求证此事并不难。

        当晚看到那高手面貌之人不止一个,且莽泰身边亦有武技强者,他们中有人记得书九的兵器,还有人辨别认出了书九的武功路数。

        书九的突然现身,变相地解去了围绕在莽泰身边那股无形的压力,令他暂且得以抽离,也因此,待书九的身份被确证后,莽泰待他很是热络,又见对方的确身负绝学,便生出了招揽之意。

        不过,当莽泰向书九挑明意图时,书九却说自己早已投效于他人,随后便将这蓝袍男子引见给了他。

        这男子自称姓王,名匡,字叔济,乃是一名“剑语士”,此番相见的目的,便是要带领一众手下助莽泰击垮布禄什,全取白霜城。

        “阿九那晚出手相救,便是在下等的投名状,不知大帅是否满意?”

        在言及发生在山谷的事情时,王匡如是说道。

        莽泰信了。

        与其说他是相信王匡的诚意,毋宁说他认为对方绝不可能是布禄什的人。

        阴谋诡计通常都没那么复杂,而骄横的布禄什也绝不可能为他莽泰唱这么一出苦肉计。

        更重要的是,一俟听闻那“剑语士”之名,莽泰已是心惊不已。

        他是听过这个名号的。

        据说,在远离尘世的某处,有一个极神秘的所在,无人知其位于何地、亦无人知其名字,只知这神秘之地每隔数年或十数年,便会派出高人现世。

        这些人通常为武学高手,常在武林中掀起风浪,而若他们中突然出现了以“剑语士”为主、“藏器人”为铺、由武林高手护持、又有精通奇门遁甲、机关秘术者相助的一群人时,则必为乱世。

        /133/133532/316940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