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四合院:开局揭露秦淮茹真面目在线阅读 - 第193章 易中海得了便宜还卖乖(求支持)

第193章 易中海得了便宜还卖乖(求支持)

        三大爷阎书斋看得浑身火辣辣的画面,毫无疑问这点并不是啥新鲜事,要知道这可是大院里寡妇家里发生的事儿,再正常不过,也许只是作为个教书匠刷新了三观。

        狠狠捏了把汗,趴在旧得掉漆的木窗下,噗噗噗!心跳加速,也许来自内心的那点寒颤也仅仅只能成为那副老骨头最好的呈现。

        “我去!秦淮茹果然有点料子,没想到她是个老小通吃的婊子,上至七十岁,下至18岁,

        终于知道她是拿啥来养大三个孩子,原来靠的女人的本钱,厉害!厉害!厉害!”嘴里嘀咕着,却依旧无法平复心情,这点根本算不上啥,搀扶勉强支撑身子,双脚仿佛失控,微微颤

        抖艰难往前挪动。

        他并不急于将所看到的屋内情况公之于众,喝了几杯酒的关系,生怕被别人所误会自己喝醉酒乱说话,在这种情况更应该冷静对待处理。

        而是朝屋内走去,颤抖双手关上门那刻起,人才缓过来,汗水早已湿透了衣衫,剩下的仅仅只是那刻淡定的内心。

        日渐西下的阳光透过发旧的木窗射进屋内,咕噜咕噜!喝了口水才松了口大气,躺在床上,脸色逐渐红润。

        这时媳妇三大妈也从外面溜达回来,进屋看到阎书斋如此反应,吓得不轻,大惊失色道。

        “瞧瞧你老头子肯定是今天去找娄晓娥吃香喝辣的吧,好东西吃多了呗,还不见你拿点回来让我尝尝。”倒了杯水端过来,走近才闻到强烈的酒精味,本能捂嘴。

        此刻喝下热茶,人才感觉真正回过神来,见是自己的媳妇回来,才叹息道。

        “世风日下道德丧尽呐,整个大院里的人就没有一个干净,全部男人除了我之外,也许个个都跟寡妇秦淮茹有过一腿,真难以置信呐,这会我终于相信人家说的这大院里个个都是禽兽,

        人称禽兽四合院。”边说扭脸到一边躺回床上,似乎根本就看不到任何的希望,也许是刚才目睹秦淮茹屋内的画面。

        并没有直接跟媳妇三大妈说清楚,倒是只字未提,源于内心的责备,似乎有意隐瞒所见到一切。

        “好了好了,你这小老头不就是喝了几杯酒嘛,我又不是喊你要生要死干嘛,不就是唠叨一句也不行么,赶紧休息吧。

        知道你今天去找娄晓娥奔波,为了解放承包食堂的生意跑腿不少,这回确实很难熬,睡醒再说吧。”

        三大妈到这个份上并未追问太多,反倒是从外面听说了今天自己丈夫的壮举,心里暗暗佩服,好歹老来有个伴儿,总比很多人强得多,这会还成了邻里另外都清楚的事儿。

        微笑摇摇头,这么多年以来何尝不知道他那点小心思呢,包括这个大院里的人都十分清楚。

        站在木窗前,珍惜那点仅有清晰的视线,斜望向另外对面,毫无疑问,正是看到一个男人从秦淮茹屋内走出,尽管戴着老花眼镜有点模糊。

        “哇靠!这还得了,寡妇又来重操旧业呐,居然没想到狗改不了吃屎习惯,这回大院里又有大新闻播报。”

        尽管如此三大妈还是看得到是个男人,只是碍于视角问题,看不清楚具体相貌,这倒是没啥,关键这里面还有不为人知的秘密。

        人称“大号喇叭”的三大妈,对秦淮茹难为自己的儿子那事仅仅于怀,甚至一再到处在背后损她,说不少坏话。

        只是寡妇秦淮茹在街坊们眼中早已烂透,没啥新鲜事觉得新奇,倒是现在又有了新的借口理由,更看不上任何的状态。

        此刻默默注视着走回到屋内的秦淮茹,心里暗暗自喜,报复心态令人性丧失。

        没错,刚才确实有个男人从寡妇屋里走出来,阎书斋和媳妇看到的都是真实画面,只是并非简单如此。

        “哎呦!累死咱了,臭男人个个都是这德性,动不动就是骂爹骂娘,订做件衣服用得着如此粗鲁嘛,

        很明显就不是一般人,没想到平日里看起来粗壮的体型,原来肚子肥胖如此多,难不成就只能这样了嘛,

        幸好尺子够用呐,否则量尺寸都成问题。”此刻秦淮茹在屋内捏着手腕,唠唠叨叨不停。

        刚才阎书斋看到的男人并不是谁,正是大院里的一大爷易中海,进来找寡妇做件衣服,碰巧量身材尺寸的那幕被人看见,造成误解。

        要知道自从一大妈去世之后,易中海就没正经做过件衣服,那点退休金虽说足以支撑生活,不剩盈余,做件衣服都是奢侈的事儿。

        秦淮茹没有了傻柱,自然还是得找个男人做依靠,这回不就正好一拍即合,表面上说是帮忙做件衣服,实际嘛,暗地里都知道咋回事,心里想法跟明镜似的。

        呯!关上门在缝纫机上踩着忙乎个不停,只为能做上一件称心如意的衣衫,好讨好人。

        这边刚从她屋走出来的易中海,嘴上骂得很爽,前脚刚走出来,后脚开心得一溜,没办法这会恐怕是个人都清楚的事儿。

        “淮如呐,要不是当初没跟傻柱一起的话,我真有点想法呐,只是年纪大了,就算投怀送抱,也是有心无力咯,

        现在能帮忙做件衣服就算是不错的回报呐,我易中海到了这个年纪也不敢太多奢侈期望。”

        在他看来做件衣服都成了遥远不可待的物品,接下来很快就成为人人得而诛之的行为。

        易中海满脸笑容朝屋里走去,美好的心情仿佛一切都是如此善良多变,四周渐起的景色能让人倍感欣慰。

        啪!欣赏之余,迎头被人撞了下肩膀,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是阵阵叫骂声。

        “老不死的,走路不带眼呐,撞死人呐,”刺耳的骂声顿时传进脑海里,美好的心情烟消云散,仿佛未曾发生过一样。

        转眼看到的并非是谁,正是秦淮茹的大儿子:贾棒梗,浑身酒气,满脸醉醺醺模样,看上去就知道喝了不少。

        易中海瞪了眼,拍拍肩膀上,甩手回怼道“疯了吧你,明明不长眼走路的是你,咋跟我有关,没啥事赶紧滚,趁我还没发火,别逼人动手代替淮如教训你。”(更精彩内容在下一章节)

        /129/129397/317333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