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四合院:开局揭露秦淮茹真面目在线阅读 - 第2章 东窗事发(新书求支持)

第2章 东窗事发(新书求支持)

        “许大茂!秦淮茹!你们三更半夜不睡觉躲在仓库里,成何体统!”一大爷披着绿色大棉袄,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满脸严肃质问道。

        两人衣衫褴褛站在门口,面对质问根本来不及反应,却看到门框旁墙角落蹲着一个人翘双手,左右摇晃着二郎腿,嘴角往上高高扬起,眉毛一高一低,脸上神情显得十分得意。

        “傻柱,怎么又是你?我的脑袋都快要被砸开花,哎呦!疼死人。”许大茂额头被砸得鲜血直流,血染蓝色棉袄,右手捂伤口,左手拿着一块沾满血的青砖。

        冤家路窄,整个四合院里众所周知的两个死对头,平日见上面斗嘴都是十分寻常的事情,早已成为生活中的一部分。

        只是眼下的情况有变,显得更特殊,实际上远远超出了各方承受能力范围。

        嘶!傻柱点燃起了根烟叼在嘴里,呼~悠闲地吸了口,表面显得很淡定,实际内心紧张,嘚瑟了句。

        “许大傻瓜,瞧你呐德性,三更半夜拉扯个寡妇秦姐来仓库干苟且之事,你还是个人么?”傻柱嘴里叼着烟,双手把灰色棉袄往内拉了拉,尽可能包裹得更紧,直站起来走到了人群前面。

        此话一出马上引起阵阵哗然,现场围观的领居们,炸锅般议论纷纷,互相交头接耳。

        傻柱凭借平时的威信在大院里一直可谓是目中无人,就连三位大爷也要顾忌几分面子,说话的分量可谓不轻,现在只是云淡风轻般说出了这句话,势必所引起雷霆般反应,正化为无数的质疑与怒斥正试图吞噬眼前人。

        “我呸!您呐就是个畜生,半夜挟持良家妇女,我看九成不能人道,怒羞成怒,才将人给打伤。”嘟嘴强忍笑说出这句话时,嘚瑟的表情蔑视眼前许大茂,转身扫视人群,等待关键人物三位大爷发表意见。

        在四合院里最德高望重的三位人物的意见从来都是极其重要,“明断是非定取舍,慧力不灭知虚妄”往往也只是他们的一句话便可定生死。

        老喜欢刷存在感的人莫过于二大爷刘海中,在眼前大打出手,乱成一锅粥的场合下,理所当然地站出来显露身手,耍“官威”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只见其背靠双手,身穿蓝色工人装,胸前佩戴徽章,不忘彰显其身份。

        “咳咳!你们几个三更半夜还让不让人睡呐!”摇头晃脑,拖着脚步在他们跟前,半眯眼来回打望,看上过去足以让人感到迷惑,似乎心中早已有了答案,只是等待验证,一贯作风,为了彰显自己的能耐不得不出来喊几句话。

        许大茂如获救星般,忍着疼痛,汗水与血相交积溅落身上,早已顾不上昔日风度翩翩的形象。

        “哎呦!疼死我了,二大爷终于把你这大人物盼来主持公道,我半夜上个厕所居然被这傻柱疯子拿砖头砸到脑袋,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咱许家恐怕要绝后。”许大茂为显得更可怜,不忘把血往自个儿脸上抹,就为了博取更多人同情心。

        傻柱是许大茂长期斗争的死对头,早就一眼看穿,笑眯眯盯着,缓缓走了过去,尽管此时漫天大雪飘落,寒风刺骨,心里却比喝了两斤二窝头还要暖和得多,脸上泛红。

        “呵呵呵!许大炮,瞧你那熊样,休妻绝后那是现成的地道事儿,随便问大院里那个不清楚,真不要脸。”傻柱霸气竖起中指就差没指到对方额头上,极具挑衅意思。

        这话当即气得许大茂跺脚,发出痛苦哀嚎,左手紧握的青砖被血染成了红砖。

        “....傻柱..你....砖头砸进仓库,要为我的伤负责任,否则绕不了你。”激动得浑身颤抖,不知是伤口疼痛感还是被气得如此。

        许大茂日常里在大院里就凭借依靠着二大爷撑腰,蛮狠之人,横行霸道,占了不少便宜,以其本性哪能吃亏呐。

        摇摇欲坠举起手中砖头朝傻柱砸过去,危机时刻!

        众人瞪大眼纷纷闪避开,唯独傻柱站在原地不动,双手一翘,嘴角微扬起,露出那副不可一世的表情。

        傻柱平日大院里的身份可不止是厨子,还是个地道的论练家子,许大茂从来只有挨打的份,关键还从来没失过手,包括这次也不例外。

        此刻许大茂双眼被鲜血所蒙蔽,早就分不清东南西北,空有一股蛮劲硬霍出去。

        “傻不拉几,废话少说,去死吧!”

        傻柱翘双手轻轻侧身,同时伸出右脚勾,昏暗灯光下那双皮鞋显得异常黑亮。

        “许大茂这可是你自找的,甭管我手下不留情。”瞪大眼狠狠骂出这句话,拍了拍右脚裤衩,极度厌恶的表情。

        傻柱对寡妇秦淮茹一家这些年来在生活上无微不至的照顾,两人近似眉来眼去微妙的关系,那是整个大院里众所周知的事情,今个儿贾棒梗出事咋可能不出手相助呢。

        再说之前娄月娥一家被许大茂暗中举报,仅仅于怀,借此机会把怒火发泄在许大茂身上,也算是一解心头之恨。

        啪!啪!许大茂身体随即失去平衡,面朝地重重摔倒在冰冷台阶,青砖碎片带着血迹洒落在积雪面。

        尽管身穿厚厚棉袄,在冰天雪地里也经不起这种摔法,要知道四合院里清一色的大理石台阶,坚固无比,寻常磕碰形同自杀,头破流血那都是家常便饭,眼下还有更残酷的事情即将要发生。

        现场围观的邻居们早已躲得远远,唯独三位大爷相继站了出来,眼珠瞪大圆咕噜,在这冰天雪地里似乎没有比这更寒心的事情,又或者说糟心事能让人从看热闹转变到脸色难看,三位大爷意识到问题严重性,纷纷表态,拉开了四合院以年长老人为核心的管治模式正在上演。

        “住手!再打下去就要闹出人命,就凭你这点本事还不好控制火候,上次你偷车轱辘的事,派出所还在惦记着呢。”站在最前面担忧的人莫过于一大爷,满脸胡须根,严肃神情怒斥道,朝身后的二大爷与三大爷到了个眼色,很快得到的回应便是互相点点头,呼呼~狂风刮落雪花飘落在其脸上。

        在这短短数秒之间这里所能呈现出更像如获重生般画面,充斥着悲情与怒火,仿佛在这冰天雪地里能融化一切,并将蒸发成让人无法言喻的冷气涌进在场每个人的内心中,却难以磨灭那自私自利。

        要知道许大茂在这些年里凭借其奸诈狡猾,两面派,混得鱼水欢喜,与轧钢厂里最高职位也只是一步之遥,放在以前那是肯定人人得以诛之,只要有丁点的错误必定被拉出来鞭尸,今时不同往日,早已没有甭管这货,唯独傻柱在这四合院里唯一敢挑大梁与之对抗的硬汉。

        可眼前的寡妇秦淮茹表现得异常冷静,翘着双手站在门框边上,扎起的那马尾阴风飘动,粉嫩的脸色显得几分娇气,尽管40岁看上去顶多不过30岁左右,所散发出那种风韵少妇味确实能让男人们难以抵挡来自荷以蒙无情的攻击,神魂颠倒只是常态,身上长棉袄无法遮掩其前凸后翘的身姿。

        wap.

        /105/105619/274209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