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四合院:开局揭露秦淮茹真面目在线阅读 - 第131章 气死人的保安(求支持)

第131章 气死人的保安(求支持)

        秦淮茹焦急得满头大汗,明显像是遇到了突发事件,边原地踱步,手舞足蹈似乎感受到来自内心那份煎熬。

        谁知眼前的保安大爷压根就不买账,一手推开她,怒吼“混蛋!你是贾经理母亲的话,我就是她爷爷,快滚开!

        哼!这里是高档酒楼,要是再不走人的话,别怪我棍下不留人。”举起短棍装模作样,也足够让眼前寡妇吃一壶。

        秦淮茹可不干,竭声底理大喊。

        “小当呐,快来救我啊,保安要打人啦!”边喊边拉扯推诿,虽说平时干习惯了家务活,可面对魁梧粗壮的男人,还是无力还手之力,不到三两下手势就被推到马路边。

        斜系着纽扣被扯掉落在地上,满脸委屈,虽说没伤害重要部位,可如此一来受到惊吓,泪流满脸,浑身颤抖,从未受到这种凌辱,想死的份也有。

        原以为是自己打扮的问题,“人靠衣装,物靠金装,”

        “保安大哥,我真是你们贾经理的妈妈,之前还来过宴席,还记得不?穿红色裙子的捏,有印象不?

        当时还跟个小胡子中年人坐在一块的捏,长得高高大大英俊潇洒,还和你们的董事长猜拳喝酒呢....”

        边说边脱掉花纹外套,看起来情绪有点激动,仿佛这种算是自己最无奈的反击,露出白色打底衣,显得小清新,又把发簪放了下,左右摇摆了几次长发。

        秦淮茹试图尽努力复原当天宴席的打扮,以此来获得认同放自己进去,到了这个地步明显是真的有急事。

        要知道那个年代通讯不太发达,固化电话时常打不通,还得靠接线,不是每个人都打得起。

        人沦落到如此境况,可见她是真的急了,汗水与泪水交积在一块,寡妇是个承受能力强的人,多年的困境炼造这身本领,却连一个小小门口都闯不进去,听起来有点可悲。

        保安见此摸了摸头,看眼前人,确实有几分相似,记忆印象正在搜索中,接近六十的大爷,脑袋确实有点迟延。

        “哎呦!记起来了,你就是那个跟董事长猜拳喝酒的寡妇对吧?”拍大腿惊叫出来,另外一只手仍然紧握棍子,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这下秦淮茹看见对方终于能认出来自己来,人开始松了口气,差点瘫在地上。

        “对对对,我就是秦淮茹,当初跟你们董事长喝酒的哪位,”狠狠捏了把汗水,弯腰双手搭在膝盖上,见此才穿上衣衫。

        趁着对方有意无意盯着偷看时,扭脸嘴里嘀咕了句。

        “去你大爷的寡妇,没名字让你喊嘛,说这么就才把我给认出来。”嘴里可骂得狠毒,一股坛子骚味,关键没人看得出来。

        不得不说秦淮茹天生丽质,生了三个孩子,懂保养,无论咋样打扮看上去都顶多30多岁出头,早把眼前的保安大爷迷得神魂颠倒,垂涎三千,要不是光天化日之下,估计还真会发生意外。

        “大爷,擦擦你的口水吧,别现丢脸去了,年纪这么大嘴还这么馋,就不劳烦你,抽根烟歇歇,

        我现在进去找女儿谈点事就走人,里面电话也打不通捏,”披上花纹棉袄,递上小手帕,转身就要走进酒楼。

        保安刚接过小手帕擦了擦嘴角,捂鼻嘴,深深呼吸过口气,满脸痴迷的表情,伸手紧握棍子的左手,露出贱贱的笑容。

        “寡妇秦淮茹嘛,我知道,说的就是不让你进去酒楼,昨天董事长下了命令,特别叮嘱不让你进去,

        我也是个打工上班的,希望你不要难为我捏,

        你人不错,看在这小手帕的份上,劝你不要跟董事长作对,否则咋死也不会知道。”

        明显感到前半句十分客气,后半句威胁意味浓厚,甚至远远超越了简单的保安与路人的关系。

        反而更像是浓浓生命威胁,这模样看起来就不只是进不进去的意思。

        秦淮茹一个社会人精,顿悟过来,嘴角微微扬起,抹过眼角的泪水,人终于开始显得清醒。

        “得了,不用说,我都明白,这是娄晓娥个人的意思,让我的女儿在这里当经理上班,就是不让当母亲的进去,这事啥都说得清楚,”翘手挺直腰杆,头发一甩,瞪大眼露出真面目。

        咬了咬压根,狠狠说道“那也拜托你传个话儿,

        娄晓娥你等着瞧,我秦淮茹绝对不会罢休,你在背后做过的那些可耻的事情,一定会加倍奉还!

        哼!手帕就留着给你孤芳自赏吧,真丢脸!”

        秦淮茹丢下这句,推着自行车走人,朝着医院方向飞奔。

        到这里总算是看明白了,最近为啥老发生这么多奇奇怪怪的事情,原来始终跟娄晓娥撇清不了关系。

        原以为之前在大厅里自己的让步,不再接近傻柱为代价,就会了结恩怨,至少能让女儿贾当如愿以偿得到一份管理岗位。

        没想到现在的结局还成了这样的困境,想到这里压根就是自己在犯贱,竟然会相信一个唯利是图的商人嘴里说出的鬼话。

        “我秦淮茹忽悠人就多,没想到这次还竟然被这婊子给骗了,看来我比傻柱还要傻,

        啊!啊!气死人啦!”边踩车,边大声呐喊。

        或许只有这样才能发泄心中委屈,引来路人奇怪的目光,当然寡妇秦淮茹才不会在意这些,真正关心的是自己和家人的利益正在受到威胁才是最重要。

        实际上嘛,踩单车走人只是虚招,暗地里拐了个弯,抄小路从胡同走到龙凤酒楼的后门,左顾右盼见没人,马上紧缩身体沿着墙边闪了进去,嘴角微微扬起。

        “切!想不到门口的老色批,连我牺牲色相都进不去,非得逼我秦淮茹用这种下三流的手段,

        虽然不太光明磊落,还不是一样成功闯进来,老狗皮子嘛,小心有日我不宰了你,就枉为秦淮茹。”骂骂咧咧闪进去也算是没谁。

        要知道随着龙凤酒楼知名度在京城提升,出入的食客身份也随之越来越高端,毫不夸张地说是非富则贵一点不为过。

        管理水平也随之提高,正门口早已贴着公告:衣冠不整恕不接待。

        刚才发生在大门口那幕,光是凭着秦淮茹这身打扮也就不能进去,生怕会影响到生意,保安施加阻止也是情理中的事情。

        /89/89901/209924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