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四合院:开局揭露秦淮茹真面目在线阅读 - 第127章 吃到嘴里的白肉吐出来(求支持)

第127章 吃到嘴里的白肉吐出来(求支持)

        娄晓娥在车内手上拿着香囊在眼前笔对,像是在哪见过,却总说不上具体啥地方。

        “小张先把车停在一边,我问你点事!”敲了敲隔层玻璃门,对方马上心领神会。

        他心中大喜“嘿嘿!老板终于主动跟我说话,看来有戏,一定要把握好机会,说不定能少奋斗20年哦。”

        手脚并用,踩刹车,拉手刹,不到5秒行如流水的动作,让人感到惊讶。

        不忘朝倒后镜梳理头发和衣衫,露出笑脸,打开隔层小窗。

        原以为能好好表现一番,谁知还没来得及表现时,视线被一个大红色香囊所遮挡视线。

        “老板,这是....”心中打了个唐突。

        脸色秒变通红“难不成她对我真的有意思?送定情信物,这也来得太快了吧,再说我才22岁耶,完全没有感受过爱情的滋味。

        年纪大的女人看故事会上面介绍就特别心急,恨不得一口吃掉人的那种,想想也挺可怕的。”

        满脸痴迷,瞪眼来回看着香囊,就等着对方说送自己,伸出双手等着接住。

        要知道那个年代的人思想都很纯朴,小张是个未经人事的大男孩,不经意间被勾起的青春萌动想法。

        “愣着干嘛?我问你有没有见过这种香囊在京城哪里能买得到?”娄晓娥反复问了好几次,还以为他睡着呢,谁知自己的行为居然给眼前大男孩无限的幻想。

        “啥?这个呀,好像很普通吧,呵呵,这种庙会呀,城隍庙啥的应该有得买,反正我没买过,”边说边细心观察,生怕自己的失态会让老板印象不太好。

        作为“天选打工人”时刻保持最佳状态,慎言慎行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老板,我想起来了,这应该是个求子观音啥的,在观音庙就有得求,听以前我妈说过,稀罕生孩子的女人一般回去祈求戴在身上,

        又或者怀孕想生儿子也会戴个在身上,图个兆头。”竭尽所能满足老板的好奇心,不忘添油加醋,说得有声有色,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表现自己的机会。

        娄晓娥听到这里满意点点头,顿悟过来,自己是土生土长的京城人,虽说去了香江十几年,对此还是有所记忆印象。

        “好,明白了,你科普得不错,我大概明白,回酒楼吧,还有事情忙捏。”而这次没有立刻关上隔层玻璃门,故意打开。

        不知是出于好奇心,还是认真观察司机是否认真专注,眼神不时扫视偷看了眼对方。

        偶尔伸手捂嘴偷笑,眼神却望向车窗外。

        其实不然小张何尝不是,偶尔装作看右边的倒后镜,眼神闪烁过车头倒后镜,丝毫不差看到后面的老板,不知何时竟然正坐中间。

        她今天穿红黑格子网套装职业裙,中年微发胖,却丝毫不掩盖大长腿的魅力,让人窒息,至少能把未经人事的小张迷得糊里糊涂。

        咕噜咕噜!喉结微微颤抖,连吞口水落肚,尽可能地将声音减少,可娄晓娥是个久经人事的少妇,早就听到,还故意扭转脸,单手托着下巴,看窗外街道。

        尽管今天素颜,红润光泽的脸色正在加速血液循环,俗话说得到滋润的女人会散发出前所未有的魅力。

        在娄晓娥身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微微偷笑了笑,显得更有女人魅力,小张顿时混混沌沌。

        咔咔擦擦!急刹的停车,幸好这辆加长版的小车配置不低,车内没有太大惯性。

        慌忙解释道“对不起!老板,我手心出汗多,操作方向盘打手滑,你没事吧?

        不对,也到酒楼,请稍等,我给你开门。”慌慌张张,低着头解释,立刻下车开门,甚至不敢直视看一眼娄晓娥,就像是做了亏心事般。

        “呵呵呵!我没事,给你一双手套,以后开车戴着就行,”她不但没有生气,还从挎包里拿出自己的白色手套递过去,微微笑容显得十分尬意。

        小张看到老板如此关心体贴,心花怒放,连忙哈腰点头感谢道“谢谢老板,下次保证不会再发生,开车一定要戴手套,安全第一,我铭记于心....”

        还没等他说完,娄晓娥已经走了几步,抬头看着扭扭捏捏的背影身段,紧身的套装裙子,完美凸显了美少妇风韵的身材,让人流连忘返。

        看得满脸潮红,刚才不敢正视,也就只有偷看后背,要知道从小到大压根就没有除了母亲以外的女人,主动关心过自己。

        看了看摇摇头“不行不行,绝对不可以对老板有半点的幻想,否则被炒鱿鱼就等着喝西北风。”转身关后车门,打算泊车。

        身后传来老板的喊话声,却让他再次脸红到脖子上。

        “小张赶紧找个女朋友吧,拥有过之后,才会长大成熟。”

        这话娄晓娥在下车时就想说,殊不知对方如此羞的大男孩,脑海里想起傻柱与自己被聋老太太锁在屋内时的情景。

        情难自控的美好时刻总是刻骨铭心,顿时憋着到酒楼门口才喊话,幸好午市人多,压根就不会引起其他人注意。

        “老板对我真好,还关心起终身大事,我发誓从今往后一定要好好侍候好她,争取做个优秀的员工,呜呜呜!”

        小张激动得泪流满脸,在车内久久不能平静。

        殊不知对于娄晓娥来说,小张只是像个孩子般,毕竟他才比何晓大4岁,压根就提不起劲来,只是偶尔会在他身上看到傻柱的某些傻样情形。

        “傻孩子,阿姨这是帮你纠正思想捏,大好青春年华应该去追逐更美好的事情,

        不要迷恋阿姨是个传说,真怕你会做错事。”

        此刻她站在三楼落地玻璃窗,俯瞰停车场,看着那辆加长版座驾,心中有数不清的矛盾思索。

        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被黄毛小子心乱如麻,是那种明明脑袋思路很正常清晰,知道应该这样做。

        心里却又很想伸头去看看,勾起好奇心,很想去了解这个人究竟是怎样。

        “娄晓娥呀娄晓娥,你就是个神经病!这种事要不得,做个正常人吧。”咔嚓!一手拉起窗帘遮挡密不透光。

        /129/129397/313203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