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等你一世一生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本身就有缘无份

第十一章 本身就有缘无份

        兰慎宇喝醉了,傅允清恍恍惚惚都拿着水端了进来,脸上都泪迹虽然干了,但是眼睛还是红肿的,一看就看得出来刚哭过,曹公公小声问:

        “傅姑姑,你这是咋了,谁欺负你了啊”

        “我没事,曹公公,您去休息吧,今晚辛苦你了,我来吧”

        “告诉公公谁欺负你啦,公公这把老骨头跟他干”

        “好啦,曹公公,我没事,真的,快去休息吧,今晚让您好好休息个够”

        “得嘞,那杂家,先走啦,你也要早点休息”

        “好,我知道啦”

        傅允清再次整理好自己的情绪,端着水走了进去,这时,兰慎宇迷迷糊糊睡着了,傅允清给他细心的擦了擦脸,手,然后看他很熟睡,就不吵他了,便蹑手蹑脚要出去了,

        这时,一双手拉住了她,把她拉进去了帘子里,兰慎宇迅速把头凑过来,这时,两个人瞬间对视了,傅允清闻了闻兰慎宇身上的味道,企图挣脱:

        “皇上,您喝多了,请您放手,您该休息了”

        “你哭过!”

        “没有,奴婢没有,你喝多了,看错了”

        “孤,每天都在看你,你开心时,孤见过,你难过时了孤看过,你哭时,孤还真没这么见过,但是,孤很确定,你现在肯定是哭过的”

        “皇上,请您放手,皇上,皇上,您该休息了”

        “你在旁边陪着孤好吗,孤不想一个人”

        “皇上,奴婢,奴婢怎么能在您的寝宫呢,奴婢惶恐,要不奴婢帮您去宣薛娘娘或者余娘娘”

        “孤说了,孤只要你,怎么,你要违抗命令”

        “皇上,您喝多了,您会,会神智不清,会,会!”

        “会什么呢,会强人所难,还是不强人所难呢”

        傅允清一直被逼,一直被逼,直接被逼到了床角,低着头,眯着眼睛,直到,兰慎宇,忍不了了,直接笑了,瞬间要笑疯了:

        “哈哈哈哈哈哈,傅允清,你怎么这么好玩啊哈哈哈”

        “皇上,您玩奴婢,皇上,您,哎呀,丢死人了”

        “哈哈哈哈哈,傅允清,孤可不是那种小人,你还真,哈哈哈哈,把孤当成了哈哈哈哈”

        傅允清,也只能跟着无奈的笑,其实她知道兰慎宇之所以故意这样子玩她,无非就是想要让她开心,因为,她已经真的很难受,当她要下来了的时候,被拉住了:

        “但是,你不能留下来陪孤嘛,孤真的不想一个人”

        “可,奴婢,不符合身份,有失您的!!”

        “哎呀,少废话,孤不管哈,反正这寝宫没有一个人,万一孤半夜出什么事了,或者突然出事了,又或者。。”

        “好好好,奴婢陪您,陪您,可以了吗,您可以睡觉了”

        于是兰慎宇闭上了眼睛,傅允清责在床边看着他睡觉,可是当她手要抽回来的时候,却发现怎么样也抽不出来了,力气太大了,于是,就迷迷糊糊睡着了,

        第二天,傅允清趴在床边,兰慎宇醒了,看到了他牵着她的手,便笑了笑,这时,曹公公进来了刚要喊,便被兰慎宇打断了,然后吩咐出去,

        兰慎宇起来了,把傅允清蹑手蹑脚的抱上去,便慢慢的盖上被子,可能是昨天她太累了

        兰慎宇吩咐他们那些,要小心翼翼的不能吵醒她,便去上朝了

        姚可心担心傅允清担心一晚上了,发现她没有回寝宫,这时,听到了有的宫女再传:

        “哎,你听说了吗,傅姑姑昨晚在灵禧宫待了一晚上”

        “哎,你说傅姑姑会不会直接变凤凰啊,说不定到时候,她就是黄贵妃娘娘呢,我们可的跟她关系好点”

        “哎,这种话可不得乱说,不过她命可真好,什么都是她的,这一眼就看出来了皇上喜欢她呢”

        “谁知道呢,好啦,我得去帮忙了,待会聊”

        这时,姚可心听到了这句话,她瞬间嫉妒上来,凭什么她得不到,凭什么每次她都吃瘪,她不服,于是,她就开始了作妖了

        这时,她刚好遇到了白若渠,边假惺惺的跑过去,然后不小心的撞到他:

        “对不起,大将军,我不是故意的”

        “你是,允清的朋友是吧”

        “是的,大将军好眼力,奴婢刚刚有急事,事关允清的,撞到了将军,将军赎罪”

        “哎,小事情,没什么事,对了你说允清的事情,允清怎么了”

        “将军不知道宫中的流言吗,允清昨晚待在灵禧宫一晚上,都没有出来过,再加上,皇上昨晚喝多了,我还真怕会”

        听到这个消息,白若渠手已经青筋暴起,完全听不下去了,只匆匆的想去找傅允清

        这时,傅允清刚睡醒,发现这不是自己的寝宫,瞬间睁开眼,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还好,还在,于是连忙穿好鞋子,跑出去了,这时所有的人都看着她笑,傅允清,都懵了,她觉得自己丢死人了,

        忽然,撞上了白若渠,两人对看了一眼,傅允清刚要走,白若渠却拉住了:

        “昨晚!你真的在灵禧宫待了一晚上吗”

        “重要吗,这好像跟您白大将军毫无关系”

        “我就问你,你喜欢皇上吗”

        “我干嘛要告诉你,那我问你,你喜欢黛杏公主吗”

        “黛杏公主啊,温柔醇厚,可爱,又善良,谁不喜欢啊”

        “你,!对啊,你说的对,那你还来问我做什么,那我也告诉你,,是!,昨晚我就是在灵禧宫待了一晚上怎么了,我就是跟皇上待在一起了”

        “你!傅允清,你真的喜欢皇上吗”

        “啊渠,你在这干嘛呢”

        这时,黛杏来了,开开心心的挽起白若渠对手,然后看向傅允清:

        “啊渠你知道吗,我太开心了,皇帝哥哥已经答应了我们两个对婚事了哈哈哈,你开心吗”

        傅允清听到后,瞬间失望了,她已经笑不出来了,她现在只能忍着,硬生生挤出笑,其实,眼泪已经在她的眼里一直在打滚:

        “哈,是吗,那真的是恭喜,黛杏公主跟未来驸马了,可喜可贺啊,奴婢先行告退,去准备了”

        “傅允清,我!”

        “哎,啊渠,我们快去看看什么良辰吉日吧”

        黛杏死活缠着白若渠,傅允清转身那一刻,眼泪直接出来了,她已经忍不住了,她怕她再忍下去了,就会直接哭出来,她找到了一个没有人的地方蹲下来,,忍不了了,抱着自己,心想:

        “一夜之间,什么都变了,白若渠,我喜欢你,我是真的很喜欢你,特别,特别,”

        这时,天空下起了大雨,她已经感觉不到冷了,只知道自己的心很痛,痛到无法呼吸,痛到自己已经没有知觉了,她想起了他们刚认识的时候

        —————回想—————

        那时候,两个人第一次见面,他的马差点撞上了她,他抱住了她

        “啊!流氓,占我便宜”

        “喂,姑娘,请你搞清楚好不好,我是在救你。”

        “救我?如果你好好骑马的话,会撞到我吗,如果你骑马慢点会撞到我吗,所以今天晚上都是你的错,道歉吧”

        “姑娘阴阴是你,走路没带耳朵吗,虽然人常说走路要带眼睛,但耳朵也要带,为什么这么多人,我偏偏撞到你呢,那就是因为你没带耳朵,所以道歉吧”

        “喂。怎么可能呢,阴阴是你……”傅允清

        这是他们第一次相遇的时候,在后来他有在寺庙里救了她

        “喂,又是你啊,你又占我便宜”

        “喂,姑娘,你好歹看清楚好不好,我是在救你,刚刚要不是我,你早死了”

        “喂什么喂啊,我有名字,我叫傅允清!你呢”

        “我叫白若渠”

        “还有你昨晚还没道歉呢,今天一起道歉吧,本姑娘就不追究了”

        “喂,两次都是我救了你,你还是还好意思,叫我给你道歉”

        她现在想到了以前的点点滴滴,她瞬间觉得自己不够勇气,如果自己在勇敢点,或许就不一样了,这时,兰慎祈拿着雨伞,安安静静的走过来给她遮住

        她抬头一看,她瞬间擦掉了眼泪:

        “参见陵湛王殿下”

        “本王很喜欢下雨天,毕竟下雨天,在你哭的时候跟你的眼泪是一起的,根本分不清自己是开心还是难过”

        “奴婢没有难受,奴婢告退了”

        “好啦,在本王面前,你还要装啊,都这样了,别逞强了,想哭就哭出来吧”

        便蹲下来,然后把她一把搂过来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傅允清刚开始是反抗的,后面就觉得自己是需要一个依靠,便紧紧抱着,哭了出来:

        “啊呜呜呜,为什么,为什么这么的难受,呜呜呜呜”

        这种撕心裂肺的哭,兰慎祈第一次见,他只能轻轻地拍她的肩膀,安慰她

        这时,白若渠已经找遍了这个宫里都找不到傅允清,他着急死了,于是,便看到了这一幕,他好像觉得是自己多余了,他现在只想要道歉,只想要安慰她,可是,他的好兄弟在傅允清的旁边,他都不知道怎么办了

        晚上,天气更冷了,这时,兰慎祈用自己的披肩给她,傅允清对他笑了笑表示感谢

        傅允清已经很虚弱了,看到了白若渠向她走过来,她连忙转身,白若渠拉住,兰慎祈便说:

        “啊渠,你要注意点,她今天已经很虚弱了”

        “我知道了!允清,我有话跟你说”

        “白将军,我们已经无话可说了,你已经有黛杏公主了,请你已经要把握好分寸”边说边甩开他的手,

        “允清!根本不是那样的,你听我跟你解释”

        “是什么样的,奴婢不在乎,你是主子,奴婢是奴婢,我们两个身份本身就不同,有些东西,本身就是有缘无份的,奴婢也不敢奢侈可以得到,奴婢告退了”

        “允清,允清”

        傅允清便走了,两个人形同陌路,兰慎祈便跟了上去,紧紧护着她

        wap.

        /110/110206/286035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