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等你一世一生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 惊悚的一晚上

第三十七章 惊悚的一晚上

        傅允清得知颖妃哭了,还很伤心,便连忙赶过去,看到了姚可心坐在旁边,傅允清放下汤药:

        “臣,参见两位娘娘”

        “允清,你来了,”姚可心

        “允清!你怎么来了,”颖妃

        “臣怎么能出去呢,您哭的这么伤心,臣当然得来安慰您了,娘娘,您怎么了,”

        “好啦,允清,走吧,我们先回去,让她好好休息”

        “可是。。。娘娘,她,”

        便被带出去了,傅允清还是一脸蒙蔽,不知道发生什么了,一路上,姚可心跟她说了很多,很多经过,缘由跟事情的起始点,

        这时,舒才人被打的满脸的红肿,她坐在镜子面前,发呆看着自己,为什么自己这么没有用,委屈的眼泪一直哗哗留下来,为什么,为什么,每次都是自己受伤,是自己的错,自己每次都是最懦弱的

        她发誓,一定要让自己变得不一样,让自己收心,变得更厉害,可以保护身边的人

        新年很快就要到了,傅允清也才办的差不多了,她看着满宫里的喜庆,自己不由自主的开心,可是,好久都没有见到姐姐跟父亲了,难免想家,自从回来以后就没空出宫,去看看自己的侄儿

        白若渠一直在宫外,都没有进宫来找她,她都就点失望了,都好久没有看到了,她特别特别想他

        今天,傅允清出门了,看到了舒才人不一样了,换了一身特别鲜艳的衣服,梳着最艳的妆容,傅允清走过去:

        “臣,参见舒才人”

        “起来吧,”

        “谢舒才人,舒才人,你脸怎么红彤彤的,怎么了”

        “没事,天气太燥热了,本宫很累,便出来透透气而已,你去忙吧”

        “是,臣告退了”

        花麒忙了一早的,都没有见到她人,这时,兰慎祁来找余少时,他一直在跟小烨荣玩,只是偶尔犯犯病,吃药,此刻他的身体已经很虚了,只是还可以撑着,

        余少时走过来:

        “啊祁,你确定没事吗,要不我请大夫给你看看”

        “得了吧,我都好了还看,别看了啊,我先回去了,宫里应该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

        “行,那我就不留了,路上小心点”

        “知道了,啰啰嗦嗦的”便走了

        很快新年到来了,宫里所有人提前都换新衣服,是红彤彤的,特别喜庆,傅允清也换了她是换深红褐色的衣服,头发盘起来的,看着特别有气质

        傅允清端着衣服来找姚可心,是一件非常好看的紫红色的衣服,还配点流苏,她走进来:

        “臣参见纯贵妃娘娘”

        “允清!快起来,你还亲自给本宫送衣服过来啊”

        “当然了,娘娘的衣服,臣肯定得精挑细选,呀,小皇子今天也抱出来了,好可爱啊,”一直在挑逗他

        “喜欢啊,喜欢就赶紧去生一个呗,你跟白王爷也该成婚了”

        “哎呀,说什么呢,真是的,衣服怎么样喜欢吗”

        “特别喜欢,说真的,这也没什么的,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不都理所应当嘛”

        “是是,是,您说的对,臣先告退了,小皇子好像困了,”

        “切,乱说,咳咳咳”

        “哎,可心,你怎么了,没事吧,怎么咳起来了,传太医了吗”

        “好啦好啦本宫没事,瞧给你们紧张的,不就是小风寒,没事的”

        “那就好那就好,待会花麒会端药过来,记得喝”

        “知道了,凶巴巴的,快去吧”

        “我走啦,走啦”

        姚可心看着傅允清的背影不禁的想哭,这时,白若渠来了,看到了傅允清一个人坐在湖边的小亭子旁边,便走过去,捂着她的眼睛:

        “猜猜我是谁”

        “,当然了一个大笨蛋!”

        “你怎么能骂自己的夫君呢”

        “你这几天怎么都不在,我还以为你失踪呢,”

        “这几天,除夕到了,我忙得都忘记了,抱歉,都没有来看你”

        “说什么呢,你在忙,我也在吗,我也忽略你了,抱歉,”

        “好啦,好啦,这么谦让干嘛呢,哈哈哈哈,今天月亮可真圆,特别,好看,跟你一样好看!”

        “油嘴滑舌的,对了,紫薇花查的怎么样了,还是没有进展吗,”

        “叶风我已经吩咐他去西域了,顺便也查查那个碧莲到底搞什么名堂,然后一网打尽,刚刚收到了一封信,是叶风寄来的,说,英狮王,已经病入膏肓了,怕撑不住了,听说碧莲跟那个英狮王的弟弟,狼狈为奸,居然要独占这个西域”

        “什么!这个碧莲当时我真应该不能放过她,没想到她野心居然这么大,那可怎么办,”

        “西域是他们那边事情,我们大离无权参问的,只能祈求上天可以对西域好点”

        “但愿如此吧!”白若渠便捂住了傅允清的手,却发现很凉:

        “怎么回事,手怎么这么凉,”

        “我没事,可能是天气的原因吧”

        白若渠脱下披襟给她披上了,捂着她:

        “以后可不许穿这么少,冻坏怎么办,”

        “遵命,王爷”

        两人便抱在一起看着这湖中美景,傅允清想让时间就停在这一刻便行了,

        这时,纯贵妃看着大皇子睡觉,突然,大皇子气息特别弱,她听着觉得不对劲,便摇摇不醒,她慌乱,这时,颖妃来了,连忙叫人去叫太医

        这时,所有太医都过去那边了,兰慎宇跟薛雪两个人还打算要休息了,也被吵醒了,这几天兰慎宇特别宠薛雪,天天宣她

        也匆匆忙忙赶来了,皇后本来也要来的,却被兰慎宇下旨不允许来,毕竟快要临盆了,傅允清比较先到,白若渠也来了,一进去,太医在看大皇子,姚可心坐在外面,特别特别的担心,泪流满面,傅允清走过去扶着她:

        “可心,可心,没事的没事的,别担心”

        “允清。允清!怎么办,瑞儿是我的命,我不能没有他啊”

        “没事的,别担心,可心,”

        “是啊,小皇子不会有事的,姐姐别担心了”颖妃

        这时,兰慎宇来了,贤皇贵妃也来了,傅允清跟白若渠行礼:

        “臣,参见皇上,参见贤皇贵妃”所有人异口同声

        “起来吧,瑞儿怎么样了,”兰慎宇

        “臣回禀皇上,小皇子乃是,服用了夏枯草的药物,这夏枯草与小皇子也是相生相克的,而且夏枯草本来宫里也没怎么有的,这怎么出现了”于太医

        “皇上,有人要害我们的孩子,皇上,求求你,一定不能放过那个人”姚可心

        “爱妃爱妃,快起来快起来,这件事一定要好好的查清楚,居然胆敢谋害皇子,啊渠,这件事就交给你了,务必找出来”兰慎宇

        “臣?皇上您确定吗”

        “孤,最相信的就是你了,宫里的人仍你差遣,务必找出来”

        “臣,遵旨,”白若渠

        “允清,你也去帮忙,你们两夫妻是孤最相信的人”

        “是,臣知道啦”

        “小皇子现在怎么样了”兰慎宇

        “皇上,臣已经给小皇子施针了,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了”于太医

        “那就好,皇上,小皇子洪福齐天,一定会平平安安的”贤皇贵妃

        “是啊,皇上,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人居然敢毒害,,大皇子,真是熊心豹子胆”颖妃便一脸冷漠带着笑看着贤皇贵妃

        “爱妃,你也别多想了,好好休息,你也累了一晚上了,瑞儿一定会平安没事的”兰慎宇

        “臣妾知道了,皇上,你也去休息吧,免得伤了龙体”姚可心

        “好,曹公公,今晚孤去书房去吧,贤爱妃,你回去吧”

        “是,臣妾知道了”贤皇贵妃

        “臣妾,恭送皇上,臣恭送皇上”所有人异口同声

        便纷纷散场,傅允清一直要陪着姚可心,却被姚可心叫回去了,颖妃,也打算留下,也被赶出去了,所有人都纷纷回去了

        回到宫里的薛雪气的砸杯子,翻桌子:

        “这个丽妃,本宫让她安分守己,她不听,偏偏要搞出这种事,气死本宫了”

        “娘娘,娘娘息怒,娘娘,万一这件事不是丽妃娘娘做的呢”

        “这种事除了丽妃还有谁会做这种事情,害本宫又被皇上送回来了,”

        “娘娘,您消消气,有什么事明天再问,再来处理”

        第二天,皇后找来了,颖妃,问了昨晚的事情:

        “颖妃,快说说怎么样了,昨晚,皇上下旨不让本宫过去,”

        “娘娘请放心,小皇子已经没事了,只是这个幕后黑手还没找到,”

        “到底是何人,居然敢暗算皇子,”

        “娘娘,您别动气,您现在怀有身孕,理应好好养胎,剩下的事情臣妾来做就行了”

        “本宫没事,只是这个小家伙,天天闹腾,闹得本宫很不舒服”

        “这个小家伙啊,真不老实,要乖乖的,小家伙,好了,皇后娘娘,臣妾要去看看药怎么样了,便先告退了”

        “去吧,荞嬷嬷,去送送”

        傅允清一直在想,到底会是谁,但是想来想去都是贤皇贵妃,可是她昨晚来了也是很震惊,这不像她

        花麒端着要走进来了:

        “大人,该喝药了,您怎么了,一直在发呆”

        “贤皇贵妃娘娘,你说有没有可能”

        “可是,皇贵妃娘娘,自己也生了一个小皇子,她也不缺,怎么可能”

        “是啊,所以到底是谁,从何开始问起”

        “大人,不是还有白王爷嘛,您就放松放松,白王爷也是可以的”

        “你这个小丫头,古灵精怪,待会我会出宫一趟,你要陪我吗”

        “当然了,奴婢这就去收拾”

        “慢点慢点”

        便笑笑摇摇头,这时,薛皇贵妃很气,便叫来了丽妃:

        “姐姐,怎么了”丽妃

        “你说呢,昨晚你干什么了”

        “姐姐,您这话什么意思,妹妹听不懂”

        “本宫问你纯贵妃是你做的吗”

        “姐姐,不是我,这件事,真的不是我,我从来就不知道,再说了,我这几天一直在刺绣,怎么可能做这种事,”

        “是啊,娘娘,我们家姐姐不可能做这种事的”小蝶

        “本宫跟你说过,绝对不能自作主张,本宫希望你牢牢记住了,下去吧”

        便走了,薛雪想了很久到底是谁,她自己有没有很清楚,到底是谁

        傅允清端着一些补品来找傅允柔,好久没见了,一进门,已经小孩子被抱着哄来哄去,她笑嘻嘻:

        “姐姐,姐夫”

        “允清!”傅允柔

        “小允清来了”余少时

        “姐姐,姐夫,我来了,这几天我都忙得忘记了,我很早就回来了,花麒,月和你们这些拿下去吧”

        “是,傅大人,大人”月和花麒

        “允清,你怎么瘦成这样,是没有休息好吗,”

        “姐姐,我没事,我这不挺好的吗”

        “这个就是小烨荣吧,好可爱啊,笑笑哈哈哈哈,太可爱了”

        “你个臭丫头终于回来了,想死我了,”

        “允柔担心得都睡不着,整天担心这”余少时

        “好啦好啦,今天中午我就在这边蹭饭吧”

        “等一下,那我就不用嘛”

        白若渠和兰慎祁从大门走进来,开玩笑的问道,傅允柔捂着笑:

        “你们两个夫妻是说好的嘛”

        “你们怎么了啦”傅允清

        “来找娘子啊,姐姐姐夫一个不介意吧”白若渠

        “就是啊,请一个肯定得请两个吧,不然的话太没意思了吧”兰慎祁

        “欢迎欢迎,来吧来吧,今天热热闹闹一场,好久没有这么热闹了,哈哈哈哈哈”

        三个男人就是一台戏,为在书房里,商讨昨晚的事情,兰慎宇吩咐他们要找出来黑手,可是,药是宫外,就得从宫外开始

        “今天我在所有人的店铺找到了夏枯草,也是这家买进宫里的”兰慎祁

        “果然是宫里的人,”白若渠

        “贤皇贵妃,有没有可能性”

        “她,虽然狠毒,但是她昨晚进来也是很吃惊,她不是黑手,但是她可能知道谁是幕后黑手”

        转过来,傅允清在跟傅允柔聊天,傅允柔问:

        “小皇子现在可没事了”

        “放心吧,太医来得及时没事了,只是不知道到底是谁做的”

        “一定要快点找出来才行,不然的话,会有很多人遭殃的”。

        “是啊,但愿如此吧”

        wap.

        /110/110206/286035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