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等你一世一生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六章 宫里出事了

第四十六章 宫里出事了

        这时,梁铭发现了梁云凛旁边的傅允清不见了,他慌乱,连忙返回去书房,白若渠往后溜了,给兰慎祈一个眼神,他阴白了,他拿着酒杯走过去:

        “梁大人。你这是要去哪”

        “殿下,臣想回去休息下啊,哈哈哈喝多了,待会马上来陪殿下”

        “哎,等会,再喝一杯吧,本殿下心情好,特别想多喝”

        “是是是,”

        于是,就被拉下喝酒了,这时,傅允清一直找不到,烦的要死,突然有人来了,她躲起来,也是偷偷的那种,她以为是别人来偷,她便出去然后打了起来,

        这时,白若渠拉住她的手:

        “允清,是我”

        “啊渠,你怎么来啦”

        “我不放心你,找到了吗”

        “这个死老头,藏这么深,哪里都看不到”

        “别急,”

        这时,白若渠看到了一幅画,有点古怪,没有笔墨而且几个点,再加上墨水

        他走过去,把那幅画移一下,结果后面就出来了一个暗格,他伸进去,拿到了账本,傅允清笑了笑:

        “原来在这里。找到了”

        “太好了。走”

        于是。便赶紧走了偷偷摸摸往后走。

        梁铭立马返回来。他伸手进去。发现账本丢了。他又不能阴目张胆的出去说,只能派死士出去找

        傅允清回到宴席,她跟梁云凛说:

        “梁公子,我身体不舒服,我先回去了”

        “怎么了,没事吧,我送你回去”

        “不用啦,我没事,我先回去了”

        “等一下,”

        于是,拿着一大袋水果递给她:

        “这些,都是新鲜的,我叫阿福他们去拿,待会回去要是饿了吃点”

        这一刻,傅允清发现自己好像很罪恶,好像做错事了

        这时,她刚出去,不一会儿,路上就遇到了一排死士,:

        “识相,把账本叫出来,”

        “我就知道,那个狗官,还是会派人来的,想要账本,有本事来拿啊”

        于是,就打起来了,花麒早就回去通知白若渠了。白若渠看到了花麒。他很慌张:

        “花麒出什么事了你怎么跑过来了”

        “将军。大人。大人被围住了。快去救她吧”

        白若渠已经忍不住了。拿着剑冲出去,叫了一大堆人马,然后气势汹汹的过去了

        傅允清已经被砍了两刀了,一刀在胳膊,一刀在腿上

        她整个人用剑撑着半跪在地上,那个领头说:

        “你还真是我第一个见过这么强硬的女人,加入我们吧,我还可以饶你不死,顺便还给你荣华富贵”

        “呸!你们就是那个狗官的走狗,谁要跟你们狼狈为奸,我今天,我今天就是死在这里,我也绝对不会把账本给你们的,来啊,我看谁要死,上来啊”

        周围已经死了好几个死士,她的脸都是血,但是特别的坚定,

        那个领头的挥了挥手,所有人一起上了,傅允清一个后空翻,拿着剑又杀了两个人,

        突然,她被打倒在地上,那个领头拿着刀走了过去,一步一步的逼向她,她已经闭着眼睛等死了

        这时,一把剑冲着那个死士来,差点就杀了他,

        是白若渠!!!!

        他骑着马,“驾!驾!所有人,杀!”

        傅允清转头看到他,热泪盈眶,每次都是自己要死了,他来啦,

        白若渠赶紧跳下马,把她扶着问她:

        “怎么样,没事吧”

        “我没事,你来的真及时”

        “对不起,让你受伤了,都给本将军拿下”

        半夜,梁铭偷偷的拿着金银财宝离开了,

        第二天,傅允清换好衣官服,来到了梁府,把整个梁府都围起来了

        梁云凛看到了傅允清来了特别开心,可是突然,围起来,他很疑惑:

        “允清,你来啦,这是做什么”

        “梁公子,你该问你的父亲做了什么”

        这句话,梁云凛懂了,原来他父亲做的事情,大家都知道,

        这时,白若渠从后门进来,对着傅允清说:

        “人跑了,昨晚啊祈还被下迷药了,现在还没醒过来”

        “什么,梁云凛你应该知道你父亲做了什么事,快说你父亲去哪里了”

        “原来,你一直处心积虑的靠近我,都是,都是,要抓我的父亲!”

        “你应该阴白,如果我不抓你的父亲,那别人也会抓他,你要知道你父亲他贪污,贪赃枉法,害死了多少武康的百姓,从京城到武康,死了多少百姓你知道吗!还行刺朝廷命官,”

        这句话彻底的点醒梁云凛,他的父亲做了那么多错事,再加上那么多人命,他也不知道怎么做了,

        这时,梁铭来到了京城找到了舒才人,他连忙进去:

        “舒才人,救命啊,那个傅允清拿到了账本了”

        “哼,本宫就知道你这个窝囊废,要想本宫救你,就拿着令牌,出城门,趁现在他们还没追过来,去西域,找碧夫人吧”

        “多谢舒才人,来日老夫一定报答”

        就冲这句话,舒才人已经有低了

        傅允清他们抓不到,只能返回京城,梁府被封了,财产充公,所有人的家眷都离开了,梁云凛在外面还有自己开产业,生意不是很好,但是养活他自己还是可以的,

        白若渠他们都上车了,傅允清下车,朝着梁云凛走过去,:

        “梁公子,就此别过,希望你可以越来越好,我知道你是个好人,不然的话刚开始我也不会这么的跟你相处,你的心是善良的,我也相信,你会做一个好人的”

        “傅允清,要不是,我比那个白若渠晚一点遇见你,我一定会把你牢牢抓住的”

        “走啦,做好自己,你一定会遇到一个很好的女孩子,陪伴你一生”

        梁云凛便张开双手,傅允清笑了笑,也会抱上去,在这短短的时间里,梁云凛已经把傅允清牢牢记住了,

        于是,松开了便走啦,梁云凛朝着他们挥手:

        “再见!”

        “我爱的女人”后面这句话默默的说

        这一路上发生了太多事情,会到宫里,也有很多事情,

        宫里,纯贵妃跟颖妃得知傅允清他们要回来了。连忙准备

        都在准备宴会,这时,月美人,突然肚子疼,脚上一直在流血,

        不一会儿,宫里的人都传疯了,月美人流产了。兰慎宇赶快过来,皇后也来了,太医跪着:

        “皇上,皇后娘娘。请节哀,微臣已经尽力了,小皇子保不住了”

        月美人已经心如死灰了,皇后也不知道怎么说了,纯贵妃跟颖妃听到后,也都很悲伤,薛黄贵妃,在寝宫里面,因为皇后是后宫之母,管理后宫的,出来这样的事情,她一定第一个问罚

        兰慎宇直接大发雷霆:

        “皇后!后宫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皇上,臣妾一定会彻查清楚的”

        “皇上,月美人不是在皇后娘娘的宫里,该不会是皇后娘娘,”

        “皇贵妃娘娘,请您没有证据,不要胡言乱语,”

        “来人,把皇后压下去”

        “皇上。皇后娘娘一定被冤枉的,皇后娘娘又不是傻,自己每天来看望月美人,然后自己又下药,这不恰恰相反嘛”颖妃

        “那可说不定,万一是故意的呢,皇上”薛皇贵妃

        “皇上,请您一定要秉公处理啊,”丽妃

        “你,皇上,皇后娘娘不能关啊,请皇上三思啊,”纯贵妃

        “是啊,皇上,皇后娘娘是后宫之主,这被关押起来,岂不是被人笑话”颖妃

        “压下去了,在说的话,一起关起来”皇上

        兰慎宇便走出去了,傅允清他们便回到了京城,热热闹闹的样子还是熟悉的味道,可是,她想家人了,想姐姐了,白若渠注意到了,便问:

        “怎么了,想家人了吗”

        “这都让你看出来了,我都好久没有回锦都了”

        “等回去见一下皇上。我带你回去好不好”

        “好!”

        兰慎祈在另一辆车里了,因为他需要安静,所以便自己一辆,

        回到宫里,朝上,傅允清,白若渠兰慎祈,三个人一起走上去,“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三人异口同声

        “哈哈哈,爱卿平身,”

        “谢皇上”

        “哈哈哈,此次一去,爱卿们辛苦了,办得非常好,晚上,设宴款待”

        “谢皇上”

        这时,傅允清发现了皇后不在主位置上,她已经起疑心了,

        刚好兰慎于特意让她退下,她连忙往司里跑回去,刚好纯贵妃跟颖妃在那边等着,她气喘吁吁的:

        “贵妃娘娘,颖妃娘娘,你们在这啊,发生什么事了”

        “允清,还得是你,我们还没说你就知道出事了”纯贵妃

        “我刚刚看到了皇后娘娘主位不在,就想着皇后娘娘是不是出事了”

        “走,我们进去细说”颖妃

        兰慎宇便把白若渠跟兰慎祈叫进去了书房,说了月美人的事情,:

        “你们说,孤该怎么办,”

        “皇上,皇后娘娘应该不可能做这种事情,阴阴在自己的宫里,还下毒手,这岂不是自投罗网”白若渠

        “对啊,而且皇后嫂嫂看着这么好,想着也不可能”兰慎祈

        “皇后什么样,孤还是知道的,可是孤得给月美人一个交代啊”

        “到底是谁居然敢谋害皇嗣”白若渠

        “看来这个后宫要开始了,勾心斗角”。

        傅允清听到了过程,便纳闷了,到底是谁要谋害,她摸不着头脑,

        /110/110206/286628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