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四合院:开局揭露秦淮茹真面目在线阅读 - 第105章 翅膀没长硬(求支持)

第105章 翅膀没长硬(求支持)

        要知道傻柱为人最害怕看到女人的眼泪,从小在妹妹雨水身上深有体会,仿佛成为了他为数不多的死穴。

        “小当别别别...傻叔我可没那个福气,吃不消这玩意,得找你对象......”半推半就之下手已经捂住xx部位,根本就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那种软绵绵的触感对男人有种天然吸引力

        。

        正是这般操作弄得不知如何是好,呆呆的眼神看着贾当动容含羞嗒嗒的表情,心想:这下遭殃了。

        大堂的所有员工闻讯赶到,见到眼前两人的骚操作,彻底惊呆,顿时炸锅式反响,议论声浪一层接着一层覆盖。

        “没想到厨师长趁机揩.油,只有畜生才干得出行为,难不成董事长没喂饱他嘛,真晦气!”

        “怪不得平时看我的眼神也是怪怪,原来还真好这口,连从小看到大的女孩子都不放过嘛。”

        “我就知道他是个色批,没事周围溜达偷瞄女人,大庭广众下也就是他才干得出手,卑鄙无耻到极点。”

        “昔日的轧钢厂战神现在沦落到吃豆腐,背后故事令人唏嘘,肯定是成人生活不和谐导致。”

        “这么变态的嘛,放开经理,让我来代替她,这种好事当然得让我来承受呐。”

        打扫卫生的大婶臃肿的身材在人群中杀出一条血路,大喊直冲过去,中年丧夫单身已久,同样是寡妇,看上傻柱很久,只是碍于没有机会交流,此时正是表现的好机会。

        “大婶是你啊?要我跟你....我宁愿挥刀自宫也不从,枉我迷倒秦淮茹和娄晓娥的魅力,哪能就这样便宜你!”

        傻柱不傻,平时顶多装傻,面对人言可畏,早就缩回了双手,细微见到几根长头发丝,为了避嫌,拍拍身上的灰尘。

        要知道娄晓娥可是小心眼特别强势的女人,几天前就因为身上多了两根女人长发丝,硬是跪了一晚洗衣板才罢休。

        “我傻柱重复的错误,绝对不会犯,休想算计我捏,严重怀疑贾当是秦淮茹派来陷害人,分化我跟娄晓娥的感情,”

        想到这里,再扫视四周的人,一双双鄙视,讨厌,愤怒,甚至恶毒的眼神死死盯着自己,不禁倒呼吸一口气。

        尽管发生的事情顶多不到3分钟,却变得相当漫长岁月,在脑海里深深留下印象,挥之不去的记忆画面。

        “各位请散开,刚才只是不小心发生了点小摩擦,你们的经理贾当可是我从小看到大,

        她不会在意这些,更何况我还是她妈妈秦淮茹熟透的好朋友.....”慌忙解释道。

        只有这样才能避免事情恶化,可是这仅仅是他一厢情愿,大家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

        因为这群大堂员工里女性居多,轮到被骚扰,吃豆腐之类的变得异常团结。

        全部人的眼神变得非常愤怒,死死盯着傻柱,不少人甚至希望将他吞进肚子里,唯独只有打扫卫生的大婶情有独钟。

        源于听到传言:傻柱是个仗义有情义的男人,专门喜欢解救深陷生活困惑的寡妇,又称为“寡妇专业户”,便从此认定了他。

        话音刚落,傻柱以为自己的魅力能让在场这群长舌妇害怕,哪怕不怕,至少应该让出一条出路。

        看到她们个个不为所动围得水泄不通,恶毒的眼神看着自己,心中大惊。

        “不对劲,难不成她们要争夺自己的控制权,不会全部都想得到我吧,

        这样搞法?我才两个肾,多多也不够用呐。”不禁心有余辜,连说话也开始低声下气,早就强硬不起。

        “傻叔,占完便宜就这样想走?吃完豆腐拍拍屁股走人?

        难怪我妈妈说你是无情无义的渣男,当年......”翘手想尽办法说出各种言语,看样子明显是为了激怒人,而这些所有的背后仅仅不只是为了这点,显然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说得有声有色,事先准备好一样,如同背台词念稿子流利,这下成了赤裸裸的威胁。

        傻柱由装傻到现在气得内心的怒火憋不住,瞪了瞪四周的人,紧接着使出炒锅的快手朝贾当打过去。

        啪啪啪.....来回刮了数巴掌,打得两眼直放金星,粉嫩的脸颊留下十指伤痕,嘴角渗出血丝。

        “小当,傻叔不发威别当我是病猫,今天打你是因为还当你是人,这几巴掌代替你死去的老爸:贾旭东,

        还有代替秦淮茹教训你,好不容易弄个经理给你当,不学无术。”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举手朝他又打下去。

        啪!重重打得贾当脸青鼻肿,差点昏死过去,站着摇晃了下。

        “还有最后这巴掌是属于我的,别想多,傻叔这么多年白养你,到头来还反咬我一口。”

        傻柱双眼发红,含泪说出这句话,丢下这话,转身就离开。

        这时她们彻底震惊,连下巴都差不多要掉地,被吓得不敢动弹,个个像个雕塑站在面前。

        “还不给老子滚开是吧?你们都活腻,别怪我不客气,”

        感觉已经没有必要讲理,举起手准备每个人送她们一巴掌,以轧钢厂战神的能力,在场的女人们小意思,被扑倒只是时间问题。

        1秒?2秒?3秒?在她们眼里已经没有概念可言,反正就不是秒男就得。

        可她们在傻柱眼里根本就不算啥,毫无吸引力,哪怕有的也仅仅能成为出气的沙包。

        话音刚落,所有人很自觉地在中间让出一条路,个个秒变笑脸,似乎对傻柱的表现很满意。

        要知道平时贾当对她们呼呼喝喝,经常压根就没当成人看待,打打骂骂成常态。

        大多数为了保住饭碗敢怒不敢言,就这个时候居然成为了所有人都希望发生的事情。

        只有贾当低着头站在旁边,披头散发遮挡半边脸,露出红肿的脸颊。

        “傻叔...我要你为今天的事情付出代价....”阴沉说话声显得有点不一样,缓缓转身朝门口走去,披头散发的样子可怕极。

        听到这话,傻柱走到过道口,转身摇摇头,鄙视了句。

        “切!还以为谁呐,小当嘛,傻不拉几的小屁孩,当初要不是我每天拿饭兜回去,估计早就饿死,翅膀还没长硬就想反咬我一口,”越想越气,走在过道上,仿佛就是条煎熬的路。

        wap.

        /105/105619/283682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