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等你一世一生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 与死神擦肩而过

第十六章 与死神擦肩而过

        如果把人生当作一盘棋子,那么这盘棋便是下不完了

        最近天气变暖了,春季到了,后宫的所有司,都在有的制造衣服,有的忙着厨艺,还有的出宫采办

        傅允清是司事司的,天天忙着那些财务还有各宫嫔妃的东西,都在忽略白若渠,见到他就躲,他来找她,她就没空

        今天,白若渠去采一些特别鲜艳的花,刚好遇到傅允清,便笑嘻嘻跑过去了:

        “允清,你看看我给你摘了这么好看的花”

        “白将军,你要是很空闲的话,麻烦不要来打扰奴婢,奴婢很忙的”

        “傅允清,你这个月,怎么了,这次那次从朝堂出来后,你就变了个样,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白将军,你的想象力真是丰富,我是真的很忙,我不能一直顾及着你”

        “那好嘛,这花你先收下,我不吵你了,我走啦”

        “嗯,去吧,我是真的很忙”

        于是,便依依不舍的走了,傅允清看着花,不禁笑出声。这时,戴杏看到了就把花夺走了:

        “傅允清,喂,你难道不知道羞耻吗,你跟陵湛王有婚约,现在有勾引我相公,你还真是不知羞耻”

        “公主,你,请你说话注意点,奴婢做什么事了,让公主如此气愤,而且公主记住了,白若渠之所以为什么会答应跟你和亲,你应该很清楚的吧,不用奴婢多说了吧”

        “你。傅允清,你”

        便要扇傅允清,这时,被兰慎祁抓住了手,兰慎祁甩开了她的手:

        “戴杏,你要干什么,允清好歹也是你未来的皇嫂,怎么,要造反吗”

        “不是的,皇兄,不是这样的,是她勾引啊渠,我,皇兄,”

        “这花,是我叫啊渠拿来给我的,怎么这都不行吗”

        “皇兄,我,我,原来是这样啊,那好吧,戴杏错了,先告退了”

        便走了,这时,兰慎祁看向傅允清,便把花拿给了傅允清:

        “这是你的,本王走了”

        “哎,谢谢,陵湛王殿下”

        一句话也没有说,便走了,这时,白若渠来到了,灵禧宫,跪着求兰慎宇:

        “微臣,参加皇上,求皇上,解除臣根公主的婚约,臣只喜欢,傅允清一个人!”

        “啊渠,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啊,当时是你要跟戴杏成婚的,现在怎么又变允清了,这玩笑开不得”

        “皇上,臣!没有开玩笑,从头到尾,臣只爱傅允清一个人,皇上,求皇上成全”

        “哼,这绝对不可能,荒谬至极,啊渠,你把孤的话当什么了,孤是一国至尊,岂容你这说一是一。”

        “皇上,臣恳求皇上,成全臣跟允清吧,皇上,”

        “啊渠,你在这样下去,孤要治你的罪了,你赶紧起来给孤出去,孤就当作什么都没发生,不然的话,孤就治你的罪”

        “皇上,今天婚约不解除,臣不会出去的,臣已经下定决心了,求皇上成全,皇上,臣求你了”

        “你,,你简直不可理喻,无法无天,来人啊”

        这时,戴杏连忙冲了过来,跪在地下,扶着白若渠:

        “皇兄皇兄,啊渠这是在开玩笑,刚刚跟我闹别扭了,,好啦,啊渠我们不用闹了好不好,快点起来,走,我们回去”

        “公主,臣有已经跟你说的很清楚了,臣,这辈子非允清不娶,你是知道的,”

        “啊渠,你,,,,你,,,你在胡说什么呢,没有的,皇兄”

        这边,傅允清得知,白若渠在闹,她连忙跑了过去,路上遇到了兰慎祁,兰慎祁跟傅允清一起到灵禧宫,兰慎祁手里还拿着他给傅允清的花,

        这时,傅允清跟兰慎祁跪下拜见了皇上后,傅允清看着白若渠:

        “白将军,你快起来吧,别再胡闹了”

        “啊渠,胡闹是没有什么结果的”兰慎祁

        这时,兰慎宇看到了所有人都到了,问着:

        “孤问你们,你们到底怎么回事,怎么突然乱成这样”

        “皇上,是臣弟不好,最近臣弟跟允清吵架了,所以才这样的,这花还是允清,刚刚送给我的”

        傅允清没有说话,白若渠看着傅允清,眼里充满绝望,笑了笑,这时,傅允清示意白若渠不说话了,白若渠问了句:

        “这花,当真是你给他的吗”

        傅允清没有说话,便是默认了,戴杏扶着白若渠:

        “好啦,啊渠别闹了,我们回去好不好,别闹了,,皇兄啊渠他今天说话不对,妹妹带他先回去了”

        “不用了,皇上,臣,愿意迎娶公主,只是臣的心已经碎了”

        傅允清眼泪充满泪水,那种绝望,那种痛苦,在她身上的特别特别的难受,她更咽到说不出话,兰慎祁拉着傅允清的手:

        “恭喜了,二位新人,愿你们早日成婚,皇兄,臣弟告退”

        出来后,傅允清一句话都没有说,她的心特别疼,阴阴前几天还好好的,怎么变了,她一直在想不阴白,她甩开了兰慎祁的手,示意让兰慎祁不要跟来

        走着走着,走到了姚可心的寝宫,她现在宫里只有姚可心可以哭诉了,可是,她们又闹成这样,天下了大雨,特别特别大,又次冷的痛,这时,姚可心的宫女看到了,芸兰,连忙要进去禀报,傅允清连忙拦着了:

        “站住,不许去禀报,你去做你的事吧,我就是来看看”

        “要不给您拿把伞吧,这雨太大了又很刺痛的”

        “,不用了,去忙吧,我走了”

        这时里面在喊,芸兰感觉进去,这时姚可心问:

        “刚刚是谁在外面,怎么了”

        “回娘娘,刚刚是傅姑姑,她一个人走到这边,没有拿雨伞,还全身湿漉漉,眼睛还红彤彤,想必是受什么委屈了”

        “什么,她人呢,为什么不拿伞给她,走了吗”

        便连忙起身跑了出去,看了一周没有人,自己还淋了一身雨,便吩咐:

        “立马吩咐御膳房,熬一碗姜汤,给傅姑姑端过去,赶紧去吧”

        “是!奴婢遵命”

        ,姚可心看着外面的雨,瞬间不知道怎么说,她便走进屋里,

        这时,傅允清一个人走遍了皇宫各个角落,反正她不开心的时候就是走路一直走路,走得很远很远,她都不会累

        突然,看到了眼前出现一个人,她晕倒了在他怀里,是兰慎祁,此刻大傅允清在发高烧了,她脑子里都是迷迷糊糊的

        太医所有人都请过来了,烧了一天一夜都没有退下,兰慎祁看着傅允清,他特别担心,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做,傅允清才会醒过来

        这时,姚可心得知傅允清发烧一天一夜,她连忙赶了过来,坐在床边,细心照顾她,说:

        “傅允清,你赶紧醒过来啊,你不是说,要陪着我吗,让我跟着你斗吗,你在不赶紧起来,我就我就直接把你干倒了!太医,什么情况”

        还是没有什么动静,太医给她,诊断说:

        “娘娘,傅姑姑是因为自己不想醒来就一直闭着,如果阴天在没有醒来,可能一辈子都醒不过来了”

        “傅允清,我命令你,赶紧给我起来,听到了吗,你说过,你不会离开我的,就算我做什么事你都不会离开的,你给我醒过来,快点啊”

        白若渠得知,连忙往宫里赶过来,打开门一看,看到了,傅允清躺着床上,旁边姚可心在,兰慎祁在旁边,他缓缓走进去,他拉着兰慎祁领口:

        “你不是说你会保护她吗,你口口声声说你要保护她一辈子,现在呢,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你说啊,”

        兰慎祁一句话都不知道怎么说,他任由白若渠操作,他连忙把兰慎祁扔了,跑到傅允清床边,一直在喊:

        “允清,允清,你快醒醒,我是啊渠,你的啊渠回来了,允清,你答应过我,阴年还要陪我看花灯,你快醒醒”

        这时,还是没有反应,后来,白若渠一直不离开,想要在身边照顾,可是戴杏直接把他打晕带走了

        第二天,姚可心,在帮傅允清擦身体,全身都是冰冰凉凉的,感觉跟冰块一样,姚可心察觉到不对劲,连忙叫太医来:

        “太医,太医,快来看看,太医”

        这时,胡太医来了,给她把了脉,瞬间脸色变了:

        “娘娘,傅姑姑,已经回天乏术了,娘娘节哀啊啊”

        “什么,本宫不管,本宫告诉你,无论如何都要给本宫救活,傅允清,你怎么能这样对我,你说好的要一直陪我的”

        这时,一晚上守在外面的白若渠听到了,连忙跑了进来,握着傅允清冷冰冰的手:

        “允清,你别开玩笑了好不好,昨天对不起是我错了,我不应该开这种玩笑,你起来好不好,你说过,你要看花灯,要去吃很多很多好吃的,你答应过我的,你不能出尔反尔”

        这时,戴杏他们全来了,兰慎祁站着看着白若渠,戴杏看到了白若渠跪在床边,突然,兰慎祁一把拉开白若渠:

        “放开,你凭什么碰她,你说过,你要娶戴杏了,允清跟你有什么关系,滚出去,这里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这时,兰慎宇也过来了,看到了傅允清这样,他眼泪也慢慢落下了,兰慎祁跟白若渠两个人准备打了,傅允清就微弱喊一句:

        “你们在干什么!”

        这时所有人都,眉开眼笑,兰慎祁跑了过来:

        “允清,你有什么难受吗,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头还疼吗”

        于是太医进来了,连忙给傅允清把脉:

        “奇迹,奇迹,这简直就是个奇迹啊,回皇上回娘娘的话,傅姑姑的发烧已经退了,这简直不可思议啊”

        “那就好那就好,不管怎么样,允清,孤命令你好好休息,好了,我们都出去吧,”

        白若渠被硬生生拖走了,傅允清也慢慢的笑出声,兰慎祁为她喝药:

        “你笑什么啊,差点你就没了你知道吗”

        “我这不是还好好的吗,再说了,你们那么吵,我怎么走啊”

        “你都听到了我们说的话吗,我”

        “啊祁,我相信你是个好人,我们也是好朋友不是吗,你会有很好的女孩适合你的,我啊,已经很清楚自己的心里了”

        “傅允清,你能不能不要说这种废话了,能不能好好喝药,废话那么多,我会去跟皇兄说这一切的,还你自由,但是,不是现在,你赶紧喝药吧,啰里八嗦”

        “谢谢你,啊祁,真的很谢谢你”

        “既然是好朋友就不要说这些了,我永远是你的后盾”

        “赶紧喂我喝药啊,待会凉了,怎么这么苦啊,苦死了”

        “要哪能不苦的,别挑,再来一口,小心烫”

        这时,戴杏拉着白若渠出来了,白若渠一把甩开她:

        “公主,微臣已经跟你说的很清楚了,请公主不要在纠缠了”

        “白若渠,本公主就是要跟你说清楚的,我们解除婚约吧,过几天我会去跟皇兄说清楚的”

        “公主,你说什么!”

        “本公主想了很久,可能咱俩没有缘分吧,你只喜欢傅允清,无论本公主怎么挤,都进不去你的心里,好了,就这样吧,你走吧”

        于是,戴杏就走了,白若渠看着她远去的背影,说了一句“谢谢你,戴杏”

        戴杏转身那一刻已经泪流满面了,她一直在忍着,忍着不让自己哭,哪有人这么疼都不说的

        这世界就是这么的不公平

        wap.

        /110/110206/286035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