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四合院:开局揭露秦淮茹真面目在线阅读 - 第21章 想死的份都有(新书求支持)

第21章 想死的份都有(新书求支持)

        众人顿时安静下来,个个目瞪口呆注视着她。

        现场静得连一只苍蝇飞过都能听到,没有人愿意率先打破这尴尬局面。

        身旁的忙碌中的何晓惊呆了,从小受西式教育的人,面对这种状态,居然不懂世事地伸手打算扶起秦淮茹。

        殊不知被正走过来的妈妈娄晓娥呵斥。

        “儿子,别扶她,这是大人之间的事情,不要干涉,站在一边。”

        显然被吓蒙了,连忙往后退到她身边。

        这话把原本打算去扶起的其他人给吓唬到,纷纷躲开。

        要知道这个大院“财大气粗”娄晓娥,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没人敢去挑战,更何况也没必要得罪钱罐子。

        秦淮茹满脸委屈低头落泪时,不忘眼角扫视到四周,众人脸上的表情先是些许怜悯,原以为会有人出手帮忙,至少扶起说上几句话啥的。

        可现在看来变成了奢侈,伴随他们脸上的表情逐渐转变为嫌弃时,彻底失望。

        “呜呜呜呜.....”

        “我的命好苦喲,一个寡妇辛苦带大三个孩子不说,

        平日里还要帮邻居们端茶洗衣,做牛做马就算了,

        现在还要成为大罪人,要公审我!

        苍天无眼呐,请饶恕我吧。”

        话音刚落,整个现场一片哗然,热闹议论纷纷。

        二大妈“啥回事呢?这秦淮茹平时贪小便宜,为了一家人也是无奈,也没干过伤天害理之事。”

        阎解成“话不能这么说,秦淮茹确实没干过罪恶之事,可也干过不少糟心的事,就拿吸着傻柱的血,还有占了三个房子,咱们不能视而不见呐。”

        这话一出立马引起了反响,众人又很快转变了画风,将矛头指向了秦淮茹三个孩子。

        三大爷阎书斋一听感觉大事不妙,立马将儿子拉到一边,狠狠责骂道。

        “傻儿子,看来你比傻柱还傻,枪打出头鸟,这事看热闹就得了,”

        吓得二儿子阎解成连连缩到一边去。

        三大爷鸡贼的事干不少,本来就打算精算到底,差点被1儿子坏了好事。

        自此再也没有人敢说一句话。

        娄晓娥翘着双手,一脸得意表情,冷冷笑道。

        “嘚瑟吧,秦淮茹,不要再装疯卖傻,在我不管用,

        把这些年你对傻柱干过的那点缺德的事情都交代清楚,或许今天还能给你留点余地,否则等着受公审吧。”

        心里暗暗要把当年在这大院里受过的那些苦全部的发泄在寡妇身上,丝毫不手软,连半点仁慈之心也没打算留下。

        想当初众目睽睽之下被人押解在出去,这个大院居然没有任何人出手相助,在负心汉许大茂举报下。

        众人冷漠的眼神,历历在目,娄晓娥今天迁怒于秦淮茹也算是另类报仇方式。

        这下就连亲表妹秦京茹也躲得远远,生怕殃及池鱼,四处打凉着丈夫许大茂身影,喃喃自语道。

        “姐,别怪我不救你,一个人成不了事。

        这许大茂关键时刻不见人影,平时嘴上说话凶得很,

        就一缩头乌龟,男人呐,真不能依靠!”

        许大茂自知在背后做了不少坏事,早就盾之夭夭,好汉不吃眼前亏是至理名言,在他身上体验得淋漓尽致。

        尽管如此秦京茹自身难保,在刚才填资料的时候,擅作主张代替了许大茂,趁机在混乱时并未引起注意,所幸得了好处,还能完美退身。

        殊不知的是表姐秦淮茹正在经受前所未有的折磨,跪在傻柱面前,抬头可怜楚楚的眼神盯着,渴望得到其原谅。

        泪珠一滴滴滑落在地上,在外人看来她想死的份都有。

        可是在傻柱面前,秦淮茹形同透明人,看得彻底清楚。

        记忆中画面有点似曾相似,一时间说不出个所以然,直觉并不是好事。

        无可否认此刻他有点胆怯了,生怕自己的心软会做出错误决定,辜负了娄晓娥一片苦心,所引起的连锁反应足以白费功夫。

        傻柱在方面可是真的领教过秦淮茹的厉害,之前三翻四次搅黄相亲,吃尽了苦头。

        在他迟疑之际,秦淮茹松开了双手,直冲向大院围墙,喊出歇斯底里尖叫声。

        “啊!啊!啊!

        何雨柱竟然你不原谅我,只有死给你看,还我清白!”

        没有人知道她究竟要干什么,这举动把在场所有人都吓倒,却不为所动。

        也许是跑得太快的原因,啪!不到几米摔倒在地上,这时才注意到根本就没穿鞋,赤脚在这寒冬里也难怪会如此。

        “哈哈哈!

        想到我想寻死都不让,上天对我太残忍了。”

        披头散发撩起发时,只见满脸鲜血,看得让人心疼。

        而这时她的儿女姗姗来迟,就像是陌生人看戏一样,埋怨道。

        小当“妈,你咋看不开!房子卖了能换钱,咱们就可以去别的地方买房子,至少能改善居住条件。”

        槐花“像个小孩似,晓娥阿姨只是让你道歉而尔,这回我都听到了,别说我不帮你,帮理不帮亲!”

        棒梗“我的好妈妈,就别闹了好不好,媳妇都说住这里不方便,人太多,计划出去买公寓很久,千载难逢好机会,你这么一闹,可要泡汤,你让我怎么跟媳妇交代。”

        秦淮茹听到这里哭得更伤心了,从小自己教着他们三个如何算计别人,看风使舵现实版正在自己身上演。

        手掌拼命拍打着冰冻地板,凄惨的哭诉对自己不公,殊不知这是咎由自取。

        “你们三个亏我从小东一张西一张粮票凑齐,就为了能养活一家老小,真没想到通通都是白眼狼,

        一间屋就收买了你们的良心,以后我不是你们的妈,都通通给我滚出去,不想见到你们。”

        还没说完他们个个满脸不悄,个个直接走开,仿佛跟自己无关。

        这不止让秦淮茹失望,整个大院里的人彻底惊呆了,万万没想到的事情居然发生在眼前,要不是亲眼所见,根本无法相信。

        注意力也随之投在三个孩子身上,指指点点自然少不了,没有明说,通过眼神足以可见那种怒火与蔑视。

        张氏与秦京茹也趁机将秦淮茹扶起,安慰话倒是说不少,不能掩饰其失望,这回可真的是想死的份都有。

        wap.

        /105/105619/274209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