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等你一世一生在线阅读 - 第四十章 宿命

第四十章 宿命

        早上阳光阴媚,万里无云,傅允清坐着在算账,在小亭子,这时,白若渠走过来看到了傅允清刚要走过去,突然,兰慎宇突然吐血晕倒了,白若渠赶紧跑过去,

        傅允清在算账,花麒连忙跑过来:

        “不好了,,大人,大人”

        “花麒,都跟你说了,不要总是毛毛躁躁的,怎么了”

        “皇上,皇上突然吐血了,晕倒了”

        “什么!怎么会这样,走,”

        便跑过去,兰慎宇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皇后在旁边握着他的手,颖妃,纯贵妃,贤皇贵妃都来了,其他妃子在下面默默哭泣,纯贵妃很紧张,傅允清一把把她搂过来,安慰她,颖妃都不知道说什么了,傅允清一边安慰着纯贵妃,一边安慰颖妃

        这时,太医看完后,退出来了。纯贵妃赶紧问:

        “太医,皇上怎么样了”

        “回娘娘的话,皇上这是旧病复发了,这些年皇上一直都是好好的调理,这次,也不知怎的就旧病复发了”

        “来人,给本宫彻查,到底是谁,进来过皇上房间过,”

        “皇后娘娘,皇上,会没事的吧”纯贵妃

        “放心吧,会没事的,你们都回去吧,本宫来照顾皇上就行了,允清,你留下来吧”

        “是,臣遵旨”傅允清

        这时,所有人都走了,剩下傅允清跟皇后,傅允清给她倒了一杯水:

        “皇后娘娘,您先喝杯水吧”

        “允清,现在就我们两个人,本宫想让你去调查有些事情,”

        “皇后娘娘是怀疑宫里有人要谋害皇上”

        “本宫现在不能下定论,但是现在的情况都让我们觉得就是有人要对皇上下毒”

        “娘娘,臣,阴白了”

        傅允清便慢慢的走出来看到了白若渠站在门口等她,她笑着走过去,很自然挽着他的胳膊说:

        “啊渠,你还没回去吗”

        “允清,皇上怎么样了,”

        “没事,皇上现在挺好的,你刚刚怎么没有进去啊”

        “我,刚要进去,突然就有事情了,”

        “皇上,已经没事了,至于以后怎么样,还得看以后”

        “那就好,皇上只要好好的,比什么都好,”

        “那当然了,你今天怎么,感觉你怪怪的,怎么了”

        “你,今天被陵湛王带进来吗。我想说是你今天的令牌在我这里,我,我就忘记了”

        “是,今天是陵湛王送我进来的,就是因为令牌不在,你吃醋啦,”

        “吼,吼!笑死,我怎么可能,本王可是什么人啊,大度,是吧,有胸襟,是吧,怎么可能,跟你斤斤计较”

        “是吗,是吗,说得跟真的一样,你都在这里站着了,不就是想要个真相,好啦,好啦,宫里的那些,谣言乱七八糟的,就不许听,白若渠,只要你相信我就好了”

        “好啦好啦,我的错,我的错,以后我不会再乱想了,走啦,带你去吃醉吹楼的烤鸭特别特别好吃”

        “真的假的,走吧,我们去看看,我是真的要饿死了”

        两个人便走出宫了,这样子的日子也不长久了,兰慎祁刚从宫门口出去,就看到了两个人挨着手一起出去,笑嘻嘻的,他哭笑不得啊,他拿着酒壶也会自己的宫里去了,

        这时,舒才人走了出来,看着他们两个笑嘻嘻的样子,她好像知道了,难道自己真的是傅允清的替代品吗

        纯贵妃带着淳儿也走了,会到来房间里,淳儿端水盆走进来:

        “娘娘,你也累了,要不休息会吧,下等下午在出去透透气”

        “不行的,皇上此刻正处于水生火热,淳儿,你帮我带些人参给皇后娘娘,毕竟她刚生完小皇子,身体虚弱”

        “奴婢知道啦,可是娘娘您也得休息啊”

        “知道了,”

        这时,贤皇贵妃这边,她坐着仔细喝着茶,到底会是谁提前去皇上宫里下毒呢,这时,丽妃来了:

        “姐姐,姐姐!”

        “你来了”

        “姐姐,你怎么了,怎么在发呆啊”

        “今天皇上出事了,不知道是谁会对皇上下手”

        “会不会是那些人啊”

        “应该不会,碧莲还没出来,怎么可能,到底会是谁”

        “好了,姐姐,别担心了,反正她又不会伤害我们不就行了,”

        “本宫这是担心,这!”

        “哎呀姐姐,自从你生了小皇子之后,就担心这,担心哪里的,没事的,姐姐别担心”

        “你啊,还不懂,下去吧,我想休息了”

        “是,妹妹告退了”

        这时,奶娘把长浮抱了过来,便下去了,贤皇贵妃抱着说:

        “我的好孩子,你可要快快长大,为母妃争光啊,哈哈哈,母妃以后可就靠你了,哦哦哦哦哦哦”

        这时,傅允清跟白若渠两个人走在大街上,吃了好多东西,她手里拿着糖葫芦,歪着头看白若渠:

        “啊渠,你怎么老是板着脸啊”

        “有吗,嘻嘻,哪有”

        “嘻嘻嘻,多笑笑啦,虽然事情挺多的,但是,你也不要想太多了”

        “放心吧,我知道了,有你在身边,我只想你一个人”

        “噗,哈哈哈,说这种的,走吧”

        突然,他们走在路上,突然一个小孩子被三个人打倒在地上,就因为偷了馒头,傅允清连忙上去,一脚全踢倒,大喊:

        “三个大男人打一个小孩子,像什么话啊,还有没有王法了”

        “你,你,你这个哪里的野丫头啊,下手这么重,我告诉你,他偷我的馒头,”

        “就算是偷,那你何必下这么大的手啊”

        傅允清便蹲下给孩子擦擦衣服,擦擦脏东西,突然,那个男的,拿着木棍要打下去,白若渠一个翻身,把那个男的提到:

        “那你这样子算不算偷袭,我是不是也可以打你一顿啊”

        “走走,快走,”

        便灰溜溜走了,傅允清问:

        “小朋友,你家住在哪里啊,”

        “前面的巷子里”

        “来小朋友,这些馒头给你”白若渠

        “谢谢哥哥,谢谢姐姐”

        “我们送你回去吧”傅允清

        两个人便跟着他走,他走前面,他们两个在后面保护着他,突然,来到了巷子里,他们看到了很难受的一幕,是一大批难民,

        似乎是从外面进城的难民,一个个破衣破裤,大人,小孩,老人各个都有,傅允清一下子怔住了,不知道说什么了,

        这时她走过去蹲下问一个老奶奶:

        “奶奶,你们是哪里来的啊,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我们是从武康过来的,武康突发洪水,我们的家都没了”

        “可是武康,梁大人不是已经拿着赈灾物资去支援了吗,而且也很少听过你们武康突发洪水这一事”白若渠

        “这个梁大人,根本就没有,反而让我们跑出来,让我们流浪街头,让我们这些难民活不下去啊,呜呜呜”

        “婆婆,您先别哭,这样,待会我差人送点东西过来,这件事情我一定要查个清楚”白若渠

        “这个梁铭到底在做什么事,”傅允清

        这时,很多人冲进来,要杀他们所有人仿佛要掩瞒这个真相似的

        傅允清连忙跟他们打起来了,左右一人三个,白若渠一个飞腿,到下楼了很多人,这时傅允清已经打不过了,一直在后退,不小心被踢到了一脚,她连连后退,捂着提到的那个位置,半跪着,白若渠连忙冲过去,把那个人杀了,另外两个也冲过来,傅允清直接冲过去,跟他们打起来,

        突然,傅允清被一人一掌,她吐血了,一个翻身倒在地上,白若渠连忙过去,一刀干死一个人,另一个人冲过来,被白若渠一掌拍晕

        当白若渠跑过去的时候,那个人立马醒了,给了他一刀,在左边,傅允清看到了白若渠中一刀,她连忙站起来,给那个人一刀抹脖子

        她扔下刀,跑向白若渠,扶着他,她哭着喊着:

        “啊渠,啊渠,醒醒啊,啊渠,快醒醒啊,你不能有事,你一定不能有事啊,我求求你”

        “允,允,允清!你,你没事,没事就好”

        “我不要,我不要你有事,你不能扔下我的,你说过,要一直一直陪着我的,啊渠,我求求你”

        “我,咳咳,我,对不起,允,允清,你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啊”

        “你给我闭嘴,你一定要好好的,我不管,啊渠,啊渠,你醒醒啊,快醒醒啊,啊渠,”

        这时,白若渠晕了过去,小巷子里的人都死了,被那些黑衣人杀死了,她把白若渠背着一步一步挪出去了,天正渐渐的黑下来了,也下起了倾盆大雨,

        傅允清弱小的身躯拖着白若渠,更何况她也受伤了,嘴角边流着血,她已经不管不顾了,只想着白若渠,她一步一步的走着,

        这时,轰隆隆的雷声,加上大雨,哗啦啦的流着,她已经快没有力气了,但是为了白若渠,她只能硬撑着,一次摔倒,她都是让自己先摔,白若渠也没有倒下

        这时,她已经不行了,看到了兰慎祁的府,便打算走过去,这时,兰慎祁刚从马车走下来,傅允清要喊,却发现喉咙早已经干了

        还好,兰慎祁看到了,他仔细的看到了是傅允清,连忙跑过去,所有人也过去帮忙了,他一脸担心的问:

        “允清,啊渠,你们两个怎么了,谁打伤你们的,”

        “王,王,王爷,求,求求你,救救啊渠吧”

        便晕过去了,兰慎祁抱着傅允清,:

        “允清,允清你快醒醒啊,来人,来人快请于太医”。

        两个人便陷入了昏迷,状态,一晚上,兰慎祁不睡觉,他守着傅允清跟白若渠,一个是他爱的人,一个是他兄弟,他怎么样都睡不着

        wap.

        /110/110206/286035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