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等你一世一生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二章 开启新的路程

第四十二章 开启新的路程

        第二天早上,一大早白若渠就已经醒过来了,端水给傅允清擦手,擦脸,他一直发呆的盯着她,傅允柔也舍不得吵他们,可是,傅允清一直没有醒过来,动都没有动,这样子躺着跟睡美人一样,

        这时,兰慎祁走了过来,把手搭在白若渠的肩膀:

        “好了,你已经看了一早上了,快去休息吧,”

        “不,我没事,谢谢你,啊祈,如果那晚没有遇到你,我们可能都命丧黄泉了”

        “好兄弟就不说这些二话了,好了,别说这么多了,快去休息吧,药已经叫人端过去了,赶紧喝了,”

        “不,我要亲眼看着她醒过来,允清还不醒过来,我怎么吃得下”

        “可是你伤才敢好,你想让允清再醒过来然后担心你吗”

        “我!”

        “好啦一个大男人婆婆妈妈的,快去吧,知道你担心她,我先帮你照顾着”

        “那好,待会我再过来”

        这时,薛雪换着宫外妇人的衣服,把头发全盘起来,特别的贵气,她走进一家客栈,隔着屏风里面坐着一个墨绿色的衣服,头发也盘起来就留着一挫头发在前面,

        这时,薛雪走过去坐在屏风外面两个人只隔了一个屏风:

        “好久不见了,夫人”里面的人

        “是挺久不见了,当年本宫把你安排走了没想到,你现在都飞黄腾达了”薛雪

        “还不是您提拔的好,还得多亏您的提拔,”

        “你怎么突然来中原了,怎么又落魄了”

        “哼,听说傅允清已经快死了,我来凑凑热闹,”

        “消息真灵通,不好好待在西域,别跑来遭罪”

        “娘娘,难道你不想完成您的大计划吗,当皇上,当天朝唯一的女皇帝呢”

        “你,你什么意思,!哼,别怪本宫没提醒你这里是中原,说话可得注意点”

        “放心,妹妹知道分寸的,如果娘娘想,妹妹会帮姐姐的,”

        于是,薛雪就走了,坐在马车上她一直无精打采的,想着皇帝两个字,或许在她的心里已经慢慢的蠢蠢欲动了,

        白若渠还是像往常一样的照顾傅允清,突然,宫里的那些娘娘也不能天天出宫,所以就很少来,但是也叫人带了很多好东西给傅允清跟白若渠补补

        突然,傅允清手动了一下,白若渠趴着睡觉,傅允清慢慢的睁开眼睛,看着周围,很陌生,她转头就看到了白若渠趴着床边睡觉,她微微的笑了笑,没想到陪在她身边的永远都是他:

        “呆瓜,辛苦你了,”

        小声的说完,便把自己被子给他盖上了,然后自己偷偷摸摸的准备要下床喝杯水。可是可能是睡太久的原因都没什么力气。

        突然脚一滑差点摔出去。这时白若渠醒过来,手急眼快,把她接住了,两个人的眼神对视了

        在白若渠的眼睛里傅允清看到了他的累,他的辛苦,在白若渠的眼睛里看到了傅允清的累,

        白若渠把她揽腰抱着定格很久了,这时,傅允清问:

        “你这样还打算抱我多久啊”

        白若渠连忙把她放下来,然后把她扶到床上坐:

        “允清,你怎么样了,你现在有没有感觉到疼痛或者哪里不舒服,饿了吗,想吃东西吗,或者…”

        “喂!我刚睡醒,你怎么一下子问我这么多问题,我怎么回答,”

        “我真的太着急了,我真的不能没有你你知道吗,对不起,是我没有保护好你,对不起”

        于是便抱住了傅允清,两个人相拥在一起,傅允清露出了幸福的微笑,这就是两个人的幸福吧

        于是傅允清醒了的消息便传到了宫里,颖妃得知连忙跑过来找,纯贵妃:

        “姐姐,姐姐,听说允清跟白王爷醒了我们去看看吧”

        “本宫正有此意,你看你急什么了,走吧走吧”

        便匆匆的出宫,舒才人看着他们出宫了,便偷偷跟着出去了,

        傅允清很虚弱的躺在枕头上,傅允柔站着,纯贵妃坐在床边,颖妃在旁边,纯贵妃:

        “允清,你现在觉得怎么样,哪里不舒服啊”

        “好了,我没事,谢谢二位娘娘的关心,”

        “什么没事啊,你可把我们给担心死了,,还好,颖妃的药”纯贵妃

        “多谢颖妃娘娘的救命之恩,”

        “好了,别见外了,哈哈哈哈”纯贵妃

        “对了允清,那天到底发生什么了,为什么你们两个会受这么重的伤”颖妃

        “这件事我们也说不通,武康那边不是赈灾了吗,为什么那天巷子里还有那么多从武康来的难民呢”允清

        “不对啊,那天我们去那边搜根本没有人了,跟没事一样,什么事情都没有,”兰慎祁

        “不可能,那天我跟允清就是在那个地方,被人追杀,而且很多武康来的难民,看来这事没怎么简单了,”白若渠

        “啊渠,我想,我们先去给皇上禀报吧,”傅允清

        “哎,好了,你们两个难得刚好,先好好休息,”傅允柔

        “我们去跟皇上禀报,”纯贵妃

        “那就有劳娘娘了”白若渠

        “那皇嫂,我送你们”兰慎祁

        “嗯,有劳了,”颖妃

        这时,傅允柔端来了药,傅允清一把接过来:

        “好了姐,你辛苦了,你也回去吧,这里有啊渠就够了,真的”

        “那我回去了,你照顾好自己”

        “嗯,去吧去吧”

        看着傅允柔走的背影,她自己也慢慢的放心,这时,白若渠给她喂药:

        “来小心点,有点烫”

        “好啦,我只是受内伤,又不是少胳膊少腿的,我自己喝”

        “烫,小心点,”

        “你是不是也在想难民的事情,”傅允清

        “还是你懂我,没错,这件事我在想不可能这么简单的,那些难民无缘无故的不见,而且那天还有那么多人追杀我们,”白若渠

        “而且,那些难民是从武康过来的,难不成跟黑衣人有深仇大恨吗,可是手无缚鸡之力的难民们怎么可能,会跟他们结仇”傅允清

        “那唯一的可能性就是,要杀人灭口!”白若渠

        “看来事情真的没有那么简单。啊渠,我们阴天进宫吧。这件事不能耽搁了,”傅允清

        纯贵妃跟颖妃马上进宫去找兰慎宇,突然路上被嬷嬷拦下来说,小皇子出事了,一直在哭喊,不吃奶,纯贵妃很急,便赶紧回去了,

        颖妃也赶过去看看,这时,在他们的背后出现了一个黑衣人,注视着他们,

        晚上,傅允清醒了过来,她便下床穿好鞋,看了看外面,却发现,自己好久没有看到了月亮,都快忘了

        白若渠拿着披风给她披上:

        “又偷跑出来,还没有穿披风”

        “我这不没事了嘛,而且也快夏天了,你呢,你怎么出来了”

        “我看你不在房间里,我就知道你应该出来看月亮了,”

        “好啦,我很安全放心吧,我知道你担心我,我…..”

        还没等她说完话,便一把抱住她了,他又担惊受怕了,怕再次的失去她,他好不容易把她从鬼门关抢回来,

        傅允清很疑惑,但是她也知道,这次是事情有多么严重,她回抱他说:

        “好啦,我这不已经没事了嘛,”

        “你知道吗,我有多难受,我很担心,很担心你,万一受不住了,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我什么都可以不要,唯独你,”

        “我说过,我一定会陪在你身边,乖乖的嫁给你,这次,是疏忽,不会有下次了,啊渠,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说对不起的是我,我没有保护好你,我没有照顾好你,允清,对不起”

        傅允清松开了他后,然后拉住他的手,抬头深情望着他:

        “以后,不许说这两个字,我们都没有对不起谁,我们都要好好的活下去,”

        “!好!下次我绝对不会再把你弄丢了”

        于是两个人又抱在一起了,傅允清,笑了笑白若渠抱得很紧,生怕傅允清跑了,

        第二天,两个人换好官服,准备进宫了,在路上,傅允清跟白若渠两个人一边探讨,这时,突然冲出来了几个黑衣服,上来就开打,完全至人于死地,突然后面冲出来一大批御林军,是兰慎宇派来的,这时,曹公公来了,白若渠拉开门帘问:

        “曹公公,你们怎么来了”

        “王爷,傅大人,皇上得知你们今天会回宫,便让老奴全来护送”

        “有劳曹公公了”

        两人下了马车便马不停蹄的往御书房走过去,这时遇到了梁铭,他比较低位,便鞠躬给他们行礼:

        “见过王爷,傅大人”

        傅允清也连忙点了点头,梁铭突然就觉得事情不太好,便连忙回府了,傅允清他们赶到了御书房,:

        “臣,参加皇上”两人异口同声

        “快起来,怎么样,现在恢复得如何”

        “回皇上,已经好很多了,只是,允清,昨日才刚醒”白若渠

        “我没事,皇上,武康得百姓要紧”

        “对了,快说说看,什么情况”

        这边,舒才人遇到了梁铭,慌慌张张的,她走过去拦住了:

        “梁大人,急急忙忙的赶什么呢”

        “舒才人,老臣只是想回去行休息”

        “梁大人,脑子要聪阴点,别总被耽误了,先走了,有事随时来找本宫”

        这句话,让梁铭又像醒过来一样,便急急忙忙的赶回去,把那些账本通通销毁掉,跟那些难民一个个的

        这时,兰慎宇气的直接拍桌子:

        “岂有此理,到底是谁,如此的胆大妄为,允清,啊渠,孤现在要你们两个带一批人马前往武康,调查此事,孤不能对不起武康的百姓,”

        “臣遵旨,”异口同声

        “对了,允清,你怎么样,还可以吗,这样,曹公公去陵湛王府,把陵湛王叫过去”

        “没事,臣可以的,皇上不用太麻烦了”允清

        “好啦此事就这么定了,你们即日启程”。

        “臣告退,遵旨”

        wap.

        /110/110206/286036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