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四合院:开局揭露秦淮茹真面目在线阅读 - 第165章 发黄的毛巾(求支持)

第165章 发黄的毛巾(求支持)

        “瞧瞧果然不愧是咱们酒楼的大堂经理呐,这么快就被识破,看来我老咯,自愧不如呐。”转身竖起大拇指夸得顶呱呱。

        如此近距离才看清楚贾当今天这身打扮,瞪大眼定神看了好几秒,两眼直放光彩,咕噜咕噜.....连吞口水,惊呆的眼神差点连眼珠都要掉在地上。

        贾当立即满脸通红,尴尬得立马扭脸侧到一边,双脚交叉紧夹在一块,生怕会被看吃亏似。

        原本包臀短裙这下显得更紧窄,不说别的,光是匀称的大长腿足以秒杀任何男人,上至80岁,下至20岁无一幸免。

        当然眼前的傻柱也不例外,看得干枯撕裂的嘴唇恨不得来一波水凝滋润。

        “傻叔你干嘛呀!这么盯着我看,难不成我身上有屎没洗干净呐,还让不让人活,

        再盯人家就要大声喊流氓咯!”紧张得十指在来回互相戳着,就差还没磨出血来。

        尴尬的局面被打破,傻柱才回过神来,嘴里流出拉丝的口水,转身双手抹过,好意思说道。

        “我真是个混球,有点失态,对不起,拉你进来主要是个问个事,刚才董事长有没有说啥特别情况?

        你们女人有些事情我做男人不好问,希望能从你嘴里得出啥,下次我不用再犯......”

        还没说完,面前的贾当瞪大眼看着他,紧皱眼眉,嘟着嘴。

        啪啪!连刮两巴掌重重打得两眼直放光彩,目瞪口呆,嘴角渗出口水。

        “我去你的!就为了这个拉我进楼梯间?不是吧,真不应该相信你,

        呸!男人就没一个好东西,需要的时候温柔似水喊人家,宝贝前宝贝后,不需要的时候爱理不理甩掉人家,

        对你真失望,当初就不应该把自己随便交代给一个醉鬼。”

        贾当转身骂骂咧咧,双手往后甩了甩长发,扭扭捏捏身段走出楼梯间,残留在空气中仅有的那点体香味却变得异常珍贵。

        毫无悬念,此刻的傻柱彻底懵逼状态,右手来抚摸自己的脸颊,似乎还没回过神来。

        脸红耳赤延伸到脖子上,要不是经历刚才听到娄晓娥的话,还真会被贾当所欺骗,直至现在还搞不清楚她们内心在想啥。

        “女人才是没一个好东西,我傻柱那个不是掏心掏肺对待,秦淮茹当我是供血袋用,现在娄晓娥还当我是傻瓜忽悠,

        真搞不懂葫芦里卖的啥药,究竟有没有良心呐,天理难容呀,难不成老实人连女人也要欺负嘛,

        天呀!实在太不公平呐!”仰天抬头,展开双手大声呐喊,响声在楼梯间来回荡漾。

        别说傻柱,这时就是连徒弟马华,刚从董事长娄晓娥那得到承诺也感到念念不安,或者说想不明白为啥要绕开师傅跟自己谈条件。

        坐在厨房角落里,连连喝了好几壶热茶才缓过来,困扰心中的疑问始终想不通。

        “按照师傅和娄晓娥的亲密关系,不应该为了我,绕开前者呀,里面肯定是有猫腻,

        不用说,肯定是害怕师傅为我争取优势条件,现在的老板嘴脸吃相难看。”

        咕噜!边说直接拿起水壶倒进嘴里。

        马华回想这些年来师傅为了自己与李主任闹翻脸,差点丢失轧钢厂厨房饭碗,弄得刘岚关系闹僵好久才和好如初。

        远的不说,就这八年以来保持通信关系,那个时候还差点成为了笔友,要不是早认识的话,现在娄晓娥投资开的餐馆竟然第一时间邀请自己成为副厨师长。

        光是这些种种就足以让人无法轻易忽视,凭借自己的良心还无法成全眼前人,至少包括厨房所有人在内,还得看着师傅傻柱吃饭。

        想到这里不禁双目流出泪光,微微转身背对大伙,生怕会将自己的虚弱暴露在众人面前,以后就不好管理工作。

        “师傅,我不应该私底下去找娄晓娥谈条件,现在不该如何是好,因为刚才发现她好像耍了点手段,根本就不知道这人背后在想啥阴谋诡计......”

        低头抹着眼泪,嘀咕着心中的憋屈,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宣泄压抑已久,每每想到自己悲惨的身世,正想要寻找精神的寄托,虚弱的时刻早已让人看不清楚。

        换了平时估计会大喝一场,至少能够从酒精中麻醉自己,每每到那个时候就能看到真实的内心想法,哪怕看起来显得多么无知,事实就是如此。

        “别哭鼻子了,像个小孩似的,多丢脸呐,现在还是在上班时间捏,拜托你能不能做个正常人呐,

        我这做师傅都看不过眼呀,压根没得选呐,要是有得选才不会要你这又笨又傻的徒弟捏。”边说边递过去白毛巾,粗壮的手臂显得几分动弹力,在空气中残留下无数看不见的皮脂粉末。

        看到这里大家都能猜测出眼前人是谁了吧,没错,就是师傅傻柱,站在眼前刚从脖子上拉出脏兮兮发黄的白毛巾。

        递过去前还不忘提前擦擦脸油,才显得精神,露出油腻大脸时,满嘴黄牙齿特别显眼。

        马华听到这里缓缓抬起头,动情的眼神看着傻柱,双手紧握毛巾,如获至宝般。

        “师傅你咋还在这里?不是出去溜达了嘛,咋臭臭的捏。”先是感动的差点要落泪,后面缓缓闻到那股强烈的汗酸味,顿时呼吸不过来,被呛得连连咳嗽。

        咳咳咳咳....低头看到脏得发黄的毛巾,顿时说不出话来。

        要不是看在这是傻柱递过来的份上,早就扔进垃圾堆里,瞬间的难闻气味能让人产生阵阵作呕闷感。

        谁知傻柱早就一手夺回来,噗呲!噗呲!捂嘴喷了几下鼻涕,满脸陶醉的表情,重新把毛巾搭在脖子上。

        “马华你真不识抬举呐,这毛巾从在轧钢厂食堂那会就跟着我呐,至少三十年以上,连坐牢都不忘带在身上捏,

        给你擦脸是份荣幸,知道了嘛。”边说还不忘伸手进嘴里抠了块发黄食物残渣抹在毛巾上,极度舒适的姿态。

        刚才这波操作顿时让马华连连后退了几步,就差还没身体紧贴在墙面,相反却是极度惊慌的脸孔,双手捂嘴。

        发出哀嚎声“师傅!你这也太恶心了吧,没想到平时这条毛巾还拿来擦油锅捏,就是有点眼熟这毛巾咋老是厨房里会有条发黄的毛巾,

        原来真是轧钢厂厨房那会就有,恶心呐!”(更精彩内容在下一章,敬请点击阅读)

        wap.

        /89/89901/212415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