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四合院:开局揭露秦淮茹真面目在线阅读 - 第26章 身份至尊地位(新书求支持)

第26章 身份至尊地位(新书求支持)

        傻柱之所以变脸如此快,那是因为不经意间看到了屋内除了秦淮茹之外,还有一个男的光着膀子,生怕别人不知道似,故意显露出来。

        人前贞洁牌坊,人后放荡不羁,寡妇终须逃不过这种命运。

        而这也是意料之内,要知道八年时间能改变许多东西,同样能改变曾经在日日夜夜许下的诺言。

        表面上骂骂咧咧,内心仅有的幻想破灭,能让一个人性情大变得连他自己都不认得。

        没有办法,这是来自傻柱对命运不公的对抗,曾经的他做尽烂好人,顶替秦淮茹的儿子棒梗入狱,现在只沦为陌路人。

        所幸八年以来娄晓娥,一大爷等人,无怨无悔地站在身边鼓励要坚持下去,才有了提前出狱。

        直至《希望之家》成功建立,让傻柱真正重拾了人生意义,寡乐不如众乐,门口公告栏上雕刻一行字:将希望带给每个人,充满生机,期待美好每一天。

        此刻他在走出大院前迷失在一片“何总经理”口嗨中,直至踏出门口时,醒悟过来,明白到自己心中所需要的是什么,不再进行无谓的浪费时间,看起来就像是人生蜕变。

        “没有付出就没有回报,八年来的牢狱之灾从今天开始正式结束,我要把所有属于自己的东西拿回来,无论你是有意还是无意从曾经的我拿走,以后也一定要夺回来。”

        紧握拳头,咬牙切齿,目露凶光站在门口,扫视四周路人,就像是全世界每个人都欠了他似的,恨不得把从每个人嘴里撬出一口血。

        何雨柱已经不是当初的懵懵懂懂愿意吃亏的傻柱,老实人从来没有好结果,那么就做一个比许大茂还要坏的人,好歹不会沦落到任人吸血的地步。

        每每提到振奋人心的决定,谁也不缺乏,就像是一枚强心针,注射进去时极度亢奋,伴随时间的流逝,人的积极性也随之下降。

        “傻柱,站在这里干吃西北风捏?

        大院里的事对着捏!”

        二大爷拍了拍其肩膀,满脸疑问道。

        被打破了沉思,显得不悄,拍开了肩膀上的手,瞪了眼。

        “我的事不用你管,你养你的老,从今往后我走我的独木桥!

        还有拜托你别叫我傻柱,请叫大名:何雨柱或者柱子也行,

        要是对我不客气礼貌,小心你今天饭兜里的菜少几根!”

        面对傻柱霸气的回怼,刘海中目瞪口呆,站在原地几秒才反应过来,脸青唇白。

        “傻柱你......还反了....目中无人,我今天就要教训一下你这嚣张的小子,

        亏我当初帮你把伤者许大茂及时送医院,否则你今天还在监狱里过下半辈子吧!”

        傻柱双手往后甩了甩,瞪了眼丢下一句。

        “哼!我已经不是那个傻不拉几的傻柱,请你放尊重点,否则没有好果子吃,你们都看着办吧!”挺直腰杆快步走出胡同。

        这话犹如一根毒针深深刺痛刘海中的神经线,被气得,双目眩晕,双脚发软,整个人摇晃了几下噼啪!摔倒在地上,

        嘴里喃喃道。

        “好你个傻柱,忘恩负义的家伙,当初要不是大院里的人,早就饿死了,现在当了个总经理,还骑到头上,成了大老爷!”

        喘息了几秒平复后,朝大院内喊了句。

        “快来人呐,救命啊,我被傻柱欺负了!”随即引起整个大院轰动,相继跑出,议论纷纷。

        首当其冲是一大爷惊慌失措跑到面前,满脸不悄,边扶起边质疑道。

        “老刘,老糊涂了吧,傻柱不可能欺负你,

        满身酒气,没准受了谁冤屈,专找傻柱出气。”

        要知道一大爷易中海其正直,在大院里的地位话语权从来最顶端,这番话立马打翻了众人的猜疑。

        围观者相继散去,在这件事上,大家没有人愿意过多谈论,更不会因此而得罪傻柱,毕竟饭碗被人紧捏在手心的滋味也不是谁都能接受。

        二大爷受到责骂过后,显得几分无奈,坐在石阶梯上,整个人混混沌沌,忙乎解释道。

        “老易,我今天确实喝了几两酒,可绝对没醉,我酒量你是知道的,

        傻柱这老小子,说话可嚣张,要你在场非得活活气死不可。”

        还没等说完,一大爷已经撒手走开,结合傻柱出狱以来为大院里的贡献,在他看来似乎没有再讨论的必要。

        偶然事件发生得太突然,草草结束,大家仿佛未曾发生过任何事。

        而傻柱躲在胡同墙角落,目睹了全程,嘴角微扬起。

        “哼!老虎不发威当我是hellokitt,不给点颜色你们看看,还真以为老实人好欺负,

        这才开始,日子长着呢。”

        他拍拍手转身朝宾馆走去,自从出狱后,听了娄晓娥的意见搬出去住。

        名义上是为了一家三口多点时间相处,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是为了避嫌,尤其是少与秦淮茹他们接触,防着死灰复燃。

        时至今日仍然忘却曾经那段相处记忆,哪怕刚才经过见到秦淮茹屋内有其他男性出现,依旧抱有些许幻想。

        傻柱半躺在床上,双手垫着枕头,半眯眼念念不忘地思索着曾经的美好。

        “傻柱啊傻柱,哎!这么好一棵白菜就给猪拱了,明明已经吃到嘴边,都怪自己太贪心,

        可这娄晓娥也太完美了,有钱有地位,又对自己这么好,

        真有点难选择,要是两个都能做老婆那该多好呐!”

        嘴里唠叨个不停,明明有些困意,却始终睡不着,内心极度自相矛盾。

        虽然身处五星级宾馆,高床软枕,豪华装修,生活用品一应俱全,没有不周全的,只有想不到的。

        富裕的生活对于他来说,现在触手可得,这一切都是以前无法想象的,躺在床上就跟做梦似的。

        要知道八十年代末处于改革开放初期,虽说物质生活有了极大的提升,五星级宾馆那可是外国政要贵宾才有资格入住,一般人遥远不可及的想法。

        代表着身份至尊地位,可在傻柱眼里,龙床还不如狗窝舒服。

        叮咚!叮咚!门铃响声。

        wap.

        /105/105619/274209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