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四合院:开局揭露秦淮茹真面目在线阅读 - 第159章 神经兮兮的何大清(求支持)

第159章 神经兮兮的何大清(求支持)

        啪!啪!啪!何大清压根就没给机会继续解释,反手就是数巴掌,顿时被打得两眼昏花,脸颊发烫发热。

        出手之快,犹如行雷闪电不到2秒,正尝试伸手阻挡时,何大清已经停下来,依旧双手背后,在场的人全部惊呆了。

        要知道这会就没人敢动半只手指,惊呆得合不拢嘴,差点连下巴都要掉在地上。

        何大清缓缓转身,依旧阴沉沉的脸色,微微颤抖后背,云淡风轻地说了句。

        “兔崽子别在丢老子的脸,出来,有话跟你好好说。”声量不大,极具穿透力,直涌进傻柱耳洞里,这时才缓过神来,犹如晴天霹雳的响声。

        呆了不到1秒,伸手摸了摸自己两边火辣辣的脸颊,显然感觉到相当疼痛,或者说根本就来不及痛。

        对方已经走出厨房,残留在身后的霸气磁场,连自己这个干了30多年厨子的老油条为之震惊,只能摸着脸跟在身后。

        前脚刚走出去,后脚厨房里惹起非议。

        “哇靠!厨师长的父亲果然是高手中的高手,差点被阴脸沉沉的模样给欺骗,原来出手这么狠毒。”

        “俗话说得好,虎毒不食子,这波也太猛了吧,还真连亲生儿子都不放过,我看这人肯定有毛病。”

        “对对,听说当年还抛弃厨师长和妹妹捏,真是无情无义的禽兽父亲,老了才回来找儿子养老送终。”

        “甭管啥事,反正我就觉得那不是啥好人,当众教训儿子,连这点面子都不给,有这种父亲倒霉八百辈子。”

        ......舆论几乎一边倒,支持同情厨师长傻柱,明眼人也看得清楚这些年来,究竟干些啥,不少人下属还是从轧钢厂食堂就跟着傻柱过来。

        经得起时间的考验才是真挚友谊,更何况还有个副厨师长马华,刚才早已看得怒火直冒,要不是何大清速度快,酝酿着要上菜刀砍人。

        他站在厨房门口看着逐渐远去的身影,咬牙切齿说道。

        “行了行了,大伙还是去干活吧,这是人家两父子私事,压根就不用咱们来担忧,

        小心待会厨师长回头找你们出火气,就算有事我也会第一个出手相助,不会白白看着出事,放心。”

        马华前半句说得异常响亮,后半句刻意压低了声量,还不忘将放在腰间的菜刀缓缓放下,这波操作看得其他厨房员工彻底心惊胆战。

        实际上他对何大清突然来到访有所担忧,因为昨晚自己跟刘岚与三大爷的儿子阎解成谈生意合作事宜,虽说故意支开,私底下聊,这个时候来难免惹人怀疑,却又找不到借口理由让师傅

        傻柱不见他。

        怀着念念不安的心情在厨房里炒菜,心想“要是刘岚在身边那该多好呐,说不定就能支个招解决。”

        这边的傻柱跟着何大清走了出去,短短的过道显得特别漫长,巨大的背影折射在后,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火辣辣的疼痛,就像是被烫伤一样,瞪眼看父亲的双手竟然在颤抖。

        嘀咕了句“切!有你这么大儿子的嘛,众目睽睽之下,一点不给面子台阶,还往死里打,活该你的手也打疼了是吧。

        瞧你待会咋交代,要是没价值的话休想就这样搪塞,我跟你急。”

        经过大堂转接分叉口时,瞟了眼外面,心里极其不爽,又狠狠骂了句。

        “小当去你大爷的,之前不是说好了,大堂与厨房两个部门,有啥突发事件互相提前支会声嘛,

        连何大清这狗贼来也不通风报信,还害我被打一顿,回头找你算账,

        哼!有种就在楼梯间等着瞧!”

        傻柱明面说是责怪不说声,实际上嘛,还是对在醉酒后楼梯间糊里糊涂跟贾当发生点事儿,念念不忘,甚至每每想起伸出舌尖舔嘴唇,满脸自豪表情。

        俗话说“不是一家人就不进一个门”,现在的傻柱几乎遗传了何大清年轻时好色的本性,外表老实敦厚,要是没接触过的话,估计会差点骗了。

        傻乎乎跟着何大清时才记起,自己才是这里的厨师长,在自家的地盘里咋跟着个别人转,又被摆了一道。

        没办法,父亲何大清就像是天生克星,随便站在身旁就足以震慑力,哪怕不用说一个字也就能把傻柱吓个半死。

        也许是源于对父亲的尊重,也许是自打小就没他在身边陪伴厂长,哪怕打骂也算是一种“特殊的父爱”

        “甭装了,龟孙子,这里没啥人,丑话说在前头吧,

        今天来酒楼是好言相告,你的好徒弟马华准备另起炉灶捏,小心别被人算计!”

        何大清扫视四周,开门见山说出此行目的,深知酒楼耳目众多,事实上在进来时就有保安向董事长通风报信,正在墙角落偷听。

        老江湖浪得虚名,可以压低声量,生怕泄露出去,甭管真假,作为父亲能做的就是能尽快告知儿子,以便心安理得。

        不知何时起,两人的关系在娄晓娥面前,名义上是合作关系,实际上还真恢复到血缘父子关系。

        吱喳!吱喳!吱喳!突然从附近某个角落传出类似对讲机电流响声。

        顿时引起何大清的注意,只见单耳背微微颤抖了下,一手将傻柱护在胸前,小声说了句。

        “隔墙有耳,小心有诈,咱们撤!”指了指旁边胡同口,为了方便出入,酒楼的后门就开着在小胡同旁边。

        紧张的气氛顿时弥漫四周,傻柱倒是被吓得一匹,明明四周啥也没有,为了彰显自己的孝心,还是尽心尽力配合演戏。

        “贼人在哪里?休想逃出手掌心。”装模作样四处扫视,实际上只有头顶飘落树叶,虚惊一场。

        实际山上躲在暗角的保安还真被吓得,背靠围墙,浑身颤抖为之着迷,豆大的汗水从额头滑落,双手把对讲机捂住藏在衣服里面,生怕再发出噪音引人瞩目。

        何大清见有异动打了个手势,连话都不敢多说一句,就从胡同口快步离开。

        傻柱直至看着父亲的背影逐渐模糊,走远才松了口气,听得糊里糊涂。

        “何大清说的话,要是真的话,我希望是假的,要是假的话,我倒是希望永远真不了。

        神经兮兮,这个点数别说人,就是鸟也不多只,老懵懂了吧你,还谭家菜正宗传人,狗屁不通。”

        wap.

        /89/89901/211881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