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四合院:开局揭露秦淮茹真面目在线阅读 - 第143章 何大清的嘲笑(求支持)

第143章 何大清的嘲笑(求支持)

        谁知秦淮茹露出虎齿咬了咬上下唇,打了眼色,还不忘来回伸缩舌尖,异常嚣张,诱惑力极强的表情。

        看得坐在正对面的刘岚摸头,伸手想要问清楚时,旁边的何大清立刻竖起食指阻止了她,凑近悄悄说了句。

        “大妹子不用问,我干女儿有中年人多动症,等会就好,咱们借步说句话吧,省得不方便。”

        刘岚还是被诚恳的眼神所感动,没有半点修饰的词语可言,甚至正在酝酿心中许久想说的话,毫无疑问在这种情况下可供选择的余地变得不多。

        点点微微露出笑容,对眼前傻柱的父亲有种莫名的好奇,正如第一次来大院时,开始变得不够淡定,只是有些话题确实没有必要说得太清楚,毕竟在这里面许许多多的是非不是三言两语能解决。

        此刻两人站在小饭馆门口角落,刘岚四处看了看这里环境确实不错,地处十字路口,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回神看到的更多只会是人流热闹繁华,至于其他尚存质疑。

        “说吧,何大爷你有啥不方便的捏,在这边总会有不少熟人,以免别说闲言闲语,再说马华估计很快会出来....”还是恭恭敬敬客套话,在她看来傻柱的父亲就是自己的大爷一样对待。

        谁知对方双手紧握她的右手,慌张的表情四处张望,压根就看不到刚才那副淡定如松的模样,在手心来回摩擦。

        “听我说,秦淮茹想要我跟她结婚,宁死不从,谁知被她推倒在床上,才会进医院,一定要把这个真相转告给其他人看到,不要相信她说的话,

        全部都是谎言,没一句是真话,记住了。”颤抖的双手握得更紧,惊恐无比的眼神,看得出根本就不像是在说谎,明显还有几分莫名害怕。

        刘岚还没搞清楚啥情况,就被对方直接弄懵,慌忙缩了回去,喊道。

        “何大爷有话好好说,你弄疼我了,先松开,秦淮茹不是跟你挺好的嘛,生活大小事照顾周到,就差没帮你擦屁股对吧,

        别不承认了,第一天搬到大院里住的时候,就看到你俩在别人面前为所欲为.....”

        原本对何大清的底线在此刻被彻底突破,就连残留在脑海里的美好记忆正快速褪去模糊,左手在颤抖,恨不得一巴掌打过去,要不是看在对方今天从医院走出来的话。

        大庭广众之下,妥妥的耍流氓,而且还是只老流氓,就在刚才那番话攻势下,突然松开了被捏得发红的右手。

        何大清眼秋秋的盯得浑身不舒服,每个器官似乎都在来回颤抖,犹如饮血般揉虐着身心,视线开始模糊,而且还是那种像要昏花晕倒的状态。

        “大妹子,呵呵呵,其实其实....你比秦淮茹要好得多,没她脏,单身了好久对吧,最近才恢复与异性交往,满脸容光焕发。”

        瞪大眼珠就要掉在地上,仿佛看穿刘岚曾经与马华在昏暗夜里操劳流下不少汗水在其身上,气喘声从了耳中美妙的交响乐,就连过中难辞其咎的画风也愈发精彩。

        顿时含羞嗒嗒,脸红得说不出话来,双手紧贴脸颊,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挽回自己作为女性仅有的尊严。

        很明显连基本的事实也正在展露出来,半眯着眼,在回味无穷,意想不到被何大清仅用点点语言即挑逗成功。

        “何大爷果然厉害,姜老的辣,我在你面前岂不是形同透明人,真没想到会成这样捏,说得人家好像很愿意这样做,别以为我是个坏女人哦。”

        试图在尽全力掩饰自己狂妄野性的一面,殊不知接下来何大清再次展开了攻势。

        “大妹子,瞧瞧你的样子,双眼袋如此多重厚,必定纵.欲.过度,要是再不注意的话,恐怕会轻则不孕不育,重则的话有生命危险,我作为谭家菜传人调理略懂一二。”边说边摸着下巴,眼神依旧没放过,在不停打量。

        连这点也被看清楚,刘岚顿时发自内心敬佩,不再敢小视原来这老头子果然有两下子,还不忘把自己看个清光。

        顿时脸色红璞,低着头根本不敢正视,害怕还会看得更透明,要知道这玩意越是被看得透切,越是无地自容。

        娇滴滴反问道“何大爷可咋知道的?最近胃口是大了点,没办法呐,人家饿了很久,饱汉不知饿汉饥,

        你也知道马华他....初次拥有,上下其手,忙乎不停,总会在不经意的时候偷袭得手,

        天天可把我忙坏了....”扭扭捏捏硬是说出这句话,连头都不敢抬起,总会在这句话到来时,说不出半只字。

        平日里换了其他人的话早就一巴掌侍候,不打得满嘴掉牙誓不罢休,现在的刘岚却异常沉醉其中,甚至不能自拔。

        要不是在大庭广众之下的话,恐怕早就沦陷,双手紧捏衣角位置,成皱褶起毛线,下唇被咬得几乎要出血。

        可见现在她肉麻得逐渐丧失自我,错,应该是在何大清的阵阵抬举赞美声下迷失了自我,正在堕落。

        当以为对方会真正作出实质帮助时,谁知道只是云淡风轻说了其中一句话。

        “大妹子得了吧,不用掩饰,你就是辆大货车,耗油量大,发动机噪音吵死人,不过是辆好车,得找个好司机才行。

        马华也是个好厨子,别害了他晚晚战斗到天亮,白天上班连站都站不稳,手颤抖还拿不稳菜刀呢。”

        何大清连头都不回直离开饭馆,没人知道接下来要发生啥事。

        可刘岚总有心不甘,被虐得体无完肤,等回过神来时,对方已经走远,原地踱步,大喊道。

        “何大爷,真有你的,说一半不说一半,拉屎没茅厕,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还没说大货车找啥司机比较适合呢?”声音阴沉,却持久深远,直刺中街上每个路人的脑海里,纷纷瞩目投来。

        何大清明显也是喝多,微红的脸颊扭转,朝这边望来,在他眼里的刘岚永远都只是个大妹子,浑身微微颤抖,露出发黄发黑的满嘴烟丝牙,微笑显得异常不同,大声吆喝。

        /105/105619/287347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