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四合院:开局揭露秦淮茹真面目在线阅读 - 第58章 湿润了眼皮(新书求支持)

第58章 湿润了眼皮(新书求支持)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聊得起劲,似乎今天有备而来,誓言不会错过这次机会,即将上演一场好戏,而在场的宾客成为了观众。

        与此同时娄晓娥听到傻柱在厨房里发飙,生怕会出事,小跑过去,满头大汗,心跳加速,嘴里念念叨。

        “孩子他爹千万别出事,好不容易咱们一家人才团聚,要是出个三长两短,难以跟何晓交代!”

        要知道在她心目中傻柱早已成了丈夫,虽说两人还没领证,事实上的夫妻关系早已形成,无论出于何种目的,都不能让他出事。

        焦急的神情布满脸上,妆容早已被汗水浸泡融化,显得有几分落魄紧张,连步伐也变得急促。

        紧身随后的刘岚同样显得焦急,从厨房出来前就已经发生了危机,马华为了保护自己,用身体挡住傻柱,为争取到出来找人时间。

        而她并没有像疯子般到处碰壁乱喊,见识过世面的人都知道今天对龙凤酒楼是个重要的日子,至少满堂宾客能间接提升在业界的影响力。

        淡定从容地找到娄晓娥并且以最佳的方式告知,尽管心中最担忧的是马华,却嘴巴不提半个字,表面依旧以担心为由,把狠狠把捏住董事长老板的心思。

        区区一个厨房传菜师傅,不得不佩服过人的胆色与情商,将傻柱和娄晓娥玩弄手心,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地位与金钱,费尽心思耍尽手段,在外面人还是个忠心护主的随从,现在看来真正的赢赢赢,居然是刘岚与马华。

        娄晓娥踩着高跟鞋,叩叩叩!在过道上小跑过,身后引起阵阵回音,此刻早已顾不上任何形象可言,妆容被汗水融化,就连发尖也渗透能拧出水来。

        呯呯!夺门而进,毫无礼仪,再也绷不住内心那份狂躁,恨不得穿墙而过,哪怕粉身碎骨在所不辞。

        现在的她为了早已心中形成的家准备阔出去,跨进厨房那刻闭着眼呐喊出。

        “住手!我绝不允许你再次破坏这里,因为每一个物品都是我本人的心血!”闯开嗓子发出的声响足以让在场所有人所有人震撼,纷纷停下手,投目过来,可唯独一人例外。

        整个厨房内顿时安静下来,一片静悄悄,剩下的只有火炉灶喷射响声,嗞嗞嗞!炒锅油渣声,相互交积,面对董事长的责骂仿佛没有人敢说半个字。

        这个时候他们还没反应过来,究竟是骂谁呐,随便都能对号入座,极有可能骂的是自己,比如干厨子这份工作,谁没摔烂过碟子盘子呐。

        就拿马华来说,今天一大早就因为昨晚和刘岚忙乎操劳,手脚不麻利,颤抖的手拿不稳就摔烂了个大盘子,当然这是再正常不过的小事,根本没人会记在心里。

        “嘘!师傅,董事长来了!”不忘提醒一下傻柱,站在旁边用脚踢了下,

        这时傻柱才回过神来,停下手中的勺子,很淡定的转脸看了看对方,云淡风轻地答了句。

        “哦!知道了。”

        同时娄晓娥再次睁眼时见到厨房内的场景彻底震惊。

        现场桌面上的各款菜色摆放得整整齐齐,几乎找不到任何混乱的迹象,就连每一寸台面都是干干净净,这回傻眼,跟刘岚说的完全不一样。

        “你们...都...傻柱你出来,有事找你。”结巴语调说出这句话时,终于得以将心头大石放下来,紧张的脸色放松缓解。

        她不禁伸手从口袋里拿出小手帕擦拭额头上的汗水,由此可见她刚才真的很怕会闹出啥事来,尤其是以傻柱的脾气,弄不好还会出人命。

        嗞嗞!伴随最后一勺油淋在菜面上时,傻柱才把围巾和厨师帽脱下,跟马华打了声招呼便走出厨房。

        要知道娄晓娥无论在公还是在私,对于傻柱来说极其重要,在众人面前不得不就范,说难听点不给面子台阶她下,恐怕以后的日子不好过。

        啪!“你今天咋回事?之前不是答应过不会再乱发脾气嘛,要不是别人告诉我,还以为你今天差点死掉,

        让我如何跟儿子交代自己的父亲做过的那些臭事。”

        娄晓娥看到傻柱进来办公室,重重拍了桌面,满脸怒斥道,显然是忍了许久释放出来,没有当着厨房下属们的面数落自己的男人,同样给足了尊严。

        傻柱站在办公桌前,低头扭扭嘴,不敢正视她,被说中心里不好受,像被训斥小孩似的,双手掌交叉叠搭在一块。

        “切!这又怪不了我,厨房里那班混球偷懒不做事,被我逮住肯定得好好批评一顿,否则今天这宴席根本办不成。”依旧低着头,喃喃自语道。

        尽管声量不大,近距离足以听得很清楚,娄晓娥顿时被气得脸色青白,微微颤抖嘴唇,双眼珠发红,一滴滴泪花从眼角处滴出,咽更了几下。

        “呜呜呜!呼呼呼!”情绪失控,单手捂嘴低头擦拭眼泪,妆容尽失,满脸悲伤的神情。

        “要不是心疼你折腾一晚没睡好,我会让马华他们把你那份工作量也代劳了嘛,

        你真是个没良心的家伙,今天宴席不能出错,否则咱们辛勤耕耘的努力毁于一旦。”

        哭泣着说出这句话时,不忘盯着站在面前的傻柱,因为很清楚他为人非常紧张女人的眼泪,以往的秦淮茹屡屡得手。

        果不其然,傻柱立马紧张得手忙脚乱,边拿纸巾擦拭眼泪,立即从口袋里掏一张菜单列举数十道菜色,慌忙解释。

        “哎呦!亲爱的宝贝,先别哭,我这不是在努力把宴席办好嘛,你这样哭闹看我弄得心里乱糟糟扭成大麻花,

        要不咱们一码归一码,还是按昨晚说好的去办,平时在酒楼下属面前你永远是我的董事长老板,私底下就是我的心爱小宝贝。”

        边说一手搂住她进怀里,就像是当年被聋老太太反锁在屋内,两人独处时光,傻柱用这招屡见成功,哄小孩似的。

        娄晓娥非但没有拒绝,反而乐在其中,仅仅搂在怀里,仿佛小猫咪听话乖巧伏在胸膛,湿润双眼,偶尔跳动了眼皮。

        wap.

        /105/105619/274210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