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四合院:开局揭露秦淮茹真面目在线阅读 - 第27章 可人儿(新书求支持)

第27章 可人儿(新书求支持)

        “谁呐?才刚眯一会,不知又被那个混球吵醒,”

        他很不耐烦地起身前去开门,睡得朦朦胧胧。

        站在眼前的不是谁,正是娄晓娥,身穿浅粉色薄纱睡衣,侧身单手叉腰,伏在门边,披头散发,脸上化了淡淡妆容,整个人显得气质非凡。

        “是我咋嘀?想找你秉烛夜谈,关于投资酒楼的事,

        毕竟你是厨子出身,很多事可比我懂呢!”

        傻柱一听到酒楼厨子,这几个关键字眼,立马精神起来,原本提到嘴边的唠叨话,立马咕噜吞进肚子里。

        “请进,我也刚想找你商量,想干点正事,一天到晚在大院里溜达,是在太无聊。”

        房内淡黄色灯光照在娄晓娥身上,若隐若现的衣衫,让人流连忘返。

        “是嘛,设总经理这个位置让你去管着大院里的人,不就是为了找点事情给你干。”

        她翘着双腿,时而交替变换坐姿,打着眼色,与平时比较完全是变了个人似的,没有人知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傻柱满脸通红低着头,不敢轻易直视,伴随紧张情绪把两人带入尴尬气氛。

        虽说是同住一个宾馆,为了彰显自己是个正人君子,开始就选择了单独住宿,实际上他心里还装着秦淮茹一席之地,在没有作出正是抉择前,保持距离对大家都有好处。

        还没等他回答,娄晓娥伸出右脚勾搭过来,明摆着就是要让傻柱上钩。

        “你说这么多话,肯定口渴,在这等着,我给你倒杯水!”

        白皙的脚尖眼看就要触碰到身体时,傻柱起身以装水为由走开了,当即气得她直跺脚,嘟着小嘴,喃喃道。

        “活该你做单身狗,要不是我给你生了个儿子,就等着绝户吧你。”

        不忘视线游离在房内,见到一件白色衬衫挂在衣架上,显得有点陌生,记忆中傻柱的全身衣物都是她重新置办,这衣物根本不是她买的,立马引起警惕。

        娄晓娥花了巨大的精力在傻柱身上,可不会轻易就放手,就怕秦淮茹惦记着,耍个手段啥的,到时候得不偿失。

        拿在手上仔细打量,身上挥发出淡淡花露水香味,像极了从某个女人经手所得,瞬间脸色难堪。

        “哼!怪不得刚才连看都不看我一眼,果然又找秦淮茹这寡妇,看来我不给点颜色,就不叫娄晓娥。”咬牙切齿说出这句话,刚才美貌妆容变得面目狰狞。

        此时傻柱说是装杯水,实际紧张得脸红耳赤,躲进洗手间里不停地用冷水洗脸,试图冷却那颗激动澎湃的内心。

        要知道八年守身如玉,大晚上面对如此靓丽女子,出于雄性激素的影响,难免会有非分之想。

        伴随哗啦啦冷水反复冲洗脸颊,不到几秒整个人逐渐平静下来,看着镜中自己,傻柱知道接下来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绝对不能轻易倒在石榴裙下。

        “我去!大晚上的,穿成这样,想要勾引人,门都没。

        看我咋收拾你,呵呵。”

        他冷笑道,随手拿起水杯装了半热水,一半自来水。

        又将暖气关掉,走了出去。

        看到娄晓娥满脸神情凝重,手上拿着下午因为着火从大院里人借的衣服,心里有了个大概想法。

        “晓娥,给先喝杯水,那衣服是从大院里人临时借来穿,改天就还回去,”

        他深知娄晓娥为人生性多疑,并未把真相说出来,以免生事端,最关键接下来还有不少事还得麻烦她帮忙。

        气氛开始变得尴尬,与刚才卖弄风骚截然相反,严肃表情,板着脸,涂脂荡粉无法掩盖黑得跟锅似的脸色。

        愣了两秒,又把手上白衬衫重新晾在衣架上,虽然是背对着,身体微微颤抖了几下,才缓缓转过来,微笑道。

        “这衣衫挺好看哒,回头我给何晓也买一件,入乡随俗嘛,

        总不能穿得太香江,刚才寻思在哪能买到这款式呢。”

        两眼笑得眉毛弯弯压低,两边脸颊露出浅浅的酒窝纹,看得惹人喜欢,要不是提前了解她的为人,还真会被这笑脸欺骗。

        边说边爽快接过水杯,不加思索地喝了下去,在杯边缘留下淡淡唇膏印,可见来之前是经过精心化妆准备,其心可诛。

        娄晓娥出奇的冷静让傻柱彻底震惊,站在原地,发自内心地佩服,果然是职场女强人,根本就不是当初在大院里任人欺负的娄晓娥。

        就刚才短短几秒钟的反应与表情,足以抹杀当红演员明星,在她面前都是儿戏,不值得一谈。

        “妙!实在是高。

        额,是三大爷拿给我穿,这尺寸应该是他儿子阎解成的衣服。”

        任由娄晓娥猜测也是难以得出答案,就这样随便糊弄了过去。

        不到几分钟,室内因为关了暖气机,温度迅速降低,冷得阵阵啰嗦,口吐烟雾。

        “咋回事?刚才还暖和得很,我很冷!”阿嚏!阿嚏!连打数个喷嚏。

        傻柱拿着浴巾放在背后等候多时,见此马上递了过去。

        “赶快穿上可别冷着,这么大个人穿那么少,赶快回房间睡觉暖和暖和,

        我房间暖气机有点毛病,待会跟客服说声!”

        就这样半推半就下将娄晓娥回房间,狠狠捏了把汗,要知道她可是老江湖,不耍点小手段根本难以过关。

        “酷!终于把神送走了,不敢得罪的主,要是今晚跟你过夜,

        非得半夜做噩梦,就一朵带刺的玫瑰花,谁碰谁扎手。”

        傻柱为自己的小聪明沾沾自喜,她的亏早就吃过不少,所幸留有一手,雕虫小技总能在关键时刻成功。

        拿着手上的白衬衫细致看了看,上面针秀功夫相当精致,特别是打结收线位置似曾相识,小小蝴蝶结就像是可爱人儿。

        看到这里恍然大悟,这根本就不是三大爷的衬衫。

        “这....是秦淮茹亲手所做的衬衫,化成灰我都能认得。”

        在入狱前,所有衣衫都是秦淮茹经手针秀做成,每一针每一线仿佛历历在目。

        脑海里的记忆回到曾经的那段美好懵懂的画面,只是谁都没想到会有那么一出戏。

        wap.

        /105/105619/274209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