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玄学王妃下山后震慑全京城在线阅读 - 第126章 沉冤得雪

第126章 沉冤得雪

        那太监字字真切,又以死明鉴。

        而在陆绾绾身上也发现了道术的法器,一时间众人禁不住将心中的天平偏向了小太监这边。

        这不明摆着的事吗?

        皇上看着陆绾绾:“陆姑娘,你怎么说?”

        “皇上,臣女虽然只是昨日才与皇上熟络起来,可这关乎臣女的品行,臣女没做过便是没做过,任凭他人再怎么栽赃诬陷,也问心无愧。”

        最后几个字,陆绾绾咬的特别重,似乎是在特意告诉皇后。

        眼瞧着皇后眼中的挑衅越来越明显,陆绾绾也将嘲讽俩字直接写在了脸上。

        “皇上,这可不是小事,若是这一回就这么姑息了,怕是下回还有他人效仿,这将皇家的尊严置于何地!”

        皇后说着,轻轻抚上皇上的肩膀,谁知道手还没碰到,皇上便直接躲了过去,叫她的手落了空。

        即便难堪,皇后也忍着。

        反正今日的主角并不是皇上,而是陆绾绾。

        早在听闻陆绾绾可能被封妃的时候,皇后心中就算计着这一幕了。

        但是没想到还能借她的手除掉云妃那个碍手碍脚的,倒也不算是亏。

        眼瞧着皇上并没有想处罚陆绾绾的意思,皇后干脆也直接跪了下去。

        “皇上!”她擦着眼泪,显得楚楚可怜,“早早就听说陆家嫡女会一些巫蛊之术,臣妾还不相信,可今日的确见到了。这后宫之中虽然还不是臣妾做主,可是臣妾是皇后,也应该知道宫中的规矩,这一次若是真的就这么算了,怕是日后难以服众啊!”

        这压力一施加,味道就变了。

        眼看着帝隐和陆绾绾都想不出办法来,就只能先做做表面功夫了。

        “来人啊,陆绾绾在皇宫之中行……”

        “皇兄,且慢。”

        帝隐出声。

        皇上立马停下,眼中尽是狐疑。

        你有屁为什么不早放?

        “皇兄,这手工活做的如此粗糙,怕不是出自陆姑娘之手。”

        男人负手而立,那张与皇上有几分相似的面容,却比皇上年轻许多。

        矜贵冷傲的帝隐气势分毫不弱,再加上那得天独厚的俊美,这一开口便叫许多宫女红了脸。

        皇后不依不饶:“皇弟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皇弟见过陆姑娘的绣工?”

        若是真的见过,二人怕是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了。

        皇后这意思是明摆着。

        陆绾绾不想将自己和帝隐的传闻弄的满城风雨,便想要出口阻拦,可帝隐终究是快人一步。

        “我岂止是真的见过?这衣服上的裂口,便是陆姑娘缝的。”

        一时间,太监和宫女们都很想八卦一下,但眼下皇上在,也不好开口。

        只能默默在心里打量着二人。

        帝隐这一番操作,真真儿的叫皇后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本以为皇上瞧上了陆绾绾,哪知道却是摄政王?

        难不成今日成了白做功夫?

        陆绾绾浅浅一笑,看来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索性便叫人将那布娃娃拿了上来,她二话不说直接拆了口子。

        告状的太监惊呼一声,连忙道:“陆绾绾,你这是毁灭证据!”

        她手中用力撕扯着,嘴上却没停,“我这!是帮你确定证据!”

        娃娃被撕开,里面是棉花,还掺杂着深色的布块,像极了太监的衣服。

        众人都傻了眼。

        这棉花不罕见,罕见的是这种微微发黄的棉花却是宫中的奴才们用的。

        冬日里做棉衣,不能用上好的,只能用主子们替换下来的,所以这才会发黄。

        可眼下不是冬季,哪里来的棉花?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头好奇极了。

        事情已经撕开了一个口子,皇上便急忙顺着口子走下去。

        “来人,马上去内务府,给朕查查究竟是谁取走了棉衣。”

        李公公效率高,立马差人去做。

        几人等在原地的时候,皇后趁这机会想要拿出藏在袖口的蜂蜜。

        眼瞧着快要拿出来,陆绾绾十分自然的摔了个跟头,直接扑在了太监的身上。

        太监下意识向后倒去,更是把皇后砸了个结结实实。

        陆绾绾才不管他们如何惨叫,淡定的起身,对皇上行了个赔罪礼。

        “皇上,是臣女失态了。”

        话说着,好像才瞧见皇后被压在地上似的,惊讶道:“皇后,没想到你人这么好!怕臣女摔着还给臣女做肉垫。”

        这么一摔,皇后端庄的模样荡然无存,衣服凌乱不说,头上的钗子也歪了。

        皇上斥责道:“你瞧瞧你,像什么样子?”

        “皇上,臣妾……”

        “无需多言,朕不想听。”

        皇后的话都憋了回去,更加怨毒的瞪着陆绾绾。

        原本找个借口想要离开,可是皇上却表示,既然皇后如此在意宫中的规矩,那便在这儿听着此事如何处理。

        她想走还不行,皇后只能忍气吞声。

        很快,内务府的人来了。

        手中还拿着一本名册,急忙展开:“皇上,奴才来的慢了,这取走冬衣的人已经查出来了,便是皇后宫中的小福子。”

        众人脸色大变,皇后的脸色更是难看到了极致。

        “你怎么说?”

        “臣妾,臣妾真的不知情啊。”

        皇后哭诉着,急忙叫人把小福子带过来。

        很快,一个小太监被领到了皇上面前,浑身打着哆嗦。

        皇上直言:“说说,为何要陷害陆姑娘?”

        小太监始终低着头,偶尔看一眼皇后,都被皇后那盛气凌人的架势给生生逼回去了。

        陆绾绾觉得十分好笑。

        眼下真是一出大戏。

        “奴才奴才……”

        他奴才了半天,说不出来究竟。

        这时皇后开口:“小福子,本宫待你不薄,你母亲看病,都是本宫出的钱,你为何要做出这等事来?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本宫要陷害陆姑娘呢!”

        母亲?

        陆绾绾皱眉,看来是受人所迫。

        帝隐似乎也察觉到了,比起陆绾绾来,很多事帝隐更适合开口。

        “皇嫂倒是十分体恤宫里的人,还知道小太监家中有母亲。”

        皇后被问的心虚,只能笑着圆场。

        “这是本宫该做的,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不是吗?”

        陆绾绾听的头疼。

        这皇后暗示完了小太监,又拿着自己的父亲王太傅开始暗示皇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