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四合院:开局揭露秦淮茹真面目在线阅读 - 第10章 终须面对的事情(新书求支持)

第10章 终须面对的事情(新书求支持)

        要迈过这面心中的墙,需要很大的勇气,哪怕有一千万个理由驱使他走进去。

        回想这八年的服刑时间,要不是有一大爷与妹妹的定期的看望,初心不忘,要不是有娄晓娥的尽心尽力地调查。

        恐怕人早已奔溃,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傻柱。

        而此刻他恨不得冲进去当面问清楚秦淮茹,当年为何要这样做,聚自己全心全意服务他们一家子,得到如此的下场,实属不应该。

        在无数个日夜已经幻想过各种得到的答案,几乎每一种可能性都来回琢磨过,就像是从这些答案中所知道的背后事实都是十分残酷。

        现在看来却是难以接受,无可否认他有点退缩了。

        彷徨的眼神始终四周张望,就像是一种永远难以理解的心情,却正在这个无法释怀。

        傻柱不敢奢望出狱有人迎接,而回到大院门口至少渴望出现的人等待自己。

        经过八年才明白到亲情比其他一切都要重要。

        叭!叭!叭!汽车喇叭响声由远至近传来,一台灰色小车快速驶近。

        阳光直射到车身上,显得亮泽,长长车身,显得气派非凡,道路两边的人吃惊。

        这种场面在狭窄小胡同里难得一见,路人叹为观止,生怕自己的自行车会碰撞上,很自觉纷纷躲闪。

        “卧靠!加长版桥车,这种不是礼宾车嘛,不可能出现在这小胡同里。”

        “哪位大人物来咱们小胡同,不是外资大老板,就是某些重要人物。”

        “我去,这车至少好几百万吧,能把整条胡同的房子买下来,吓死宝宝我了。”

        “今天这小胡同是怎么啦,前面有最傻的街坊出狱,后面大人物出现,有点意思。”

        ........“切!不就是劳松莱斯,有什么了不起的,要是当年我做生意没亏光钱的话,挣的钱能买十辆这车都行。”

        一个留着胡须中年男人,满脸不悄,因为要躲避的关系,双手把单车扛在肩上,车经过时,不忘竖起中指鄙视一番。

        此人身穿黑色西装领带,背挎包,外表派气,内心却道貌岸然,嫉妒心极强,见不得任何人比他好,恨不得身边的人都要活得比他差。

        说到这里,大家应该猜得出这人就是许大茂,自从生意失败之后,终日混迹于各种上流社会场合,妄图能翻身过人上人的生活。

        可惜时至现在只能勉强混生活。

        就今天来说许大茂又扯蛋,被朋友放了鸽子,灰溜溜提前回家做饭给妻子秦京茹下班吃。

        不一会在路人瞩目之下,车缓缓停了。

        车长度不多不少刚好堵塞住大院门口,一个魁梧的身影在徘徊,头戴绒帽,背对看不清样貌,跺脚碎步可见是个老人家。

        傻柱看得入神,有点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眼睛湿润了。

        尽管冰天雪地,一路走来,双脚早已被冻麻,此刻却不受支配,自动往前走。

        他很想搞清楚眼前这个老人家究竟是否与自己想法一致的那个人,越是往前走,心念念不安,越害怕接近真相。

        按道理说,出狱前傻柱没有支会过任何人,应该不会有人提前知道,就更不会有人前来迎接。

        殊不知的是在踏入这胡同第一步已经走漏了风声,街坊们用着最原始传达方式,消息传播之快,不到几分钟便传遍街头巷尾,无人不知晓。

        呯!伴随清脆车门声,一个身穿红色长裙的波浪长发少妇从车上走出,披着黑色棉袄卦,红色高跟鞋在阳光照射下十分闪亮。

        只看见到侧面,戴眼镜,白里透红的粉脸,烈焰红唇,妥妥一个高贵大方得体,气质非凡的大美女。

        傻柱对这侧脸在无数的黑夜中,通过喘息来回忆点点滴滴,不禁深深倒呼吸一口气,闭眼细细品味,伴随夹带空气飘来的花漏水香味。

        如此熟悉,让人心旷神怡,仿佛暖流气息涌进鼻腔里直达脑神经,瞬间精神百倍。

        再次睁眼时,只见长裙少妇朝老人家打招呼道。

        “一大爷,我接到你电话已经火速赶来,还没见着他人影嘛,

        这里冷,不如咱们进去等吧!”

        此人不是谁,正是一大爷易中海,身穿蓝色工人装棉袄,焦急等待。

        “晓娥你来了,大院里好多街坊都说见着柱子回来,我还以为眼花,按道理说应该还有2年刑期,

        这不是马上给你打电话,我听得有点糊涂,

        大伙不会是认错人了吧!”

        七旬多的老人,看得出来急红眼,为此慌忙解释。

        长裙少妇就是资本家女儿:娄晓娥,把自己的围巾挂在一大爷脖子上,倍感亲切点了点头,微笑道。

        “没关系,傻柱认得回家的路!进去等也一样。”

        挽着手走进去,两人看起来更像是一对父女。

        傻柱看到这里,也走到了车尾,泪水早已湿润双眼。

        果然印证了自己的想法。

        啪!手一软,背包直掉在地上。

        “一大爷,晓娥!是我傻柱,回来了!”张嘴喊出了这句多年以来最想喊出的话。

        声量显得阴沉,极具强烈穿透力。

        两人前脚刚跨过门槛,后脚还没来得及踏进去,毫不犹豫快速转头。

        娄晓娥定神看了看,激动热泪盈眶,发出尖叫声。

        “啊!真的是你,”踩着高跟鞋小跑过去,腿一软扑倒在傻柱的怀里。

        寒风中,他们感受着彼此间的体温,紧紧拥抱胜过千言万语。

        傻柱闭眼闻着那股熟悉的花露水香味,伸手抚摸柔顺发丝,凑近耳旁细语道。

        “刚才大老远我就闻到这股味道,就知道是你,可是我没勇气喊你,

        担心别人会看不起我这个才出狱的劳改犯。”

        娄晓娥听到这里,双手拼命捶他的胸膛,抽泣了几下。

        “坏蛋!八年以来,你为何只收信,不回信,要不是我有耐性的话,换了别人早不理你。”

        傻柱听到这里,立刻掏出小手帕忙擦眼泪。

        粗糙生茧的手触碰到那张粉嫩小脸,带来的却是倍感关怀。

        八年后两人再次相遇就像是分开许久的老情人,没有嘘寒问暖,相互间熟悉程度远超任何人。

        wap.

        /105/105619/274209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