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四合院:开局揭露秦淮茹真面目在线阅读 - 第194章 干不成架(求支持)

第194章 干不成架(求支持)

        尽管刚才那下易中海被撞得不轻,按常理来说,换了别人估计会干上一架。

        身为这个大院里最德高望重的人却没选择这样做,反倒是扼守道德底线,直接走过。

        贾棒梗今天接了大妹子贾当的电话,心里极其不爽,借酒消愁,满肚子火气,加上承包电影院生意不佳,各种生活不如意,浑身劲没地方发泄。

        这下好了,撞到他,无论是谁都没打算轻易放过,瞪了瞪眼,指着破口大骂道。

        “又是你这老头,大院里吃饭不干事,老惹事,还喜欢装酷,扮老大是吧,没啥事还到处彰显逞能!

        我从小到大最看不惯你这种老头子,别以为不知道你老想打我妈注意,当年要不是傻柱在的话,半夜三更早把我妈给办了,真是个老畜生!”

        贾棒梗这下借着几分酒意把憋在心里多年的话脱口而出,早已丧失了理智,恨不得当场气死眼前的老头。

        只要能解恨出气的话都能说出来,不就为了出气筒么。

        很明显已经丧失了理智,要知道他从小到大还真吃不少易中海的粮票,细粮...等等,外号“四合院白眼狼”可不是浪得虚名,这波毫不留情把恩人骂得狗血淋头。

        易中海往前走了几步停下,身体缓缓颤抖,双拳紧握得噼里啪啦直响,眉头紧皱,满脸怒火冲天,咬了咬牙根回复道。

        “狗崽子,当初就不应该送这么多粮食给你,饿死还差不多,压根没有这个价值,你长大应该好好感激你妈妈,

        今天就当是卖给人情,不跟你计较,赶紧洗把脸,狗嘴不吐象牙。”

        咳吐!不忙吐了口痰在地上,宣泄自己不满,要不是今天得到了秦淮茹做件衣服的好事,恐怕倒在地上的是贾棒梗。

        虽说七旬多的老头子,八级钳工不是闹着玩,强劲的双手十指轻松掰断钢根水泥柱子,捏下去不断骨,也得掉层皮。

        呯!重重关上门,走进屋内,留下满脸懵逼的贾棒梗,似乎被这番话所惊吓倒,犹如漂泊冷水兜头扑向他,站在原地浑身颤抖。

        酒意渐褪去,身体往后仰了仰,压根没必要从中得到的东西,想到自己是个从小就被人喊搞破鞋生出来的小孩。

        “啊!啊!啊!”仰天大叫,怒火与身体共同宣泄其中,仿佛整个身体内脏都在为之颤抖,浑身微微显著的特征,正在预示他正在往最糟糕的方向发展。

        呐喊叫声四合院的半空久久回荡,畸形的单亲家庭长大,看起来并非能够得到更多的安慰,却正在不停消逝中磨炼意志。

        突如其来的叫声势必引起大院街坊们的注意,纷纷围观走出来,每个人脸带疑惑,心中的所想到的无非只是那些久违的内心,所能感受到无非变得更卑微。

        面对贾棒梗的怒吼,个个敢怒不敢言,只能三三两两远远躲避开,每个人脸上的表情却足以说明心中的想法。

        “简直是个疯子,没想到贾旭东跟秦淮茹生出了个疯疯癫癫的傻子,比傻柱还要傻。”

        “所幸没伤到人,这种人最好赶紧搬离大院,省得以后会害人害己,只有永远看不清楚的大事。”

        “实在是太吓人,要不是看清楚点,还以为那个狗愣子在乱狗吠,这玩意简直是个垃圾。”

        “我看呐,肯定是个搞破鞋生出来的垃圾,寡妇秦淮茹就不是个好东西,能生得出好人嘛?”

        ......每个人脸上的表情所暴露出来的心里想法,仿佛从中就像是种种难以割舍的奢望,发自内心地瞧不起眼前的贾棒梗,这些年来就没为大院里干过啥好事。

        倒是从小到大偷鸡摸狗的破事干不少,还动不动就干架捣乱,对于大伙们来说是件头疼事儿。

        到了现在也是人人得而诛之,当初大院里还有个傻柱能压制贾棒梗,自从搬离这里之后,犹如无人能敌,胆大妄为,秦淮茹更是放纵儿子胡作非为的行为,成为大院里的毒瘤。

        “看啥看,通通都得滚!老子今天心情不好,小心我一拳揍死你们.....”扫视四周发现路过街坊们,眼光显得异样,就跟歧视人似的,看得让人心慌慌。

        贾棒梗怒羞成怒只能成为发泄的借口理由,在大伙的心目中形象变得更差劲。

        平日里哪怕是个小有知名度的电影院承包老板,压根就没人把他当回事,喊再大声也于事无补,闯开嗓子只会展现自己更糟糕的一面。

        话音刚落,原本就不妥他的街坊们,一哄而散,紧剩下鄙视的眼神,再也找不到更差劲的人。

        就刚才贾棒梗辱骂街坊,很快喊来了大院管理事务人:刘岚,特地里放慢脚步姗姗来迟,就是为了躲躲风头。

        她手里拿着小本子装模作样从前面走过,语气显得十分轻浮。

        “呦!瞧瞧这不是电影院老板嘛,今天咋这么有空,太阳落山不正好忙乎么,

        关键还发如此大的脾气,让人费解哦,事先说清楚我可没得罪你呐,少跟我泼脏水。”说得话中有话,就是为了彰显自己管理员的身份。

        “得得!你是天的多大点事王老子,你说的算,今天来这里给你送生活费呐,做儿子负责到底呐,”边说边四周沙沙沙沙嗅着,好像闻到啥味道。

        何大清顿时感觉傻傻呆呆大事不妙,一手抢过钱塞进抽屉里,伸手慌忙打过去,啪啪啪....几声顿时面红耳赤,并不是事实上真的打儿子,只是不想把他拖进泥潭里。

        要知道这会确实沙沙沙沙在他心里无法改变的地位非傻柱莫属,再说自己压根就不是中风,明显是跟秦淮茹弄得“马上沙沙沙沙蜂”差点要了老命,这波还得靠刘岚送院及时才没出岔事。

        “走呀,赶快走吧,随时随地我还得有正事要办,酒楼不是很忙的嘛,此地不宜久留,回去吧......”就这样傻柱退出随时随地屋外,掏出钱一看顿时心花怒放。

        好家伙至少上千元傻傻呆呆多的生活费,在八十年代末,这点钱足够一个老人吃香喝辣,顺便找个嫩模看看电视,聊聊傻傻呆呆人生啥的也足够。

        没办法,作为一个风扫视对方的流成性的老色批,除了吃喝拉撒之外就再也没有好的消遣,还没等儿子走远就在屋内数钱,傻傻呆呆所乐得把钱洒满床,人躺在上面打滚。

        傻柱被推出屋外,满脸孰是孰非都的懵逼,完全摸不着头脑,原以为会卧床不起,谁知活蹦乱跳,意外之余也感到欣慰。

        “我去!这叫中风呐?傻傻呆呆比中了彩票还要开心呐,比我还精神,亏一大早被吵醒,吓得连早餐也没得吃就赶来。”

        /129/129397/317333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