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等你一世一生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 天黑了,起风了

第二十九章 天黑了,起风了

        姚可心的产期到了,宫里所有人忙来忙去的,毕竟这是皇上登基以来的第一个皇子,接生姑姑都进宫来待产了所有人不敢懈怠

        傅允清检查棉被,检查剪刀,检查吃的喝的,一批又一批,她都不知道自己检查几遍了

        姚可心走过来:

        “允清!你都检查这么多遍了,还在检查”

        “这是你第一次生产,再加上你这个孩子是皇上登基以来第一个孩子,压力特别大,您好好去休息吧”

        “本宫特别紧张,还有三天就到了,怎么办”

        “没事的,放心吧,有本宫跟傅大人在,皇子一定会平平安安出来的,”皇后娘娘

        “臣,臣妾参加皇后娘娘”两人异口同声

        “起来吧,不用多礼”皇后娘娘

        “是啊,有皇后娘娘在,一定会平平安安的”傅允清

        “臣妾多谢皇后娘娘”

        “你好好休息吧,别乱动了,荞姑姑多年在本宫身边伺候,再加上,青儿也在,我放心了,荞姑姑务必要照顾好姚皇贵妃”

        “是,奴婢遵命”

        “好了,本宫回去了”

        “恭送皇后娘娘”

        这时,到了晚上,傅允清一个人走在宫里,慧裎皇贵妃看到后立马过去,傅允清:

        “臣参加慧裎皇贵妃”

        “起来吧,”

        “谢皇贵妃”

        “你陪本宫走走吧”

        “臣遵命”

        “你知道吗,本宫特别羡慕你,有着干干净净的小手,”

        “娘娘也是干干净净的,只是不想做干净的事情罢了”

        “哼,谁不想干干净净,只是在这个宫里根本不能干净的,傅允清,你可能不懂,”

        “娘娘,臣是不懂,但是臣已经看得清楚,还有,娘娘您也早点回去休息吧,您还怀着龙胎呢,”

        “本宫跟你还真是浪费时间,你说的对,你是已经看得很清楚了,但是你不也成为了你不想成为的那种人,不是吗,哈哈哈哈,柔儿,我们走”

        便走了,傅允清战战兢兢的坐在石梯上,她慢慢的看着天上,嘴里念着:

        “啊渠你会怪我吗,怪我变这样吗”

        很快,姚可心产期到了,接生姑姑已经进去了,里面传来了,姚可心的哭喊声,傅允清连忙闯进去:

        “可心,可心!”

        “啊!啊!啊!允清,好痛啊真的好痛啊!我不要生了,”

        “可心,你再忍忍,很快便好了,加油,快了快了,可心”

        “允清,允允清,我要是死了,你,你一定要照顾好我的孩子啊啊,啊!啊!”

        “别胡说,可心,你一定会好好的,不许胡说,荞姑姑,怎么样,怎么还没出来”

        “不好了,小皇子,脚怎么先出来了,快,快给娘娘转胎位,快快快”

        便手忙脚乱的,姚可心已经要疼死了,外面的皇后跟兰慎宇都担惊受怕的,皇后:

        “皇上,要不您先去阁楼休息一下,天气太冷了,臣妾陪着就行了”

        “行,你也要注意点”

        “臣妾知道了,青儿我们进去吧”

        “娘娘,产房血腥啊”门外的公公

        “让开,本宫要陪着姚娘娘”

        “是,”

        一进去,便看到了傅允清陪着,皇后连忙走上去:

        “可心,可心,没事的啊,皇上已经来了,会没事的”

        “皇后娘娘,臣妾好痛啊,娘娘”

        “再忍忍,娘娘会没事的”傅允清

        已经生了快一天了,终于,到傍晚的时候,一声婴儿的哭啼声落下来,“哇哇,哇哇”

        接生姑姑,连忙出去报喜:

        “哎呦,恭喜皇上,喜得麟儿啊。是个白白胖胖的小皇子啊”

        所有人都放下心来,傅允清给姚可心擦擦汗,皇后便端来药,姚可心已经很虚弱了,兰慎宇得知便急急忙忙跑进来,看着自己的儿子,长得像自己,他便小心翼翼都抱起来:

        “姚贵妃你辛苦了,来人册封姚氏位皇贵妃,德号,纯皇贵妃,”

        “臣妾,臣妾多谢皇上”

        “你快躺下休息吧,辛苦了,生了一天,给孤生了一个好儿子啊”

        “是啊,恭喜纯皇贵妃娘娘”傅允清

        “这个孩子,是孤登基以来第一个孩子,便取名为,兰慎长瑞”

        “臣妾多谢皇上。赐名”

        “躺着好好休息吧,这是孤的大皇子长瑞”

        另一边,慧裎得知姚可心生了皇子,自己气的掀翻桌子,柔儿:

        “娘娘,您注意点啊,小心身子啊,小皇子可不能受这个气啊”

        “哼,这个小贱人,居然生了皇子,贱人”

        “娘娘,您放心吧,您也一定会是皇子的”

        “本宫,一定不会输的”

        傅允清完成了自己该做的事情了,她也该启程了,皇后对这些妃子还是挺好的,傅允清也放心

        第二天,傅允清端着药来找纯皇贵妃:

        “臣参加,纯皇贵妃”

        “允清?快起来吧,怎么了,这么早过来”

        “娘娘,臣来给娘娘别行的,”

        “允清,白将军已经死了。你现在过去也没什么用,反而还有危险”

        “娘娘,臣心意已决,您不用劝了,臣一定要去看看,哪怕是尸体,我都要看到”

        “你还是怎么倔强,本宫也留不住你,那你要照顾好自己,平安回来”

        “放心吧,我会的,大皇子,臣会早点回来的,臣告退了”

        便出来了,骑着马走出来宫门口,她已经来不及跟她姐姐告别了,穿着白色的流苏裙,梳着平常老百姓的头发,带着紫色簪流苏,离开了宫门口,花麒,也跑了出来:

        “大人,大人,奴婢也要去,大人,驾!驾!”

        也追上去了,这时,兰慎祁端着药走进来,却发现桌子上只有一封信:

        “我已经离开了皇宫,不久便回来”

        “允清!允清,来人,来人”

        “参加陵湛王”婢女

        “本王问你,你们大人呢”

        “大人,大人一早就出去了。去哪,奴婢不知啊,只是去了一趟,皇上那儿”

        “皇兄?”

        便跑了过去这时,兰慎宇坐在整理奏折,兰慎祁走进来:

        “参加皇兄”

        “起来吧,你是为了,允清吗”

        “皇兄,允清,去哪里了,为什么人不见了,您还放她走了”

        “她去西域了,”

        “什么,皇兄,臣弟,也要去,不能让允清一个人有危险,”

        “你简直就是在胡闹,你是什么身份,你去西域,出了事怎么办”

        “皇兄,臣弟这辈子,如果没允清,估计也不会撑到现在的,求皇兄成全!”

        “你这孩子,孤说了不会同意,就是不会同意,来人,把陵湛王带下去,”

        “皇兄,臣弟求你了,皇兄皇兄,放开我放开我”

        来到了西域的傅允清她已经换了一身衣服,今天是紫色的衣服,旁边的花麒也穿着白色的素衣服,两个人走在街上,这里的人跟大离的完全不一样,人们都穿着流苏的衣服,把头发完完全全盘起来的,只有姑娘才放着

        两个人来到了客栈,已经走了一天,花麒早就没有力气了,傅允清便让她上去休息,自己一个人还在逛

        这时,她走在街上,看到了花灯,突然,一个声音:

        “允清?”钟鼎

        “你是,吼,钟大哥!!!”

        “看来你还是记得我的,都这么久没有见了,你还记得我”

        “当然记得了,钟大哥,好巧,这都能遇到你”

        “当时我我就说了,我们一定会,后会有期的”

        “好久不见了,钟大哥”

        “你什么时候来的,都没有联系我,怎么突然来的好歹我也尽尽地主之谊,”

        “我刚到,我是来寻人的,是我的爱人,虽然,他在战场上不见了,他们都断定他死了,但是我不信,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我一定要找到他”

        “原来如此,那你现在在住哪里,如果可以的话,来我家做客也是可以的,当年要是没有你,我可能已经坐牢了,或者被人轮棍打死了”

        “善恶终有头,不会的,我住在客栈,很完全,放心吧,就不麻烦了,前面那家就是了”

        “你,找人,需要我帮忙吗,至少我还是个商人,还是可以帮到你的”

        “那就谢谢钟大哥了”

        于是,傅允清便回客栈了拿了一张画像给钟鼎,这边,白若渠坐在椅子上一直在发呆,千千婕走过来:

        “天麒,你干什么呢,坐在这儿,不冷吗”

        “我到底是谁,公主,请你告诉我”

        “你真的很想知道吗,那我老实告诉你,你是我的驸马,你叫天麒,阴白了吗”

        “你说什么,为什么,我脑袋里什么都不记得了,为什么一段空白,为什么”

        “你受伤了,是我救了你,所以不记得也正常”

        “真的是这样吗”

        “当然啦,我很喜欢你的脸,我的驸马,下个月我们就要完婚了,父王已经给我们准备好了”

        “嗯”

        就这样淡淡回一句,千千婕也就没有再说什么,白若渠换好了衣服,换了一身黑色的衣服,头发全部盘起来,便出宫了,外面特别热闹,

        这时傅允清趴在窗户旁边看着外面热闹的街道,突然,看到了相似一个白若渠的人走过去,她眼睛立马亮了,跑下去,

        可是找了一圈,什么都没有,她大喊:

        “啊渠!白若渠!你在哪,啊渠!啊渠,是你,一定是你,啊渠,啊”

        失望了,找不到了,她再一次的特别失望,走到小河边坐着,看到了很多人在放花灯,此刻白若渠就站在她后面的围栏上,她只要一转头就看到了,可惜她没有,他只要下来就看到了,可他也没有

        两个人就这么错过了,看着这河灯,傅允清说了一句: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突然,在围栏后面,一个声音响起,两人仅隔一到屏风吧,白若渠对上了这首诗,傅允清转过头看去,她说:

        “公子,也会这首诗啊”

        “这首诗是在思念对方,敢问姑娘可是在找心上人”

        “找啊,可是,又找不到,阴阴怕失望,可总是给自己期望,”

        “有了期望,还怕失望吗,而且上天永远不会亏待任何一个幸运的人”

        便走了,傅允清还没反应过来是人就走了,她推开屏风一个人都没有,她又一次失望了,她在河边又看向了河:。

        “啊渠天黑了,起风了”

        wap.

        /110/110206/286035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