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四合院:开局揭露秦淮茹真面目在线阅读 - 第160章 何大清来告密(求支持)

第160章 何大清来告密(求支持)

        傻柱边说边摇头往厨房里走去,对于他来说,压根就不上心,认为马华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就这样离开自己。

        毕竟这么多年的相处,他离不开马华,连马华也不能轻易离开傻柱,亦师亦友亦兄弟关系。

        当然事实上,马华还真想离开龙凤酒楼另立门派,毕竟在傻柱手下这么多年,还真没出过高徒不说,连出头之日压根就看不到,要不是刘岚怂恿下的话,还真打算跟着师傅傻柱干一辈

        子副手。

        “嘿!师傅这么快回来,拉泡尿的时间,何大爷呢?不来聚聚喝杯小酒,我还准备炒几个小菜呢,

        我也想好好跟他学学谭家菜啥的,心目中高大上的厨子门派望尘莫及呐......”马华恭恭敬敬拍马屁的仪态,学十足了傻柱的功力,只是现在好像拍错马屁。

        傻柱漫不经心听着反而浑身不带劲,脑海里依旧反复来回重播父亲何大清说过的话,视线来回扫视眼前人。

        此刻产生了动摇,对马华的信任度有所怀疑,正如之前所想,多么希望不是真的,一如既往像以前那样渡过时光。

        现实却终究无法战胜理性,何大清的话从半信半疑到现在,几乎成了全信,接下来这句话更是刷新三观。

        傻柱“马华呀,咱俩也相处蛮久,天下终归没有不散之宴席,我觉得你是时候独当一道,

        这事也想了好久,人呐,该放手时就放手,凭借你现在的手艺早就能另立门户,为师也没必要继续强留你在这里当副手。”

        嘶!不忘点燃根烟坐在厨房角落,吞云吐雾起来,伴随说话内容逐渐敞开心扉,脸色显得阴沉,貌似没有谁能够置身度外。

        马华也缓缓坐在旁边,随即也点燃根烟,似乎男人们之间的交流从一根烟开始。

        神情凝重道“师傅,不用说我跟你是有今生没来世,你就是我的家人,传授手艺给我掌握吃饭的本事,

        待我如亲兄弟,早上还出谋帮忙结婚卖房子的事,要是没有师傅你,就没有今天的马华。”边说还真溢出泪花,男人间动容仪态,最容易引起共情。

        泪水顺着脸颊滴落在双指夹住的烟,嗞嗞!起的烟雾并不能覆盖四周弥漫在空气中尴尬的气氛,看起来就像是永远无法平复的心情正在接受冲洗。

        傻柱见此伸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却显得特别异常沉重,也正是借力站了起来,朝马华微微笑点头。

        一切尽在不言中,转身走出厨房,留下满脸懵逼的马华,蹒跚的步伐看得出来傻柱此刻内心难受极。

        这么多年以来,身边的人一个个逐渐离开自己,仅剩下马华最忠心的伙伴,平日里呼呼喝喝的骂他,无怨无悔地承受自己的臭脾气。

        此刻傻柱在马华离开自己前决定为他做一件正确的好事,朝董事长办公室走去,站在门前猛吸了好几口烟踩熄灭。

        试图努力平复心情,双手抚摸过脸颊,整理了会衣衫仪态,又喷了口气捂住自己闻了闻,确定一切正常之后。

        咚!咚!咚!伸手敲闷响,隐约听到里面哗啦啦阵阵骚动异响。

        不久便传来阴沉女声。

        “谁呐?我在忙正经事呢,要是没啥特别事的话下午再来找我吧。”

        傻柱听到显然是娄晓娥发出颤抖的声线,慌张之余看不出半点淡定,反而更像是惊慌失措。

        咚!咚!咚!连忙又连续敲门,满脸焦急情绪。

        “娄晓娥开门,是我呐,难不成连我也不开门呐,找你肯定是有事,这不是废话嘛,

        急事只能见面再谈,快开门吧,”实际上恨不得一脚踢开门闯进去,早就按耐不住心中的狂躁。

        敲门前可是为了能让自己帮好徒弟马华做件好事,现在看来又产生了另外的问题,而这些不能相提并论。

        反而听起来显得更疯狂,只要是个正常男人都能感受到办公室里面仿佛正在发生不可描述的事情。

        隔着办公室木门都能闻到那股熟悉的骚味,浓烈得女人气息能让男人们为之倾迷,甚至疯狂动作,欢乐的体态舞动,没有人能够抵挡。

        哪怕傻柱也不例外,闻到这味道,疯狂敲门,再也等不及。

        咚咚咚!嘭嘭嘭!敲门响声也随之越来剧烈响亮,震耳欲聋般,连他自己也要单手捂住耳朵。

        “娄晓娥你没事吧?不会又有贼进来?”焦急得大声呐喊,已经不能用敲门来形容,反而更像是紧握拳头锤门,恨不得一拳报废。

        咬了咬牙根挥起拳头与提起脚,正打算以最后一击,将眼前的门踢开。

        千钧一发之际,木门缓缓打开,站在眼前的娄晓娥头发凌乱,慌张的表情,花容月貌尽失,就连红唇膏被拉得长长涂在嘴角。

        如同遭遇了场浩劫,受到严重摧残,衣衫蓝楼的仪态,木呆无神的表情,云淡风轻说了句。

        “哦,那进来吧,刚才我在抓老鼠呢,现在酒楼可多老鼠,上次你把猫咪抓走之后,老鼠更猖狂捏。”她边说人已经坐在办公椅上,翘着二郎腿,就连脚上的黑丝也破了好几个孔。

        傻柱迈着谨慎的步伐走进来,浓烈的骚味直涌进鼻腔里,毫无疑问这味道跟之前在车上闻到的一样(前文有详细描写),昏暗黄灯下看到不少文件纸片洒落在地板,沙发上还放着些衣

        物。

        彻底惊呆,伸手摇摇欲坠站姿,激动得满脸通红,看到这些只要是个正常男人都能大概猜测出究竟发生了啥事。

        “娄晓娥老实交代.....究竟发生了啥事,否则我跟你没完!”

        瞪大眼看着眼前的娄晓娥,非常淡定,嘶!点燃了根烟刁在嘴里,不慌不忙地双脚来回交叉。

        右手夹着根烟,左手显摆裙子盖住大长腿,似乎在努力掩饰什么,自然刚才破的丝袜被覆盖住,小脚跟撑着高跟鞋,露出十分惬意的表情。

        “看呗,我还能干啥,不是说了抓老鼠嘛,没看到这么乱,

        还好意思问,要是上次不是你把猫咪抓走的话,酒楼的老鼠也不会这么猖狂,现在倒是可好,老鼠没找到,还弄得我浑身酸痛!今晚还得你来揉揉推拿,可舒服!”

        说到这里娄晓娥从嘴里喷出长长烟柱,露出得意的微笑,单手拖着下巴。(更精彩剧情在下一章)

        wap.

        /89/89901/211912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