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四合院:开局揭露秦淮茹真面目在线阅读 - 第156章 人设崩溃的许大茂(求支持)

第156章 人设崩溃的许大茂(求支持)

        傻柱虽说不傻,在对马华这方面却从来没亏欠过,这么多年来无论去到哪里都带着他,有粥吃粥,有饭吃饭,大方真诚也同样换来了对方的真诚。

        “甭管发生啥事,我何雨柱永远是你的师傅,你马华也永远是我的好徒弟,

        行了,别想太多,咱赶快换衣服围裙戴帽子准备上班吧,今天可忙了,3场酒席宴席捏,”

        边说四周扫视一圈,不忙凑近说了句。

        “咱们完成了今天的宴席任务,单独去找娄晓娥给提提工资福利咋样?好给你跟刘岚安排安排结婚房子的事儿,

        现在啥事打点全部都得钱,没有这个可不行呐!”说得神神秘秘,这两师徒也算是没谁,压根比亲兄弟还要亲。

        谁知他俩前脚刚走进厨房,后脚大堂经理贾当就到,是今早在大院里看到傻柱这般模样,心里担心才早早回酒楼。

        看到刚才那幕,窃窃私语,隐约听到点点聊天内容。

        “傻叔,你俩又来狼狈为奸了是吧,别以为我不知道肯定是在计算人,别是我就行,

        本小姐娇嫩的身材,真受不了,找别人去吧!

        哼哼!男人就没一个好东西。”贾当转身走进杂物间化妆换工作服上班。

        龙凤酒楼开启新的一天,伴随而来也是新的麻烦到来。

        与此同时大院里因为一件补丁破衣衫所引发的血腥风雨正在持续发酵,并没有傻柱的到来截然停止,反而变本加厉成为新一轮引爆点。

        贾棒梗看见傻柱离开才缓缓从聋老太太原先的房子走出来,也许是基于之前代替自己背锅坐牢感到尴尬,选择能躲就躲。

        见到自己的妹妹贾当与其相当微妙的关系表情,心中顿生疑问。

        “哎呀!这丫头居然大早打扮成跟妈妈一样,跟花痴似的,傻叔来了才这样,也太不够意思,

        平时在大院里连招呼都不爱打,高人一等似的,现在就爱在傻柱娄晓娥面前摆弄,果然脱胎换骨的女人真恐怖。”

        摇摇头,冷笑了笑,收拾收拾披上衣衫和公文包就要往外面走。

        最近因为承包的电影院改制,生意一落千丈,手下员工们纷纷辞职自谋出路,一筹莫展。

        前两天找母亲秦淮茹拿点钱结算工资给离职员工,所幸平时有来往的部门单位及时结算单子,才缓过来,倒是昨晚妹妹的一番话,激起了棒梗的心思。

        低着头,双手插裤袋,肩上挂着公文包,显得失魂落魄的样子走了出去,刚走到院子中间空地,只见许大茂一瘸一拐晾晒衣服,顺口打了个招呼。

        “姨夫,早呐!”

        要知道现在棒梗手上承包的电影院得益于许大茂当年牵桥搭线,出钱出力一手促成,虽说生意不咋样,可还是风光过,至少在大院里成为第一个承包户面子增添不少。

        在他心中的地位略高于傻柱,在母亲秦淮茹之下,排名第二,虽说两家以往发生过不愉快经历,平日里遇见还是十分客气对待。

        “哎呦!棒梗可算是见着你,姨夫我这段时间过得可惨了,先是被人糊弄做生意失败,身体还懒下毛病,说起来都是泪。”

        许大茂边说勉强一瘸一拐迎面走过去,依旧夹紧双腿,生怕会憋不住,又或者说早已成为习惯,一般人看上去还以为他遇到了啥变故捏。

        贾棒梗看得摸不着头脑,与以往自己认识的姨夫截然相反,又或者说压根就不是原来许大茂。

        忍不住笑话道“姨夫你咋变成这样?身体哪里不舒服?来来,赶紧先坐起来,别急!”

        实际上嘛,心里有种莫名的爽快感,想想有点悲哀,昔日潇洒的许大茂居然现在变成这样,看起来跟残废人没区别。

        扫视身后晾着衣服发现清一色裤子,满脸惊呆,难以置信在眼前这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身上究竟经历过啥事。

        “棒梗呐,现在姨夫身边最亲近的人只有你一个,这回要是你不帮我的话,就再也找不到别人.....”

        刚坐下石凳子,迫不及待说出心中冤屈,双眼发红看着棒梗,从眼中就能感受到来自男人的伤感。

        近距离对视有种眼球冲击感,这是从大院里其他人所无法感受到,棒梗终于知道眼前许大茂是受过奇耻大辱,只是不知道究竟是精神思想上,还是身体上所受到摧残。

        “姨夫,别急,慢慢说,我在认真听捏。”从公文包里拿出小手帕递过去,泪流满脸的样子,看得很不舒服。

        谁知对方一手搂了过来,紧紧拥抱自己,哭得稀里哗啦,棒梗被吓得目瞪口呆,突如其来的骚操作来不及反应。

        “呜呜呜......姨夫我被侮辱了,而且对方还是个男的,羞死人,这话我一直不敢跟别人说,

        就连你小姨也不知道,憋在心里可久了,每晚睡不好,三更半夜还被吓醒,简直每晚都在做噩梦,这是我这辈子活了这么久最难受的时刻.....”喋喋不休地在吐苦水。

        这回棒梗总算是明白,难以置信昔日不可一世的姨夫许大茂悲惨遭遇,终于明白一物治一物,世上万物相克。

        本能伸手轻微拍拍其肩膀,安慰道。

        “姨夫,我没想到连你也会遭受如此毒手,应该报警处理,不能让坏人逍遥法外,

        是谁?赶紧说出来,帮你找他麻烦,论打架我棒梗在大院里数一数二,不断骨头也得掉层皮。”边说边推开许大茂,说得有声有色,摩拳擦掌。

        愤怒得马上就要弄李主任,早已分不清眼前人说的真与假,只知道现在的他从伤感中苏醒过来,扫视到何大清从屋内走出,身穿黑外套大衣,梳着个大背头,迈着浮夸步伐往这边走过来,明显是要出去。

        由此可知他儿子傻柱早已离开,这才松了口气,缓缓说道。

        “以前轧钢厂的李主任,小时候你应该见过,就是差点奸污了秦淮茹那个坏蛋,

        报警有何用,你啥时候见过男人受侮辱能得到保护,这一直都是女人的专利呐。”

        许大茂说到这里不忘眼神有意无意注视着即将从眼前走过的何大清,心中盘算阴谋诡计正在酝酿。

        身旁的贾棒梗听到这里总算明白过来,彻底震惊,瞪大眼看着眼前的姨夫,难以置信刚才说的侮辱是这种特别意思。

        wap.

        /129/129397/315419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