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四合院:开局揭露秦淮茹真面目在线阅读 - 第4章 臭不要脸的(新书求支持)

第4章 臭不要脸的(新书求支持)

        风雪的越下越大,飘落在棉帽上,二大爷并未感受到半点寒意,见没得到回应,加上喝了两杯壮胆,接着又把嗓子给张开。

        “以我之见不如直接找臭水沟给丢了,反正都这个点数,肯定没人发现,这种人就不应该救,再说这是为民除害!”口沫遮拦,几分酒意把不该说的心里话也倒出来,尽管这句话后半部分声量压得很低,深夜寂静的胡同巷子里还是听得很清楚,哪怕一个字也听进脑海里。

        旁边卖力推车的三大爷阎书斋,听到这话不禁单手扶了扶正粘白胶布的眼镜框,在大院里可是出了名的鸡贼儿,由踏出大院门口那刻已经开始盘算,对于许大茂这个人寻常是避而远之,保持距离,能不接触就不接触,再说在他身上也找不到半点可图利益,哪怕半根牙签那都是难事。

        在这路上可没说过半句话,沉默状态,可刚才听到二大爷那话,作为一个教书匠显然不可能做出那伤天害理之事,瞪了眼,摇摇头叹息。

        “老刘所言甚是,许大茂罪业深重,简直就跟过街老鼠没啥两样,刚才傻柱颇大落水狗,人人得而诛之,可这罪不至死,这下摔得不轻,得看他造化咯!”耍起了那文人那一套套言辞,总希望因此能够把这好事沾上光,坏事责任撇清楚,当然这也是一贯作风,典型的“骑墙派”两边随风摆柳,甚至就连后续的发展对自己最有利的都盘算好,不得不佩服三大爷的鸡贼技术那可是炉火纯青的地步,整个街道无人能及。

        吱喳!吱喳!吱喳!这三轮车在黑夜里摇摇晃晃前进,厚厚的积雪变得异常艰难,二大爷与三大爷之间的对话并未停止过,就跟市井妇人背后讲是非那没啥区别,讲得起劲,来帮忙更像是走个流程似的,对三轮车兜上的许大茂生死并不感兴趣。

        一大爷始终卖力踩着前行,只有他自己才真正感受到那种事情的紧迫性,很明显这并非只是从表面层看待这件事,很清楚这是傻柱与许大茂积怨已深,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后果不堪设想。

        “你们俩都成院里大爷了,甭管这么多想法,这冰天雪地里先把人送进医院再说,救人要紧!其他往后再算,反正双方都有各自的责任要承担,一个手掌拍不响。”呼呼~喘气,脸红耳赤,汗水从额头顺着脸颊滑落,绿色棉帽湿透,拧得水来。

        三轮车在狭窄胡同里快速而过,在大院里要数权威准还是一大爷,除了他还真没其他人胜任,一出声就两位大爷不再敢吭声,眼不溜秋互相对视,嘴角微微扬起,这种表情很明显就达成了某种默契,眼前处境不方便说出口,还是看在眼里,笑在心里,仇人遭殃,没有比这更乐的事。

        傻柱站在大院门口,看着远去的三轮车,心里有种说不出滋味,飘雪落在的脸上已有了几分清醒,对自己刚才的行为暗深悔意,单手拍打了下脑壳,阵阵啰嗦。

        “哎呦!今晚瞎了,真冲动,许大要是出个三长两短那可是大问题”来回拍打脑门,这场面在大院里几十年也还是头回经历,由许大茂倒地那刻失去淡定,来回在门口走动,尽管冰天雪地里,却没有丝毫的睡意。

        要知道那可是鲜活一生命,怎能睡得安稳呢,也就没有打算进屋里,昏暗街灯下,一个大男人在门口徘徊显得十分焦虑,看样子这事远远超出意料之内,也正朝不可预测方向发展。

        醉意渐去,忧愁已来,而这次寡妇秦淮茹出奇没插手,就连半个字都没吭声过,就跟她时常说“这太阳从西方升起,变了天似的,”形容贴切。

        此时身穿红梅花棉袄刚进屋,坐在坑前发呆,不知为何泪水从眼角溢出,顿生莫名伤心欲绝的表情总算是让其婆婆看出来,伸手轻轻拍了拍其肩膀,紧皱眉头,语气深长道“甭管这些,你又没做错,那都是许大茂三根半夜趁你上茅房硬要占便宜,咎由自取....”还没等说完,秦淮茹一把搂了过去,哭得稀里哗啦。

        贾张氏见此慌张马上伸手捂住其嘴巴,竖起右手食指“嘘嘘!莫张扬,许大茂要出个三长两短的话,这准要闹出大事来,我的好儿媳,你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慌张神情探出头到窗外,四处张望,一个老太太做贼心虚似的。

        寡妇秦淮茹听到这话哭得更大声,那泪水可像泉水般涌出,红鼻子,尽管屋内没亮灯,透过玻璃窗点点黄光照在其脸上,显得有几分楚楚可怜,无可否认这寡妇确实有几分姿色,就连哭起来倒是有着能牵动男人神经的吸引力。

        “妈,你说我咋这么命苦,好不容易喜欢上了傻柱,历尽艰辛才能在一起,呜呜呜.....”捂嘴也无法掩盖其痛苦哀嚎声,就连当年贾东旭死时也没见哭得这么伤心,要不是听到他们在仓库里的对话,还真误会以为事情就这么着。

        这凄惨哭声还真把婆婆张氏动摇了女人心,要说这种事本来就是家丑不外扬,恨不得把打断的牙齿吞进肚子里,可还是忍不住骂了声“嘚瑟了呗,你妈我也是过来人,你那点小心思还不知道嘛,女人都喜欢被男人围着圈,这才显得金贵,可你也不看看自己多大年纪了,还浑天弄得这么骚气干嘛,再这样下去你对得起我儿子?真不要脸。”

        傻柱与寡妇秦淮茹十年如一日度过,虽说爸爸表面上没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可暗地里早就成为了事实上的夫妻,甭管在轧钢厂还是大院里,这都是摆明公开的秘密,再说外面也没人站出来指责反对,平日里傻柱对她和家人的照顾周到也无法说,早已得到街坊邻居同事们的认可。

        “好好....秦淮茹你这没良心的家伙,你这样对得起我儿子,臭不要脸的,之前咱俩暗地里不是已经说好了歪动结婚心思,现在可还反悔,别说今晚还出了这桩丑事,就算没有发生也休想跟傻柱登记结婚。”

        wap.

        /105/105619/274209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