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我当出马仙的这些年在线阅读 - 第104章 黄泉石碑

第104章 黄泉石碑

        当我赶到时,沐晴儿已经醒了,但她的脸色很差,而其身旁的黄鼠狼灵体正背着手来回踱步,表情写满了人性化的愁容。

        “丫头!你没事吧?”

        我匆匆走上前询问道。

        “九哥!我没事!就是灵儿姑娘还处于昏迷中,刚刚老仙也帮忙看了下,发现她修为全废了,这辈子怕是都不能再修炼了。”

        沐晴儿瞧见来人是我,顿时就满脸欣喜的站起身,但在说到路灵儿的时候眼神忽然就暗淡了下来。

        闻言,我伸出手轻轻揉了揉沐晴儿的头,旋即说道:“傻丫头,这是她的选择,你先休息会儿,九哥过去瞧瞧。”

        “嗯,我听九哥的!”

        沐晴儿笑嘻嘻道。

        “丫头,你还笑得出来啊,这次差点就伤到魂魄了知道吗?若不是初代掌堂大教主的唤魂铃及时护住心脉,后果简直不敢想象。”

        这时,一旁的黄鼠狼灵体突兀的打断了对话。

        “哎呀,老仙你不都说了嘛,有唤魂铃护住这不没伤到吗?而且就算有啥事还有九哥在呢。”

        沐晴儿晃了晃手腕的铃铛笑道。

        闻言,黄鼠狼灵体先是一愣,紧接着摇摇头叹道:“没救了,天意啊………”

        “我说老仙,看你担心倒是挺担心的,问题也没帮上什么忙啊?”

        对方的话让我听着有些刺挠,心想你没出力就算了,马后炮倒是够及时。

        “陈坐堂,我也没招啊,你们这种等级的战斗谁敢随便参与啊?”

        黄鼠狼灵体尴尬一笑,先前他虽然有上沐晴儿的身,但的确没帮上什么忙。

        “得了,不跟你扯皮了,先安静等着,我过去看看那边的情况。”

        随手将烟头丢弃后,我便朝路远明的位置走去,此刻对方正半蹲在地,双手结印,分别将三张紫色的符纸贴在路灵儿的额头及双肩位置。

        “这丫头施展的秘术还真是狠,不仅修为废了,连同魂魄都遭受到了损伤,这下想要复原简直难如登天啊。”

        等我走近观察,再利用阴阳道眼对着路灵儿进行探查时,却是发现后者的伤势简直不堪入目。

        “陈坐堂,你说我是不是做错了?为了一己私欲,导致灵儿变成这样,我…我愧对于他父母啊!”

        半蹲着的路远明面露痛苦,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此刻的他却是忍不住的想大声哭出来。

        闻言,我掏出烟盒,接着从中抽出一根递给了路远明,旋即沉声道:“路道友,人的一生有无数个选择,每个选择都将决定后续的变数,既然她自己选择了这样去做,那就算是遍体鳞伤,我们也不能说什么。”

        路远明颤抖着伸出手接过烟,我也没有再开口多言,只是随意在旁边找了个地方,接着一屁股坐下休息。

        “还是坐着抽舒服啊……”

        我叼着香烟,开始了吞云吐雾,一种许久未曾有过的松懈感迅速涌现,不知不觉,困意席卷,眼前的视线忽然开始模糊起来。

        怎么回事?

        我急忙稳住心神,强行将四肢百骸传来的疲惫慵懒之意驱散,刚刚的感觉来得有点快,差点就想倒头就睡了。

        “九阳,你的情况也不太乐观啊,虽然燃灵术烧的是我们的修为,可作为载体的你要承受着这股力量去进行战斗,身体的损伤是不可避免的,幸好你底子够硬,不然真得落下病根了。”

        这时,四爷狼仙的声音缓缓从脑海中响起。

        “这小子能同时扛住六股力量,并驾驭着进行战斗就已经很不错了,老林当年像他这般年纪连法术都施展得断断续续的,哪有九阳用的顺溜。”

        蟾仙嘿嘿一笑。

        “两位老仙可真会开玩笑,光靠我一人可成不了,而且此番还得多亏你们的帮忙。只是为了这人骨血花白白损失了你们来之不易的修为,九阳心里有点过意不去。”

        我仰头吐了口浓郁的烟雾,眼中迅速闪过一抹厉色。

        此次的人皮客栈之行属实是我出马生涯中难以忘却的事件,以至于多年后谈起这段往事时都依旧印象深刻。

        “你小子什么时候变得婆婆妈妈的,咱们修行虽然是为了早登仙位,但在红尘历练哪会一帆风顺的,有苦有甜,有失必有得,天底下没有免费就能获得的东西,只有尝过个中滋味,才能有继续向前走的动力。”

        虎仙罕见的对我说教道。

        “这话对头,虽然折损了些许修为,但我们可是因祸得福,现在和你小子的契合度越来越高了,如今再施展五仙图的话想必也不会弱那黄家丫头太多。”

        熊仙哈哈大笑道。

        话落,我哑然失笑,旋即说道:“弟子施展五仙图的话少说最多只能借用几位仙家近九成力量,而晴儿那丫头可不一样,本命香童的体质直接可以完全继承仙家的一身手段和修为,就连化形的模样都比我多出好几倍。”

        闻言,蟒天龙却是调笑道:“弟马,话说那黄家的丫头似乎对你很是依赖啊,到时候打算怎么处理这段感情呢?”

        “感情?只怕是鬼节过后便要分开了,从踏入这行的那一刻,哪还有什么感情,命犯“独”,日后怕是跟老爷子一个鸟样了。”

        我摇摇头苦笑道。

        与此同时,五仙庙后山。

        正躺在摇椅上惬意听曲儿的师傅突然冷不丁打了个喷嚏,只见他猛的坐起身,接着皱着眉疑惑道:“怎么会无端端打喷嚏,难不成是哪个兔崽子在骂老子?”

        揉了揉鼻子,师傅慢悠悠的端起烟杆怼了一口,接着自言自语道:“那兔崽子也不知道过的怎么样了,希望能早点解决黄家丫头的事情,不然越拖越久,只怕是收不了手咯……”

        两天后,人皮客栈—“黄泉之眼”。

        我们一行人在江离的带领下终于是来到了目的地,而这里便是通往外面世界的出口。

        “各位,将你们的鲜血洒在中间的石碑凹槽上,待通道开启,你们便可离开了。

        江离背负着双手轻笑道。

        d1zw.cc      oxiaoshuo.com      qunshu.net      92txt.org  



        xsbook.cc      yunxuange.cc      xiaoshuozhe.com      sdxsw.cc



        ayshu.com      tLxs.net      ytzw.com      jpwx.net