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四合院:开局揭露秦淮茹真面目在线阅读 - 第158章 何大清出动了(求支持)

第158章 何大清出动了(求支持)

        早晨阳光直射到玻璃碎片上,四溅起万丈光芒,闻声而到的三位大爷更是刺眼得睁不开眼,本能伸手捂双眼。

        一大爷“啊!好刺眼的光芒,老夫我老眼昏花,不行,得戴上墨镜才行,”还真随身带着墨镜,边说已经戴上,就是这么一戴上去,整着副硬汉模样。

        定神看了看几米远何大清门前满地的碎玻璃彻底惊呆,本能往前走过去,看到墙角落的秦淮茹手上拿着砖头,答案很显然,一切都很清楚。

        二大爷“啥情况呐,难不成何大清家里进贼,快来人呐,抓贼,大伙来后院位置。”早就顾不上啥光芒,嘴里说的很带劲,实际上嘛,身体很诚实,早早往后躲在墙角落,压根就没有半

        点要出手相助的意思。

        因为刘海中也看到紧握砖头的秦淮茹,满脸疯癫表情,头发乱糟糟,状态极度不佳,没有人愿意惹这种泼妇。

        三大爷“我去!非礼勿视,寡妇秦淮茹帮个光板算啥意思呐,世风日下道德沦丧呐,枉为人师,难道老夫我今天就要晚节不保嘛。”

        阎老三更夸张,别看平日里带着副眼镜,视力好得很,老远就看到秦淮茹脱掉褂子,光膀子,单手拿着砖头,气得浑身颤抖,满脸疑惑,根本就不知道发生过何事。

        还没等二大爷和三大爷回过神来时,一大爷永远最先出手的哪位,快步来到跟前,夺过转头,狠狠怒斥道。

        “秦淮茹你这是干嘛?恶意砸烂人家东西可要负责的,再说这何大清住的地方,平日里你俩不是很要好的嘛。

        一个劲喊干爹,干女儿关系呢,听得让人肉麻死。”说是怒斥,实际上还带着几分仇视,压根就看不惯人家俩的关系好,见是出事才拿出来笑话。

        只见秦淮茹额头的汗水顺着红璞的脸颊滑落到脖子,深窝锁骨,一滴不漏接住,喘着大气,目光呆呆看着屋内。

        明明黑乎乎,平日里何大清就喜欢遮蔽住门窗,不透入一点点光彩,没有人知道究竟葫芦卖的啥药,神神秘秘干着见不得光的勾当。

        “三位大爷来得正好,何大清偷了我一件重要物品,就在屋内,谁帮我拿回来,

        本寡妇就奖励谁一个晚上,咋样都行,说话算数,画字为据。”

        边说还真从外套拿出笔和纸,这波就算是真,也没人敢招惹吧,这会都成了啥情况。

        看得三位大爷彻底震惊,每个人脸上除了惊呆之外,就是恐慌的表情,彻底刷新了三观。

        围在身旁,谁都没有再敢多说一句话,生怕会误会以为想得到奖励,却每个人的心里都很渴望得到寡妇的心甘情愿的奖励。

        易中海表面上性格耿直,作风正派,实际上窥探秦淮茹的美色,十多年一如既往的日子。

        按照现代人来说就是暗恋,十年如一日,如此长情也算是没谁,前所未有地贯穿整座四合院的感情线。

        要是现场没其他人在的话,老早就答应,哪怕里面住的是豺狼虎豹也值得闯进去,情愿死在牟丹花下,做鬼也风流。

        刘海中这家伙更不用,垂涎寡妇秦淮茹的美色已久,藏得最深就是他,默默付出的人也是他,明地里将退休金存折交给她,暗地里还把私房钱偷偷摸摸塞到她保管。

        当然嘛,不就是那点私心,暗底下毛手毛脚占点便宜之余,还能撇开二大妈的严格审查,一举两得的事儿只有二大爷才想得出来。

        阎书斋更不用说,平日里对自家人最鸡贼,精确算计到分,少一哩钱都能看得出来,在秦淮茹身上却出奇大方。

        平时自己不舍得花的钱,各种买鞋子衣衫从口袋里掏出,三更半夜以上茅坑为由出来,不就是为了那点保留那点体香余温么。

        无数个夜晚底下,猥琐的仪态,总能让秦淮茹乐上一阵子,就好比眼前她手上的外套,远远就认出来自己买的衣衫竟然没穿上。

        三大爷要不是看在现场有其他两位情敌在的话,老早帮忙披上外套,不忘沾点体香余温,没办法他就好这口,就连十天十夜没洗过的丝袜也不放过,每次脚趾头都给口干干净净。

        此刻三个大爷围着寡妇秦淮茹在中间,各自心中盘算,碍于情面却没有一个人敢动手,互相对视着,僵持中,在阳光照射下,勾勒出一副百态人生的油画。

        当事人何大清此刻并不是去哪里,而是去龙凤酒楼把昨晚出去吃饭所见所闻提前支会声儿子傻柱,虽说感情不深,好歹两人是血骨不离皮的亲生父子关系。

        再说之前还收了娄晓娥的钱,这戏就得继续演下去,还得演得真实,不能被看出破绽。

        实际上嘛,他一个混迹社会多年的老油条,早已看得清清楚楚,心中有数接下来该做的事情。

        “我何大清绝对不是坐以待毙,娄晓娥的钱要挣,秦淮茹人我也要,当初要不是许大茂说的大院里有个小寡妇的话,

        也不会死赖厚脸皮回来做电灯泡。”

        此刻他站在龙凤酒楼后门前,一改满脸阴沉的表情,突然嘴角往上高高扬起,仰天大笑往前走。

        正对厨房窗口的马华远远就看到是师傅傻柱的父亲,慌忙喊醒。

        “师傅,别睡了,何大爷来找人呐,这不用说,肯定是找你。”如此肯定的语气也算是没谁。

        呯呯!还得到不忘重重关上门。

        呼~寒风呼扫视到啸而过,再冷也冷不过丰富的心寒,此刻的傻柱想死的份都有,原来一直是自作多情,难道电话里听到是假的?

        伴随心中的疑惑,直走到后院里的小咚咚咚房子面前,明显是儿时拿来堆积杂物的砖瓦结构屋。

        “进来吧,别干站在门口,昨晚被你整事实上惨,下不了床咋办?

        赶快进来扶扶我,趁人不多,赶紧点得到!”阵阵催促声。

        傻柱听到这话彻底震惊,根本不敢相信这话是出自何大清,如同晴天霹雳般打在自己脑袋,脸色难堪,伸手推开门。

        目瞪口呆站在门口并没有立刻走进去,双手晨曦的阳光照射在脸上,还没等他说出口,紧接着屋内又传出话来。

        “还愣着干嘛,我连拉裤链的力都没得到有,你昨晚让我吃不消,以后不能连续来,再继续下去,恐怕连我这老命也不行...”

        wap.

        /89/89901/211881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